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乔荞商陆在线阅读 - 第538章 老爷子出院

第538章 老爷子出院

        三重打击下,乔荞心力憔悴。

        她硬撑着。

        身体却早已是强弩之末。

        老爷子这一昏迷,请来了很多权威专家。

        像他这种情况,做心脏搭桥手术昏迷十天不醒,有两种可能性。

        支架内血栓形成导致的心肌梗死,或术后病发脑梗死脑出血。

        但给老爷子做完所有的检查,却都不是。

        那只有一个原因,心因性的。

        这种心因性的昏迷不醒,乔荞亲身体会过。

        老爷子这是受到的打击太大了,不想活了。

        让他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还是同时送走两个后辈,他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失去了活下去的动力。

        记住网址

        他怎么可能还会醒过来?

        就像那个时候,她难产昏迷不醒时的情况,是一样的。

        乔荞坐在老爷子的病床前,握着老爷子插满了管子的手。

        她哽咽,她痛苦,她想放声大哭。

        甚至想埋怨。

        埋怨老爷子这么狠心,丢下她,丢下这么一个大家族不管。

        但她没有。

        她心疼地握着老爷子的手,好好地跟他说话。

        说了很多。

        从他们在无人区遇到野狼起,说到小年年出生。

        说着说着,乔荞的情绪越来越控制不住。

        “爸,你不能那么偏心啊,安安直到四岁,你都一直抱着她,抱得腰疼了,你还舍不得放安安下来。”

        “但是你抱过年年几回?”

        “爸,不能因为年年不是女孩,你就不喜欢他,不要他了呀。”

        “爸,你醒过来,多抱抱年年,他也是你的孙子。”

        “还有我,你真的忍心丢下我不管吗?”

        “你不是说我是你的亲闺女吗,哪有老爸看着自己亲闺女同时失去了丈夫和女儿,却撒手不管的。”

        “爸,你不能偷懒的,你得陪着我和小年年啊,这是你当爷爷的责任啊……”

        病床上插满各种管子的商仲伯,没有丝毫反应。

        乔荞哭得越发伤心痛苦。

        声音哭得嘶哑。

        听者,落泪。

        旁边的邓晚舟,跟着泣不成声。

        “爸。”乔荞把商仲伯的手,贴到自己的脸上。

        泪水,淌过商仲伯的掌心。

        “爸,你能听得见我说话吗?”

        “你要是真的撒手不管了,我就把你和商陆给我的所有资产全部捐出去。”

        “然后带着小年年继续去摆地摊,过我们最开始的普通的生活。”

        “反正你们都不要我们了……”

        安安走了。

        商陆不要她了。

        现在连老爷子也想撒手离开。

        她的心好痛好痛啊。

        从最初的没有家,到后来有了一个温暖的大家庭,备受老爷子宠爱。

        现在,又回到了起点,几乎一无所有。

        “嫂子,二姑父流泪了,二姑父有听到你说的话,你快看,二姑父真的流泪了。”邓晚舟欣喜落泪。

        乔荞抬眸。

        氧气罩下,老爷子眼角落着泪。

        “爸,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对不对?”

        “你也不忍心丢下我,对不对?”

        “爸,你快点好起来好不好?”

        老爷子经过治疗和抢救,终于醒转。

        醒过来,他对乔荞说了两句话。

        “荞荞,对不起,爸让你操碎了心。”

        “也谢谢你,又救了我一条命。”

        如果不是乔荞在他耳边真情吐露,他很有可能醒不过来。

        “爸,我也要谢谢你,幸好你醒过来了。”乔荞哭着回应,“否则我真的撑不下去了。”

        商仲伯老泪纵横,“爸以后都会好好的,一直陪着你和小年年,再也不让你操心了。”

        一个月后,商仲伯康复出院。

        回家的那一天,阳光特别的明媚。

        春天的气息也越来越浓。

        花园里开满了花。

        还是那些花。

        还是那些树。

        家里还是那些家具摆饰。

        也还是那个家。

        家里,却再也没了商陆和小安安的身影。

        搀扶着老爷子回到家的第一刻,熟悉的家的气息飘过来。

        悲伤的情绪,也涌起来。

        像是洪水猛兽,四面八方的朝着乔荞袭来。

        原来,这世间最悲痛的,不是生死离别那一刻的痛苦。

        而是,睹物思人。

        怕老爷子也受自己情绪影响,乔荞掩饰得很好。

        回到家第一件事情,便是让育儿嫂把小年年抱过来,放在沙发上。

        “爸,你快看。你住院的这一个多月,小年年学会抬头了,还会翻身了。”

        沙发上的小年年,轻松地抬着小脑袋,欲有朝爷爷爬过去的之势。

        可是小年年还爬不动。

        小手抓呀抓呀,抓住爷爷的衣服一角。

        脑袋抬起来,咧嘴一笑。

        小家伙笑起来的时候,露出未长牙齿的嫩粉色牙龈。

        那模样,快要萌翻了。

        老爷子迫不及待抱起小孙子,“年年真乖。”

        这小家伙,简直就是商陆小时候的翻版。

        一模一样的。

        白白的皮肤。

        清澈可爱的眼神。

        笑起来时和商陆一样,流着奶香奶香的口水。

        从小到大,商陆都很让他省心。

        本以为商陆和乔荞婚后,会让他儿孙满堂,他会有个很幸福很热闹的晚年。

        临了,却落得一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结局。

        晚上。

        商仲伯睡下了。

        心中有事,实在睡不着,去敲了敲乔荞的房门。

        乔荞还没有睡。

        她在翻看商陆的相册。

        但这些相册上,没有一张是她与商陆的合照。

        到现在,她和商陆连合照都没有一张,想留个纪念都没有。

        眼泪一颗一颗地落下来,吧嗒吧嗒的淌在相册上。

        听到敲门声,她赶紧克制着这悲痛顶透的情绪,尽量让自己的声腔听起来正常一些。

        “爸,马上来。”

        赶紧跑去洗手间里,洗了把冷水脸,这才去开门。

        商仲伯看到她眼睛又红又肿。

        很明显,她偷偷哭过。

        再看她赤着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

        他心疼地吩咐了一声,“乔荞,去把鞋子穿上,再套个外套下楼来。爸有话要跟你说。”

        乔荞应了一声,“好。”

        垂头时,发现自己确实是没有穿鞋。

        想起以前,也是经常不穿鞋,光着脚丫子满屋子跑。

        商陆每次都会拎着她的鞋来到她的脚边,拍一拍她光着的脚丫子,让她穿鞋。

        眼泪,止也止不住……

        滴滴嗒嗒地落在深色的地板上。

        好在商仲伯已经转身下楼了。

        她赶紧收拾着这悲痛的情绪,穿上鞋子,又去洗了把脸,披了件外套,下了楼。

        坐在沙发上的商仲伯,似乎有心事。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