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夭折了!我的姐姐是女帝!在线阅读 - 第039章 金融的力量

第039章 金融的力量

        “凡事都怕比较!”

        “无论是以工代赈,还是钱庄,都不是一蹴而就之事,需要精力付出,需时间沉淀!”

        “如果我没有猜错话的,这个时候夏老头应该已经把我说提交上,并州太原,青州莱胶,多半会被挑选出去做试点!”

        “时间将所有人答案,相较于坐享其成后利益交错,主动投入,分隔利益的思想,将在两地产出逐渐化为共识!”

        “这个时候钱庄布局也差不多,主动者通过钱庄拿走被动者的存款,加大加紧发展自身,被动者通过钱庄的利率得到安抚,两方有了缓和,一切的矛盾又将被按下去!”

        方程徐徐说道。

        不谋万世者不足以谋一时,武朝困病缠身,猛药下不了,只能慢慢调理。

        好在军事防线足够强大,足以抵御外界的窥视,时间在手,就不需要担心有的没的。

        听完方程的话,两兄弟相继沉默了下来,心中原本滋生的自喜也一点点消散。

        没法比,真的没得比!

        年龄相差差不多,可思维,思考差的太多,不过他们并没有气馁,毕竟他们才学了多少?

        “没必要为此心扰,相对于理论的学习,人生还需经历,不读书不行,死读书也不行!”方程宽慰道,“以后大家多讨论就是了。

        前世他活在中华盛世,外界的世界乱归乱,但影响不到他,习惯性的思维将会影响他在乱世的判断,这也是他在过去一年窝着的主要原因。

        “先生说笑了!”李延年笑道。

        “是学习!”

        李延庭附和道。

        武人尚武,亦崇学,有机会学习心中认可,能够强国富民的学说,足以让武人付出生命。

        若非如此,黄奕也不会跟随着明朝当代圣人身边十几年。

        见此,方程连忙起身,托起两人的拳头,“往后一起探讨就是了!”

        ……

        “总算结束了?”

        “果然有收获,对比一下,尽快交上去!”

        小院下放,一间方程都不知道密室内,两男子摘下耳环,与昏黄的灯光下交换了彼此的记录。

        这间小院,曾太子以化名在太学府读书时购置,同样也是长公主幼年时的乐园。

        面对这两位主子,案牍司不方便明着护卫,暗中的布局却是不小。

        女帝将方程安排到到这,一开始没打算监控什么,只是布置了最基础的保护,可随着方程表现,地下暗室再次启用,没想到刚用就听到这等关键的信息。

        “你说这钱庄,最后弄得起来吗?”

        比对着记录,身影相对瘦小的那位开口道。

        “长公主是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就算长公主不同意,这份资料落到夏算盘手里,那位也会一路推行下去!”

        别看夏大川被人称为算盘精,可谁都知道武朝少了这把算盘真不行。

        “行了,比对没什么问题,我送出去,明早来接替你!”高个将两份记录装入一个包内,身影一动便消失在暗室之中。

        ……

        小院内,李家兄弟整理着帐篷,李延庭看了一眼入户门的方向,回头问道,“二哥,你说最近的事,要不要和家里通个气?”

        “做好当前的事!”李延年认真看了一眼弟弟,“家里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呢!”

        “希望吧!”

        李延庭不由叹了一口气。

        他相信二哥的为人,可在没结果之前,他真不知道家里会怎么选择。

        如果没有方程的出现,他的家族在面对正常的朝堂,绝对会做出最合适的选择,可合适的选择未必就是对的。

        方程不知道和他接触是什么人,在武朝代表了什么样的力量。

        可他们知道,女帝对其的信任太高了。

        “选对也好,选错也罢!”

        延庭有急智,但只是小聪明,看着欲言又止的弟弟,李延年拍了拍肩膀宽慰道,“只要我们选对了,家族也就选对了,院子外的事就不要想了!”

        说完,李延年提起扫把直接离开。

        案牍司的手段,到底有多少,李延年不知道,但他可以肯定,随着方程价值的提升,附近早已布下一张大网,保护方程的同时,也在监视他们。

        ……

        “陛下,谛听卫刚刚送上一份记录!”

        老蒲缓步走进凤鸾殿内,来到女帝身边。

        “呈上来!”

        丢下手中的事,女帝探手伸向老蒲的方位。

        谛听卫,案牍司下面最擅长偷听,窃听的人员组成,除开少数天赋异禀者,多数成员所学皆为家传,借助各种工具,手段,谛听卫从建立之初到如今,不知为武朝听来多少重要情报。

        如今谛听卫在太安城内,活动的区域只有三块,一块在方程脚下,一块在鸿胪寺内,另外一快则在四大名楼里。

        至于官员府邸,宗亲王府,非特殊情况一般不设。

        “好家伙,一个钱庄配以分配理论,还能怎么玩?”

        读完开篇第一页的概括,女帝整个人便已激动了站了起来。

        以工代赈,如巨石落水,与朝堂之掀起一阵阵波澜,本想通过时间抚平,结果方程唯恐她这个姐姐过的太舒服,直接二连炸,不少沉底大佬炸出来不罢休。

        “撤了,统统给朕撤了,同类奏章从今个开始,朕不想再看到第二份,至于这份记录,抄送五份,知道该给谁吗?”

        治国大国如烹小鲜!

        道理对,逻辑通,不代表事就能做成。

        这几日是人是鬼都在秀,各种表演层出不穷,关键理由还都说得通。

        一时间让人难以看出,这些人里到底谁在用脑袋做选择?谁又是用脚投票?

        好在如今有下文了!

        女帝就可以坐看云卷云舒,先把人鬼分出来,然后借钱庄的拉拢人,丢掉鬼,然后花个三四年的时间,一点点将财政盘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