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囚妄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交易阁

第六十三章交易阁

        在姜贤的安排下,奚断鸿带着周绪一路南上前往交易阁

        交易阁在大启边境外,从江南走水路离开先到离安再从离人关出去,此路程单向就需要十日左右

        第十日一路南下的二人赶到了离安

        周绪瞧着日头还早,“小姐,我去找辆马车来。”

        “好,我在前面包子铺等你,”奚断鸿向前走去,离开江南这一路上还算安全,并没有遇到歹人,这几日一直在水上飘着,天天都是鱼,她都吃腻了,可算见到了面食

        奚断鸿走进店里寻了个安静的地方坐下,“老板,来四屉包子再来两碗粥,小菜也上一些。”

        “好嘞,客官稍等。”

        此番前去交易阁虽然是为了确认她们到底有没有勾结的证据,但是如果能从那里问出关于自己的身世那倒也了却一桩烦心事......

        “客官,您要的包子来嘞,”小二将包子粥还有小菜放下

        这会儿周绪也回来了,“小姐,都准备好了。”

        “辛苦了,来,坐下吃点。”

        周绪在奚断鸿对面坐下,二人默契的没有再说什么,抓紧埋头苦吃    ,吃完继续赶路

        二人吃的正香,门外进来一个人,此人浑身上下穿的破破烂烂一看就象是进来行乞的叫花子

        这店家倒也不嫌弃这叫花子,让小二拿了两个包子给他

        奚断鸿心道这店家倒是人不错,倒也不嫌弃这叫花子

        那叫花子见奚断鸿一直盯着自己,不免有些奇怪,便走上前出声询问道:“这位小姐有何指教?”

        奚断鸿没想到他回直接走过来问自己,有些尴尬道:“我见这位小哥长相不凡,不知小哥姓甚名谁?”

        “在下沈璟。”

        奚断鸿邀其坐下,“我见沈公子不似普通行乞的乞丐,敢问是何缘由?”

        “不瞒小姐,在下是沈家庶子,家中长辈一向看重长兄,只因长兄是嫡子,而我为了活命不想在那吃人的地方只得于其断绝关系,落成如今这般模样。”

        周绪吃完起身向奚断鸿道:“小姐,我先出去。”

        奚断鸿冲他点点头,有看向沈璟道:“那你母亲呢?”

        “母亲早年生我的时候就难产死了......”

        瞧着眼前这个与自己一般大的人,动了恻隐之心,“沈公子,现如今你可有去处?”

        沈璟自嘲的笑了笑,“哪里有什么去处,不过是和一些流浪的人一起流浪罢了。”

        奚断鸿现在已经开始算如果自己带上这人对自己能有多大的利益,这位沈公子说到底是离安人,如果自己能在离安也有自己人的话,那行事一定会方便许多

        “沈公子,我有个不情之请。”

        “小姐请说。”

        “我想请你帮我在这儿打理一座府邸可以吗?”

        “!?”沈璟一下子惊呆了,府邸?一整个座府邸!虽然他很惊讶但还是谨慎道:“小姐,咱们素不相识,你将一座府邸交给我打理,难道就不怕我反悔?”

        “那,你会吗?”

        沈璟陷入了沉思,自己自然不会对自己的恩人恩将仇报,只是眼前女子真的可信吗?

        奚断鸿明白他在担心什么,“沈公子放心,咱们是合作互利互惠的关系,我会给你一笔钱你想用这钱做什么都行,唯一条件就是,我需要你将这里的情况每月一汇报的寄到祭昕阁,怎么样?”

        “只是,这么简单?”

        “就这么简单。”

        “好,成交。”

        二人从包子铺走出来,周绪已经套好马车等在门口,奚断鸿上前低声道,“阿绪,你现在去买一座宅院,将地契拿来给我。”

        周绪不解却也没有多问,沈璟看着离开的周绪,“这是?”

        “沈公子,我希望咱们之间的合作不要让第三人知道,”说着奚断鸿拿出一袋银子递给沈璟,“这些足够你去做些什么了,以后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就要靠你自己努力了,我能做的就这么多。”

        沈璟接过钱袋子掂了掂——分量可不轻啊

        “小姐放心,”沈璟对着奚断鸿作揖,“只是,在下以后该怎么联系小姐呢。”

        “你只需将我要的东西每月寄给我,不用你找我,我会找你的。”

        “好。”

        二人谈话间,周绪已经办完回来了,他将东西交给奚断鸿,奚断鸿看着手里的地契不知在想些什么

        “城内东区一处院子,你用那银钱买几个小厮丫鬟,莫要太寒酸也不可太惹人注意。”

        “是。”

        奚断鸿交代完这里的事情,便上了马车,周绪驾着马车朝离人关外去

        一路上奚断鸿坐在马车里透过车窗看着外面,面色略带凝重

        “阿绪,我要跟你说件事。”

        “小姐请说。”

        “我会京都后被雷邱抓走,他告诉我,当初因为你放走了我,所以......”

        奚断鸿不敢再说下去,一时间二人陷入了沉默,周绪知道那样做的后果是什么,虽然早就知道

        可当真的听到这件事,他还是会心痛,尽管他并不后悔这么做

        “阿绪我很抱歉,对不起。”

        “小姐不必道歉,这件事和小姐无关,那是我自己的选择,我就算恨也是恨雷邱,是他要了我一家老小的命。”

        “......”

        “小姐,咱们马上就出关了,这些事不急。”

        “好。”

        周绪驾车向交易阁去

        奚断鸿在马车上昏昏欲睡,也不知过了多久,奚断鸿恍惚间好像听到了周绪叫自己,这才不情不愿的睁开了眼

        “小姐,到了。”

        “嗯,”奚断鸿走下马车看着眼前有些阴森森的交易阁,这到底靠不靠谱啊

        交易阁的大门敞开,并无人守着,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奚断鸿让周绪在门口等着自己,自己则是走了进去,那是一条很长的长廊一眼望不到头

        整个廊上只听到她自己的呼吸声和脚步声

        “这一望无际,怎么走才是头?”

        忽地两边的烛火亮起来,奚断鸿下意识用遮挡住自己的眼睛,缓过来时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是个眯眯眼,那笑容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

        “欢迎这位客人,我是引路人十七,客人请跟我走。”

        “好。”

        十七是赤脚走在地上,脚腕上的铃铛环绕在整个空旷的廊上,实在是瘆人

        奚断鸿跟在十七身后约莫走了半炷香的时间才被领到一个大门前停下

        “客人,到了,这里,只能客人自己进去喽。”

        “好,多谢十七姑娘。”

        一转眼十七的身影就不见了,奚断鸿心下一惊,这里实在是太邪性了,但是已经走到这儿了也不能无功而返

        奚断鸿心一横推门走了进去,想象中的可怕并没有,整个大殿看起空荡荡,奚断鸿走上去,站在殿中心环视四周,正中间最上方好像坐着一个人

        可惜看不清那人长什么样子被帘子挡上了

        “在下奚断鸿,前来交易阁寻求帮助。”

        坐在上方帘子后面的人猛地睁开双眸,透过帘子看向来人,来人真的是奚断鸿

        “你所求真的只是简单的一个帮助吗。”

        这声音的主人便是交易阁阁主,当真如传闻一样是个女孩子,声音在这空荡荡的大殿回荡

        奚断鸿知道自己瞒不过,“阁主明鉴,我来一为寻求帮助,二为调查自己的身世,还请阁主成全。”

        少女的声音有些玩味,“你身为大启女官却反其道而行违逆天道,借人可以要证据也可以,但是你能给我什么样的报酬呢?”

        “我......”

        “好啦,你的第二个愿望,想要知道你自己的身世?”

        “是,我想知道,我想知道我和许家到底是什么关系。”

        “哎呀呀,客人有些贪心啊,这是两个问题哦~”

        “请阁主解答我的疑惑,至于报酬,只要是我能给的都可以。”

        坐在上面的少女沉默了,她的身边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人,她看向来人面带笑容,示意他看下面,来人顺着看去目光露出不屑

        “好啦好啦,这位客人,稍作休息,”说罢奚断鸿身后的大门已经打开了,十七就站在门口,“十七,带客人下去休息休息。”

        “是,主人,”十七做了个请的手势,“客人,请吧。”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至少自己现在是有机会的,等就是了,“好。”

        待人离开,坐在上面的少女这才伸伸懒腰瘪嘴不满道:“煜祭你来也不说一声,吓我一跳,真是的。”

        少女的嗔怪在他听来就像是在冲自己撒娇,他欺身靠近将人揽入怀中,右手揽着少女的腰,“怎么柒玥阁主也会有怕的时候?”

        “煜祭,姐姐来了,”靠在他怀中的柒玥有些悲伤,“姐姐来了,就代表咱们要做的事该开始了......”

        “玥儿你的语气中充满了悲伤,你不希望她有事,我自然也不希望。”

        “那么,姐姐的问题,我不能回答,可是,这是早晚的。”

        “她现在是女官,国事大于一切,她的私事且先作罢,能拖多久是多久。”

        柒玥靠着煜祭心中升起不安,煜祭握住她的手,“不到万不得已,有我在,放心。”

        “姐姐真是太执着了,爷爷知道了一定不会让她继续追查下去,煜祭,你说如果......”

        不等柒玥说完煜祭便打断了她的话,他知道她想说什么,“你说的如果其实连你自己也不确定吧,奚儿很固执真是一家子遗传。”

        “煜祭,我想我需要跟在姐姐身边,”柒玥从他怀中出来,脚踩在地毯上,“交易阁内有一个人可以暂代阁主职责,斐染卿。”

        “你现在是想将位置让出来?”

        “没办法,我必须跟在姐姐身边我才安心,煜祭你不会拦我的对不对。”

        煜祭沉默半晌,良久,“如果有一天事态严峻到不可收拾的地步,玥儿莫要怪我心狠。”

        “谢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