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三百二十章 圆满收场

第三百二十章 圆满收场

        “操你妈的!赔钱都不行,非得让我哥们儿进去呗?”我跨前了一步,指着小纨绔破口大骂道,纨绔哥一见我这么凶,明显瞳孔一缩退后了两步。

        “别吓唬我啊!你们碰我一下试试?法治社会你们还有杀人许可是咋地?我咋就那不信呢?”妈的!又是个被家长惯坏了的孩子,碰上这么个四六不懂的货,我也没招儿了,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儿真干死他吧,咋他妈整呢?

        “操!要不这么地吧,咱江湖事江湖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吧。”我似是而非的整了一句,随手将军刺递给了王小三儿。

        “三儿呀,这把就看你有没有血性了,让纨绔哥看看咱哥们儿的魄儿。”说着我还伸手捏了捏王心明的肩膀,以示鼓励,王心明眼瞳紧缩了一下,迟疑了片刻后,紧咬着嘴唇的他,看向了纨绔哥。

        “行,江湖事江湖了,你看好了!”王心明语气决绝的说道。

        “我操!你他妈啥意思呀?”见这个眼镜男又拿起了刀,纨绔哥眼晕的问道。

        “操!你不要出口气吗?你瞅好了!”说着王心明将自己的左掌按在了,一张破木桌上,下一秒紧攥着军刺的右手猛然抬起,一道寒光划过,军刺凶狠地扎向了王心明的左掌。

        “我操!”边上的我手疾眼快的一抬胳膊,瞬间王心明手里的军刺就脱手飞出去了,‘哐当’一声,军刺掉落在了地上。

        “妈的!你有病吧?老子刚鼓起的劲儿,这回全他妈泄了。”王心明迷茫的看向我费解的问道,不是你说江湖事江湖了的吗?不是你说血债血还的吗?

        “我去!你才有病呢,你什么脑子呀?扎自己一刀你不疼啊?”我无语的瞅着王心明呵斥道。

        “你到底啥意思呀?我都给你整蒙逼了。”王小三儿委屈的回怼道,没一会儿呢,我们竟然窝里斗了,小纨绔看着都新鲜,他也没整明白这俩人唱的事哪出呀?

        “靠!记住了,咱的刀只能扎别人哪怕是同归于尽呢,也不能往自己身上招呼呀。”我霸气侧漏的豪横了一句,随即走过去一弯腰,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军刺。

        “把那个傻逼给我拽过来!”我指着地上的小贾,冲李二和刘胖子吩咐道,二人预感到一会儿将会发生啥了,这场和他俩也不能缩缩呀,俩人上前架起了小贾,走到了木桌旁。

        “我操!你们要干啥?别、别、别整我!”眼见不好的小贾哭着哀求道。

        “给我按住了!你他妈的是事头儿,即便血债血还也得你来还啊。”李二伸手就将小贾的手掌按在了木桌上,眼见大难临头的小贾奋力的挣扎着。

        “我求你们了,别整我呀!明哥、不、明爷我错了,饶了我吧。”好在刘胖子坨大,死死的控制住了死命挣脱的小贾。

        “你也过去帮忙!”我朝愣怔在那的王心明叫道,王小三儿很乖巧的就跑过去帮忙了。我攥着明晃晃的军刺,走到了木桌边,目光却狰狞的看向了不远处的小纨绔。

        “嘿嘿!弄死个人我们确实不敢,也犯不上,可废人个手脚啥的,咱哥们儿绝对有这魄儿,你瞅好了,别眨眼啊。”话音未落我手中的军刺猛然刺下。

        “嗷!”杀猪般的惨嚎响起,锋利的军刺刺穿了小贾的手掌,深深的插入了木桌里。

        军刺被猛然的拔起,又再次的刺下,几次后小贾当场就昏死了过去,他那只手呀,血肉模糊的,让人看了就心里冷飕飕的。

        “嘿嘿!咋样呀?挺新鲜的是不?没过瘾咱继续呀。”我依旧瞅着小纨绔阴笑道。

        “啊!你们、你们,……”小纨绔被吓的小脸儿刷白,支吾着不知该说啥了。

        “那边还一个,纨绔哥愿意看这个,咱就给他继续演呗。”李二、刘胖子、王心明也都面色不好看,毕竟他们也是头一遭直面这血腥的画面嘛。

        “嘿嘿!真的勇士就是要直面这淋漓的鲜血,和惨淡的人生,快去啊!”我再次叫道,闻言三人忍着强烈的不适感跑向了跟班青年。

        “我操!不要、不要,你们别过来!别过来!”跟班青年都被吓尿了,死命的挣扎着。

        “嘿嘿!都是局中人,都掺和进来了,不留下点记忆那哪行啊,操!给他整过来!”我暴吼道,想来俺从前可是个温顺谦和的好孩子,不知从何时起咋就这么暴虐了呢?或许是跟大妖们呆久了吧,说惺惺相惜也好,说耳濡目染也罢,反正我似乎变了,变了就是变了,没啥喜不喜欢的,既然路还在脚下,那就朝前走呗。王心明三人强拉硬拽的把跟班青年,带到了木桌旁。

        “兄弟,往后长点记性,少掺和不该掺和的事,按住他!”我冷声道,三人合力将跟班青年的手,死死地按在了木桌上。

        “大哥、大哥,我求你了,饶了我吧,饶了我!”跟班青年瞬间鼻涕眼泪流成了河,我冷然一笑,手里的军刺猛然刺下,‘噗嗤、噗嗤!’刀锋数次的扎透了跟班青年的手掌,殷红的血花四射飞溅,惨嚎了几声后他也昏死了过去。

        “别搞了!别搞了!我、我、我同意和解,同意了!”看的胃内一阵翻腾的小纨绔,立马连声道,妈的!终于是妥协了,不让你见点红,你还真不知道大哥的威猛啊!我收起军刺迈步上前,再次换上了个和善的微笑。

        “嘿嘿!你说吧,要陪多少钱,我们绝不还价。”

        “靠!我说了我不缺钱,我不要你们的钱。”小纨绔耿着小博儿就顶了一句。

        “嘿嘿!不要钱,那我还得继续整呗,来、把小贾那货的脚脖子给我露出来!”手腕儿一翻,军刺再次回到了我手中。

        “我操!你看你咋又把那玩意儿给掏出来了呢?我不是那意思。”纨绔哥浑身颤抖的后退了一步弱弱道。

        “妈的!你到底啥意思呀?说明白点行吗?”我开始不耐烦了。

        “我可以和解,我也不要钱,就当你们欠我一个人情咋样?万一我以后有事找到你们,你们必须得给我办了。”小纨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人情债呀更不好还呢,不过不要钱嘛,倒是也省一笔,你的事你说呢?”我看向了王心明询问道。

        “别问我,反正他以后要办啥是也得找你,我啥是都办不了。”王小三儿来了个一推二六五。

        “妈的!你这货还他妈整个条件,不过我也得丑话说在前头,你提的条件不能违背江湖大意,简单点说就是不能太踩线儿,犯罪蹲监狱的事我可不干,好嘛,你让我替你杀人我也去啊!”我正义凛然的据理力争着。

        “你看你说的,买凶杀人他也是重罪呀,我也摆不平的,我就是想,以后我万一被人欺负了,找你们给我出个头啥的,或者我瞅谁不顺眼了,欺负欺负别人啥的。”小纨绔挺有理的解释着。

        “妈的!拿我们当衙内恶少的狗腿子了呗?行吧,基本上我算是同意了,不过咱得把话说清楚,办事可以,这次数吗?”我像个奸商似的讨价还价着,小纨绔那脑瓜儿也在飞速的旋转着。

        “五次咋样?”

        “不行,最多两次。”他漫天要价我就坐地还钱呗。

        “三次就这么定了。”纨绔哥抢先敲锤先声夺人。

        “行吧,整的好像我是张无忌,你是赵敏似的,妈的!什么事啊!”我憋了吧唧的同意了,说到张无忌和赵敏的时候,我就感觉说错话了,瞅了眼脑袋上缠满了纱布的小纨绔,我差点没吐了。

        “嘿嘿!哥们儿你这素质确实可以的,够猛!三次义务的用完了,我还想找你办事,花钱能行不?”协议谈妥后,小纨绔似乎不那么怕我了,堆了个笑脸的他凑近了一些问道。

        “找我办事呀、也不是不行,花钱那是必须的,我要价可贵呀。”我一琢磨结交个金主儿也行,没事挣两个零花钱儿不也挺好的吗。

        “嘿嘿!钱不是问题,我穷的就剩下钱了。”小纨绔吹了个最牛逼的牛逼。

        “嘿嘿!那啥、要不我请哥几个吃点饭去呗?”纨绔哥讪笑着邀请了一句。

        “操!你看我这一身的血,吃鸡毛饭啊?”我没好气的拒绝道,确实我的身上迸溅了不少的血点子。

        “哦,哦,那咱改天、改天,这事就这么地吧,我明天就去派出所撤销指控。”小纨绔这边虽是费了点周章,却还是搞定了。

        纨绔哥说话还是算数的,果然第二天我们就接到了派出所的通知,走了该走的程序后,王心明的官司终于是了结了,由于多方关系都过话儿了,连个案底都没留。

        生命的列车穿出了黑洞洞的隧道,再次飞驰在了广袤的平原上,和煦的阳光照在大家伙的脸上,每个人都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我的事能解决小宇哥居功至伟呀,我想表示表示,对了、还有你那个漂亮的女同学。”王小三儿贱兮兮的凑过来提议道。

        “去你大爷的!抓小贾、干威哥、吓唬小纨绔都是我干的,居功至伟的人是我好吗?”我斜眼儿瞅他质问道。

        “哎呀我去!咱哥们儿说那些不就外道了吗,再说了我不说了吗,以后把命卖给你了吗。”王心明大咧咧的回应道。

        “滚啊!我要你那贱命干毛用呀?你自己留着玩儿吧。”我不屑的鄙视道。

        “赵宇那边就那么地吧,人家不差钱,也用不着咱两个学生干啥,一切随缘就好,至于赵波那嘛,嘿嘿!你就别跟着瞎掺和了,我自己的妞,我自己去舔,就不用你老人家操心了。”我预感赵宇还会找我的,到时候我自己应付就行,我不想把王小三儿牵扯进一些烂七八糟的破事中来。

        “操!你他妈的真埋汰!”王心明无语的鄙视了我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