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妖气

第二百六十五章 妖气

        第二天中午,上了一上午课的我,刚走出教学楼裤兜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掏出手机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

        “喂!您好,哪位?”

        “呵呵!我是昨天那家饭店的老板,小老弟你不是说今天可以        联系你的吗?”电话那头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嘿嘿!您是想见面唠唠呀?”

        “那是当然了,小老弟你这会儿有空吗?”中年男人态度和善的问道。

        “有,不过这大中午的,我刚下课还没吃饭呢。”我真没想蹭饭吃,就是实话实说而已。

        “哈哈!吃饭没问题,有求于人理所应当,一会儿我们a大正门口见咋样?”中年男人选择在a大门口见面,怕是我昨天在蒙他吧。

        “没问题。”我硬了一句后便挂断了电话。大约二十分钟后,站在a大正门口的我,就看见一辆老款的黑色本田稳稳地停在了我身边。

        “呵呵!小老弟上车吧。”驾驶位的车窗摇下,昨天那个中年男人笑呵呵的看着我招呼道。我二话没说绕过车头,拉开副驾的车门一屁股就做进去了。

        “小老弟想吃点啥呀?”中年男人轮动方向盘,老款本田就并入了川流不息的车流。

        “嘿嘿!我外地的,吃点啥都行,随便。”我边说边摸出了身上的烟和火。

        “抽我的吧。”中年男人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从衣兜里掏出一盒烟扔给了我。

        “嘿嘿!老板就是老板,这烟档次挺高呀?我尝尝这好烟啥味儿的。”我挺自然的抽出了他的烟,自顾自的就点上了。

        “呵呵!这小店你别看门脸儿不咋地,可这菜做的绝对地道,我嘴馋了常来这吃的。”一家小饭店,私密性很好的一间包房内,中年男人一边将外套搭在椅子上,一边对我介绍道。

        “你不就是开饭店的吗?咋还来别人家吃呢,还对人家的菜这么赞不绝口的?”我不解的冲他问道。

        “呵呵!我开饭店是为了养家糊口,自家的饭菜早就吃腻了,我这岁数不该这么比喻的,人不说‘媳妇还是别人家的好吗?’”中年男人平时应该是个挺正派的人,他说这话的时候还是铺垫了一下的。

        “哈哈!对了、还不知道您贵姓呢?”出于礼貌我率先问了一句。

        “我免贵姓马,小老弟叫我老马就行。”

        “那可不行,您这岁数搁这摆着呢,我得叫马叔,我叫胡晓月,您叫我小胡、晓月都行。”咱可不是那不懂礼数的孩子,立马恭敬的叫了对方一声叔。

        “哈哈!你这么抬举我,那我就不推辞了,你看咱爷们儿这也就算认识了,晓月呀你昨天说的那些症状你马叔都有,也确实没少找大夫看过,可一直都没治好,反而倒是更严重了。”马老板还想继续往下说呢就被我给打断了。

        “嘿嘿!马叔呀您别着急,您这事就不是着急的事,我这上了一上午的课,确实饿了,您等我垫吧点咱再慢慢聊。”说着我就抄起了筷子,眨眼的功夫碗里的大米饭就见底儿了。

        一阵的风卷残云后,我终于是放下了碗筷,打了个饱嗝的我,随手端起了手边的一杯茶,‘吸溜、吸溜’的啜饮着。

        “哎呀!你看我都老糊涂了,咋忘了点酒了呢,晓月呀,你想整点白的还是啤的呀?来、马叔陪你喝点。”说着马老板便要去叫服务员。

        “哎!”我伸手就拦了他一把。

        “喝酒不着急,等事儿了了咱爷俩有的事机会。”闻言马老板也没再坚持,期待的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我。

        “嘿嘿!其实吧这事也不复杂,就是您身上沾染了些不干净的东西,也就是坊间常说的邪祟疫病,正当的寻医问药自然是治不了的了。”我一本正经的说起了正事。

        “这个我也曾猜测过,实不相瞒我也通过朋友找过,一些世外高人乡野间的神婆巫医看过,钱没少花就不提了,可结果都没效果呀。”马老板有些丧气的诉说着过往。

        “这个吧就难说了,或许那些人的能力有限,解决不了你身上的问题,或许他们就是一群招摇撞骗的冒牌货呢?”我不急不缓地接过了话头。

        “哈哈!这个吧谁知道呢?反正我活了这么大岁数,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呢,晓月呀,你看你有把握帮马叔解决问题吗?”马老板渴求的看着我言语有些急促了。

        “这个嘛,我只能说试试,我这人吧不喜欢把话说的太满,不过我肯定会尽力的。”我挺真诚的应承下了他的请求,心里也确实是这样想的。

        “昨天咱俩擦肩而过之际,我就闻到了一种味道,为此我还特意看了下你的脸色,根据你的面色,再有那股特殊的味道,我推测你身上沾染了很重的妖气,这妖呀可要比那些鬼魅游魂厉害上千百倍了,也许那些世外高人巫医神婆能收拾了魂鬼,却对这妖束手无策吧。”我把我想到的跟面前的马老板都直言不讳了。

        “妖气?真有妖呀?我还以为撞个鬼呀、遇个魂儿呀也就到尽了呢,咋还碰上妖了呢?”马老板瞬间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我问道。

        我去!我心说‘碰上妖很稀奇吗?我那边一窝一窝的呢,哥们儿还跟妖睡过呢,也没啥大不了的呀。’

        “马叔您看您最近半年多有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吗?我看您身上沾染的这妖气时间好像不短了。”没管马老板那惊惧的神情,我言语郑重的就问了一句。

        “奇怪的事,也没啥奇怪的事呀,日子就那么一天天的过,挺平常的呀。”马老板嘴里叨咕着就陷入了沉思。

        “别着急慢慢地想,解铃还须系铃人,不把这线头儿找到我也束手无策呀。”我安慰着说道。

        “啊!”马老板忽然惊呼出声,我毫不在意,随手抄起桌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半杯热茶,端起茶杯喝了一小口后,这才看向了一脸狐疑的马老板。

        “难道是那块玉有问题?不能呀。”马老板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喃喃自语着,我没出言打断他的思绪,只是平静的看着他,等待着他的下文。

        “哎!”好一会儿马老板才长叹了一声,“事情吧是这样的……”

        面前这个马老板名叫马磊,年轻时从一间街边的小吃部干起,经过了二十多年的艰辛打拼才有了今天红红火火的南园饭店。人到中年的他虽算不得大富大贵吧,可怎么也称得上小富即安了。

        这么多年来马磊自认为还算是个挺自律的男人,虽说风月场上的女人他也不是没接触过,可他却从未将心思花在那些明艳的女人身上。

        大约是在一年前吧,一次偶遇让他认识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只那么一眼,马磊这个阅历丰富已近中年的男人,瞬间就迷醉在了女人那双纯净的明眸中无法自拔了。

        那次马磊和几个朋友去s市一家很有名的古玩城闲逛,有了点闲钱的他,平时也爱附庸风雅玩个古玩啥的,他也知道自己不是太懂行,所以玩的也不是很大,小打小闹而已。

        那天马磊刚走出一家门店,刚好和一个正要进来的姑娘就撞了个满怀,马磊下意识的就要说声抱歉,可一抬头就看见了一张娇艳的俏脸儿,刹那间他想说的对不起三个字就卡住了。

        “呵呵!不好意思呀大哥,是我走的太急了,没事吧你?”反倒是那个姑娘率先开口表示了歉意,眼前这个仿若从天而降的姑娘,一下子就把马磊给吸引住了,齐耳短发的她眼睛很大、很亮、很纯,上身一件粉红色的小风衣,衬着里面一件乳白色的低领小衫,显得眼前的色彩很是明快艳丽,尤其是她白皙的脖颈处,系着的那条淡黄色的丝带更让人眼前一亮了。

        “呵呵!大哥、大哥,你没事吧?”年轻的短发女人伸手在马磊的眼前晃了晃轻声问道。

        “啊!”瞬间回过神来的马磊立马连声应道:“没事、没事。”同时他心里也纳闷儿着呢,他老马也不是个没见过世面的人呀,啥样的姑娘他没见过呀,今天咋还被一个小姑娘给晃出神儿了呢?

        “呵呵!”短发女人淡淡一笑,随即绕过马磊就走进了那家门店,马磊扭头看向了短发女人的婀娜背影,不自觉的又出神了。

        “嘿嘿!老马呀,你这棵铁树难道要开花了吗?你瞅你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平时也不见你好这一口呀?”旁边的朋友目睹了马磊出神的模样,立马出言就调侃了他一句,并没有反驳的马磊,只是淡然一笑便跟着几个朋友走出了古玩城。

        原本几人还要相约着去喝茶的,有些心不在焉的马磊,却推说忽然想起自己还有事,便独自离去了,开车没走出去多远的马磊,竟然鬼使神差的掉了个头又回到了古玩城,这次以有心算无心的巧遇,让马磊正式的认识了那个短发女人,也不知怎地,这个年轻靓丽的姑娘还真的拨动了,老马这颗尘封了已久的心弦,让他彻底的枯木逢春了。

        人这一辈子会遇到很多的人,有人管这种相遇叫缘分,缘分这玩意儿也挺玄的,有情缘、有眼缘、有机缘、有仙缘,还有一种叫他妈孽缘,可甭管啥缘吧,注定了的想逃是逃不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