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一章 信仰

第二百一十一章 信仰

        “我去!我在你眼里就那么没溜儿呀?”我白了她一眼挺不乐意的反问道。

        “哼!你以为呢?除了人还可以外别的嘛,整天就会贫嘴,要不就傻愣愣的出神,我说的不对吗?”赵波见我有点不服气立马就小嘴儿巴巴的数落起我来了。

        “哎!看来你还挺了解我的,哥就那点长处你全说出来了。”我一副不知好歹的自嘲道。

        我这人平时是有点嘴贱爱絮叨两句,至于傻愣着出神那是老子在参天悟道好吗?俺是修真之人的秘密咋能跟她说呢,即便说了她他妈的能信吗?

        “呸!听不出好赖话儿呀?切!姐儿说的可是好话,为你负责懂不?要换个别人我才懒得费这唾沫星子呢。”小美女一副知心姐姐苦口婆心的模样,那意思是瞅我恨铁不成钢呀。

        “行、行,你说的都对,你的话老中肯了行不?要不我找张纸给你说的话抄下来贴我床头上吧,你看这态度咋样?端正不?”我呲牙一乐冲着赵波又逗了一句。

        “滚!给我死远点,姐姐失去跟你对话的兴趣了。”说完小美女就将头转到了一边不在搭理我了,见她不吭声了我也没说话,只是近距离的默默的打量着眼前的赵波,这丫头不穿校服的样子更加诱人了,清纯中带上了些许少女应有的柔美,这一刻不知怎地我并没感到有多么的尴尬,就这样跟她静静的待一会儿其实也挺美好的,毕竟以后怕是再没有这个机会了。即便日后有相逢的那一天,可那时的我们彼此间的距离会有多大呢?我都不敢想下去了。

        “瞅啥瞅?同桌了这么久还没看够呀?”沉默了良久后赵波轻呵出声打破了我俩间的沉默。

        “嘿嘿!我这不寻思着瞅一眼少一眼吗,多看一眼我是怕日后忘了你咋整?”我这嘴呀也是真够贱的,本想着好好说些别离的话呢,可以拐弯儿又他妈下道儿了。

        “哎呀我去你大爷的!姐姐要归西了是吗?还看一眼少一眼,我他妈妈的跟你拼了!”小美女被我呛的都爆粗口了,同时轮起了她的小粉拳砸向了我的胸前。

        “哎!哎!别闹!别闹!我这不是秃噜嘴了吗,这光天化日的再动手我可就要报警了。”我双手护住了前胸告饶的向后退着。

        “哼!姐姐家里有背景去哪儿都不怕,你行吗?”赵波嘴不饶人的挑衅着我,同时抬起了修长的大美腿,一脚就踢在了我的小腿上,这小魔女从来都是拳脚齐出的,我光顾着上面了,下面却遭到了她的毒手。

        看着有些微喘小脸儿红扑扑的赵波,我再度开口了。

        “都准备好了吗?啥时候走呀?”小美女伸出白皙的小手,轻拍了两下自己胸前的丰盈,语气顿了顿轻声道:“没啥可准备的,就是一些日常的穿戴而已,九一开学,提前两天过去就行。”问出一句后我又没词儿了,接下来我也不知道自己该说点啥了,我俩再次沉默了。

        “你呢?今后有啥打算吗?”半晌后赵波开口了打破了沉寂。

        “没咋想,嘿嘿!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呗!”我摸了摸鼻子整出了这么一句,‘噗嗤’一声,小美女被我的话给逗乐了,眼前她掩口轻笑的样子在我看来真挺动人的。

        “呵呵!咋啦?要回归社会了哥忐忑了是不?放心吧,社会会接纳你的,少惹事,继续做个好人,活的自然点轻松点就好。”赵波笑意不减的伸出了小手,在我肩头轻拍了两下语气怪异的劝慰道。

        “报告政府!我出去了肯定不嘚瑟了,在嘚瑟你还收拾我咋样?”我言语轻松的继续跟她对付着,目光却盯在了小美女亮晶晶的眼睛上。

        “滚吧你!一天天的没一句正经的。”被我盯着看有些难为情了的赵波别过了头,不再与我对视了。

        “走吧,出来也有一会儿了,咱该回去了。”说完赵波转身就走向了饭店的方向。

        哎!离别前能跟小美女独处一会儿也算是老子的造化了,有时候缘起缘灭也就一瞬间的事,想到这我摇摇头旋即就抬腿跟在了赵波的身后。

        我和赵波还没等走到饭店门口呢,就见我们班的学生陆陆续续的从饭店里走了出来,我去!这是要散局了呗,散了也好反正老子是喝不动了。

        我俩见大家伙都聚集在了范店门口,也没有要各自散去的意思呀。

        “小波你干啥去了?我还一直找你呢,走呀,谁谁说去唱歌,所有的费用他安排。”开始叫赵波过去一起坐的那个女生,一见赵波过来了立马高声的招呼道,显然她喝了不少的酒,那小情绪挺高涨呀。

        “唱歌就算了吧,我没啥兴趣,你们去吧,我还是先撤了吧。”皱起了黛眉的赵波出言推辞着。

        “那可不行,你可是专业的不去咋行呢,今天必须整一首,给那些业余的听听啥叫专业。”有些兴奋的女生一把就抱住了赵波的胳膊不肯让她离去,小美女实在没招儿了只好勉强的答应了。

        “靠!我以为你真的尿遁了呢,没想到你挺贼呀,居然偷着跟美女独处呢,我操!不会是趁机去表白了吧?”嘴里叼着跟烟的于庆,吊儿郎当的走到了我近前一脸坏笑的问道。

        “操!大哥有那么白痴吗?刚巧碰上的就随意聊两句呗。”我伸手就摸向了于庆的裤兜,摸出了一盒烟后抽出了一根我也点上了。

        “我去!哪那么多的刚巧呀?我咋就碰不到呢?你就是特意的瞄着人家呢。”于庆吐了口烟斜眼儿看着我挺不屑的说道。

        “随你咋说吧,对了、还真转场呀?又是哪个大哥在女生面前摆谱呢?”我话锋一转随口问道。

        “操!不就是那xx吗,那傻逼喝多了就喜欢装个大的,不过人家里确实是有那个实力,他想死我们这些埋的怕啥呀,走!一起吃大户去,乐呵就行呗!”说着于庆一把就揽住了我的肩头。

        “操!一会儿给大松打电话也让他带几个人过去,那傻逼已经喝蒙圈儿了,多一个人少一个人的他也不知道。”说完于庆拉着我打了辆车就去了说好的一家歌厅。

        二十分钟后昏暗的歌厅包房内,我抽着烟坐在了一处角落里,参加毕业会餐的同学们绝大多数的都过来了,或许在酒精的刺激下,或许是感到了离别的伤悲,且行且珍惜的我们每个人都显得很是兴奋,其实我也挺兴奋的,不过只是心里有点小激动罢了,表面上看去还是挺沉稳的。

        大家落座后第一个被推出来唱歌的就是赵波,一是因为她是学音乐的,二是人家小美女相貌出众,我们班很多的男生对她都是有想法的,痞里痞气的学生见到白俊杰折戟沉沙后就没人再敢上前了,其实更关键的是他们看道了于庆对小美女的态度敬畏有加,他们知道于庆的实力自然也知道自己的差距,至于那些学习好的男生嘛,他们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他们想要搏出个美好的明天,眼前就不能为女色所累,他们都是些理智的人呀。

        赵波落落大方地拿起了话筒缓步地走到了大屏幕前,调整了一下声音后清脆悦耳的歌声就如同清泉般地流淌了出来,小美女唱的事一首英文歌,虽然我听不懂她唱的是什么,可那歌声的确很动听,让人听了十分的陶醉,赵波一曲终了迎来了满堂的喝彩,她优雅的鞠了个躬便飘然回到了座位上。

        接下来在场的每一个同学一个接着一个的上去唱歌,有的唱的还可以有的就纯属是在鬼哭狼嚎了。忽然一只话筒递到了我面前。

        “小月月该轮到你了。”是李伟递过来的话筒同时大声的招呼了我一句,我略有些迟疑的接过了话筒,起身有点紧张地走向了亮着光的大屏幕前,在场的同学们全都为我鼓起了掌,大多数都是善意的鼓励,还有几声亢奋的呼哨声响起。

        我大着胆子开口道:“我整首张信哲的信仰吧,唱的不咋地凑合着听吧。”闻言大家的掌声再度响起,当歌曲的前奏响起之时我又开口了。

        “祝愿在座的每一个人前途似锦鹏程万里!”我的歌声响彻在包房内,在歌曲唱道高潮的时候我的目光不自觉的就看向了坐在那的赵波,也许我这首歌是唱给她听的吧,这算是最隐晦的表白吗?我不知道,脑袋里挺乱的。

        这首歌是有故事的,当然与我无关,我曾经看过一本小说,名字我还记得叫匆匆那年,小说里同样是毕业之际,男生唱给女生的歌就是这首张信哲的信仰,我看完了那本小说,还在某个寂静的深夜里写下了如下的一段文字。

        “累了、倦了,停下来,聆听那首歌背后的故事。匆匆那年,灿烂阳光下稚嫩的青春却是那么坚定。懵懂的少年却是那么勇敢。爽朗的笑、涩涩的痛,流不尽的泪水、难以磨灭的痕迹。你会忘了我吗?不会。你喜欢我吗?沉默……也许不会忘记真的与喜欢无关。一朵丁香花被风吹落,男孩说:“我喜欢丁香花,不管是白的还是粉的,不管是盛开的还是枯萎的我都喜欢,我喜欢你,不管是我的还是不是我的我都喜欢。”

        那个青涩的时节年轻的生命从不说爱,他们只有淡淡的喜欢。这喜欢是来自灵魂、来自生命的力量,给人以无尽的温暖和勇气。成长中撕裂的痛,万般的决绝却难以割舍,樱花雨中的微笑掩盖不了内心的惦念。有些人默默地在你身边如同空气,有一天你把她丢了,你可曾体会过无法呼吸的痛。当圣洁的明月被乌云遮住,曾经干净的花儿被狂风肆虐而过。一切都无法改变,谁都回不到从前。

        多年后,有人漂泊如浮云,有人浪迹在天涯。有人沉醉于繁华,有人梦醒泪潸然。成长了的我们小心的保护着自己,躲避着伤害。却失去了当年忠于自己的勇气与纯真。

        她说:“这么多年了,现在敢想当年的那些人和事了,可以释然了。但永远忘不了。”

        他说:“现在不想了,都搁这儿了。”说完指了指自己的心口。那年,有一种感觉超越了喜欢、超越了所谓的爱情,就这样和你纵是面对死亡也可以安然的睡去。

        柔弱的她倔强的不肯忘记,同样不愿忘记的他放逐了心灵。张信哲的那首信仰再次响起,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