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在路上

第一百三十三章 在路上

        接下来重点说说我最后捡起的那个小人偶吧,经过我一番仔细地探查且反复的琢磨后,我终于弄明白了这个小人偶到底是个啥玩意儿了,这东西通体漆黑如墨表面柔润滑腻且泛着晶莹的光泽,从材质上看很像是中国人最喜欢的玉,可孤陋寡闻的我却没见过黑色的玉。

        最后在滴血认主与神识探入双管齐下后我才知道了这个小人偶叫作替身傀儡,这东西的用处可大了还需日后领悟体会其无边的妙用,由于这东西非人力可以炼制乃是天成偶得之物因此它还有个名字唤作魔玉金童。

        这宝贝得来属实不易,想那日在黑白石球与混元天珠伞二者共同的作用下,才将影魔无风与血灵老祖的魔气和元神打碎搅乱融合方得此宝。

        黑白石球中那黑球乃是兽魂道那个玄天魔魔气与神魂凝练而成的,那白球可是我那便宜师傅至阳子道长元神血气熔炼合一所得,不仅如此那白球还吞噬了黄衣老道士最后还未来得及消散的元神,你数数吧这里边不是道长真人就是魔尊天魔的哪个是盏省油的灯,这可他妈是五合一你说这宝贝能是凡品吗?

        简单的将力量累加在一起来推断法宝的品阶,这样的脑回路是不是有点太单纯了,呵呵!我就是喜欢简单点,简单点好简单点不累。

        这天,清晨金灿灿的阳光洒落人间,刚吃了碗抻面的我,挎着个书包悠闲地就走向了学校。

        这天是一天比一天热了,老子的高中生涯也眼瞅着就要走到了尽头,站在了命运的十字街头前途未卜的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与懊悔的,愧疚家里人对我的期望,懊悔曾经昏天暗地混过的一天天,可脚上的泡是自己走的又能怪谁呢,人生的路只能向前,哪里有回头路和后悔药呀!

        心里胡乱琢磨着我晃悠着就走进了教室,抬眼看去依旧梳着个马尾辫儿的赵波同学,早早的就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正埋头聚精会神的写着卷子。

        看着她身上越穿越薄的衣服我不由得暗自慨叹道,‘和小美女坐同桌的日子看来是要到头了,看她那认真学习的样子想必将来肯定是要迈入高等学府继续深造的,再看看自己未来还不知道能干点啥呢,在不远的将来人家大学毕业了指定是要进入社会精英阶层的,而我呢,哎!妈的!根本就不敢想呀!’

        又是一阵唏嘘不已的我默默地坐在了自己的座位上,看见赵波同学全神贯注的认真样原本想和她打个招呼的我,硬生生地将那无聊的问候咽回到了肚子里。

        没到最后一刻呢这日子还得继续往下混呀,当一天和尚撞一天中吧,刚坐下来的我闲着没啥事,就从书包里掏出了那个小人偶拿在了手里把玩了起来,我想再好好研究一下这东西的妙用之处。

        忽然身边的赵波同学转过了头,看着我面色平静的出声问道:“胡晓月你捡到的那个小东西呢?这几天怎么没见你带它出来过呢?那小家伙挺可爱的我都有点想它了。”闻声我也扭过头看向了赵波同学,看着她那双亮晶晶的眼睛我淡淡的一笑。

        “你都说了那小东西是我捡来的,我也不知道它跑哪儿去了,可能是嫌弃我是个穷酸学生没啥油水儿自己跑了吧。”

        我心说‘那小紫貂早就变成小萝莉了,上次在学校门口你还见过它呢,小姑娘还邀请过你去她的妖精窝玩呢。此等实话怎么能跟眼前的赵波说呢。’赵波一听我这话立马黛眉就皱起来了。

        “切!你竟胡扯,我咋没看出来那是个嫌贫爱富的小东西呢?反倒是你整天迷迷糊糊的,肯定是你粗心大意把它弄丢了的。”

        我本想在和赵波争辩两句呢,可转念一想和她无意义的斗上两句嘴其实也挺没劲儿的,于是我低着头沉默不语了,见我不搭腔了原本还想再刺激我两句的赵波也挺意外的注视了我半天,这个平常贫嘴油滑的家伙今天咋没词儿了呢?

        许久没吭声的我偷偷用余光扫了眼身旁的赵波,见她此时早已转过了头继续做起了卷子,我才长舒了一口气,一想到高考过后我和她的人生就可能是云泥之别了,这会儿说些没营养的话又能改变些什么呢?暗自叹息了一声后我就又开始神游物外了。

        如今我于修道一途算是已经在路上的人了吧,一场始料不及的实战下来老子可是受益匪浅呀,我是个不喜欢张扬跋扈的人,内敛温和才是我所追求的终极行为状态,直白点说就是扮猪吃老虎,也有人说咬人的狗不露齿,基于此我更加体会到根基的重要性,跋扈霸道是需要碾压一切的实力为基础的。

        我每日持之以恒的修习着我认为的基础通神术和无极桩,站桩是道家养气益气的根基所在,我们所处的世界说白了就是个气化的世界,清晨万物生发当体内的真气缓缓升起,慢慢地周流至四肢百骸我这一日的修行就此开始了。

        至于通神术那就是道家养神凝神的源泉了,科学上说世界是物质的,下一句说的是物质是变化的,谁让物质在变化?是气也可以说是风,那又是谁让气动呢?是神以神驭气,元神或者说是阳神有多重要不言而喻了吧。

        深夜子时一阳生此时修行通神术可谓是借势而起顺风顺水大有益处。还有就是十五之夜月圆之时阴中之阳最为凝练之时,趁此良机将我习自玄龟甲上的龟灵吞吐之法修炼一番,此为吞天吐地吸日纳月之无上妙法,以此法可淬炼金身可凝实元神那好处是大大的呦!谁炼谁知道,谁修谁明白,嘿嘿!一般人儿我可不告诉他。

        下午放学后我就去了男妖宿舍,至于晚上的晚自习我还是照常不去的,破罐子破摔爱咋咋地吧,我这样安慰着自己走进了男妖宿舍。客厅里只有虎哥一个人半躺在沙发里看着电视,我把从外面买来的一些吃食摆在了茶几上。

        “来呀,虎哥吃食儿了。”我冲着沙发里的王虎招呼了一声就一屁股坐在了茶几边的沙发上。‘扑棱’一声王虎从沙发上猛然    跃起咧嘴一笑。

        “吃食儿喽!嘿嘿!等会儿我去拿酒。”说着就穿着拖鞋奔向了自己的房间,没一会儿他就拿出了好几瓶啤酒和一瓶白酒瞬间就摆满了整个茶几。

        “来,喝酒,你管饭我管酒,别以为哥天天占你便宜,白的归我啤酒你看着喝,来,开整!”酒足饭饱后我从裤兜里摸出了一盒烟甩在了茶几上,还别说不知咋地最近老子这酒量倒是有些长进了,原先一瓶喝着都费劲儿的我如今能整一瓶半了,虽然在虎哥看来还是不够看的,对于我来说已经是很不容易了。

        胡阿七的伤尚未痊愈因此他还在轩辕洞中养伤,男妖宿舍里平时就只剩虎哥一个人了,我们有钱了自然是不能再让虎哥出去卖苦力挣钱了,好在这个白虎妖是个喜静不喜动的性子,只要有酒滋润着他他就愿意窝在家里哪儿都不去,还有虎哥对一日三餐的吃食也不是很挑剔,吃啥都行的他也不难伺候,因此我每天都得负责给他打食儿吃。

        女妖宿舍那边最近还是空着的,虽然墨琳胡凤雅的伤早就没大事儿了,可她俩还是想在洞中多静养一阵的,这次对上两个魔物的事对大妖们都造成了不小的心理阴影,原本以为处于生物链顶端的大妖们,在遇见天魔级的老怪们时还是感到了无比的震撼与无助的悲凉,墨琳也好胡凤雅也好都得在心理上自行疏导,默默的舔舐心灵上的创伤。

        众妖中只有大大咧咧的虎哥是个例外,不知道他是神经粗大没感觉呢?还是根本就没长心呀,这家伙只要有酒喝那他就啥都不在乎,真是大妖中的战斗妖,偶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