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战

第一百二十二章 血战

        “我去你妈的!你虎爷爷就是不信邪。”眼见着血形人如此猖狂的叫着号,棱着眼珠子的虎哥第一个就冲了上去,另一边手里握着剑的胡阿七也没含糊紧随其后地也冲了上去。

        妈的!两个男妖怪都冲上去了,老子也是个带把儿的呀!我咋整呢?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混元天珠伞,好吧,好歹也算是个家伙吧,就拿这个轮他。

        鼓足了勇气我刚想往上冲呢,忽然身旁的墨琳一把就拽住了我厉声呵道:“你个菜鸟儿靠边儿站,你的修为太弱鸡了,八成这魔物看不上你,找个机会赶紧跑吧。”哎呀我去!瞧不起谁呢?我正要反驳两句呢,没再废话的黑衣墨琳就已经飞身儿起扑向了对面的血形人。

        墨琳王虎胡阿七三人将血形人围在了当中就是一阵的猛打,身旁的胡凤雅一手抱着古琴幽月一手则在其上五指飞舞地迅速弹拨着,一道道银色的丝线凭空闪现极速递射向了对面的血形人,这就是音刃可以远距离大范围的杀伤敌人,且对人的精神也有一定的刺激作用,第一次听到这琴声的时候我的头就像被千万根钢针同时刺入般刺痛不已,想来就是精神受损的缘故吧。

        此时其余的女妖们也各自散开伺机而动,我则撑起了天珠伞四下游弋着看看能不能帮上点忙,忽然我想起来了老子还有两道符箓呢,一道金光罩一道五行符都被我贴身放在了迷彩小马甲的内兜里,这两道符箓只适合防御和束缚没啥攻击力,因此被我给无意识的忽略了,其实五行符也好金光罩也罢,它们在防御和束缚时是可以强力地杀伤目标的,当初那个黑袍老魔就是被我那便宜师傅用金光罩给束缚住的,如今发挥不出符箓真正的威力就只能怪我道行尚浅修为不给力吧。

        病急乱投医,存亡之际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我正琢磨着甩出金光罩罩住那魔物呢,实力略逊的胡阿七全力劈出的一剑,竟然被那血形人轻轻松松地就避开了,旋即他一只殷红的血手很稳地就抓住了胡阿七的手腕,紧接着血形人劈手就夺下了他手里的剑,然后猛地抬腿一脚狠狠地就蹬在了胡阿七的小腹上,嘴里狂喷着大捧鲜血的胡阿七,瞬间就倒飞了出去好远才重重地砸落在地上。

        眼见着这必然会发生的一幕我不由得暗自慨叹道,‘我七哥今晚的点儿可真够背的,这是第二次一招儿就被人家给放倒了,我去!难道他真的是炮灰命?那我呢?我还不如他呢,修为不高就只能沦为炮灰,这就是血粼粼的现实吗?’

        “老七!你没事吧?”一脸急切的胡红玉身法极快地飞掠到胡阿七身前一把就扶起了他,“咳!咳!咳!”剧烈咳嗽的胡阿七此时已经说不出一个字了,仍旧有大量的鲜血从他的嘴里溢出来。

        “你说你咋那么傻呢?这回算是装到头了吧。”语带哭腔的胡红玉一把将坐都坐不住的胡阿七抱在了怀里轻声低语道。

        “嘿嘿!咳、咳、咳!”又狂咳了一阵的胡阿七惨然一笑断断续续的出声道:“嘿嘿!你看你哭啥呀?哥没事。”

        “都这样了还没事呢。”胡红玉原本一张妖媚绝美的脸上竟然有大颗大颗的泪珠自脸颊扑簌簌地落下。

        “别哭,别哭呀。”胡阿七伸出了颤巍巍的手想要擦去眼前人流出的眼泪。

        “呵呵!生死有命,这都不算事,要是注定了今天咱俩都死在这,到了那头哥一定等着你,要是我的魂魄被那魔物给吞了,那就……”

        “别说了,死狐狸你不会死的。”抹了把流出的泪水胡红玉漂亮且勾魂的双眼逐渐地冰冷了起来,银牙一咬她将胡阿七平放在了地上然后缓缓地站起了身。

        “妈的!老娘和你拼了!”说着胡红玉曼妙的身姿猛然跃起,在空中她就像只花间翩翩起舞的蝴蝶,下一秒流光溢彩的蝴蝶不见了,虚空中竟然突兀的出现了一只火红的狐狸,这只体型硕大的火狐狸,淡金色的双眸中射出了两道寒芒死死地盯住了不远处的血形人。

        我抬起头看向了虚空中那只如火焰般跳动的红狐狸,胡红玉显出了真身眼瞅着是要做最后一搏了。

        “小玉!”不远处的白衣胡凤雅眼见着虚空中的红狐狸立马高呼了一声,“哈哈!小野仙居然现形了,嗯,毛色还不错嘛。哈哈!”夺过了胡阿七的剑血形人语含羞辱的嘲讽道,同时一剑狠狠地劈向了正冲上来的王虎。

        就在虎哥闪身躲避剑锋的一刹那血形人一掌急出,重重地就拍在了王虎的肩头,中了一掌的虎哥捂住了肩膀连连后退了数步,还没等王虎站稳身形呢血形人一记势大力沉的鞭腿就凶狠地扫了过来,‘碰’的一声王虎横着就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红狐狸龇出了獠牙居高临下恶狠狠的就扑向了那个血形人,“哼!骚狐狸,老夫一掌毙了你!”厉声呵斥了一句的血形人,居然猛地腾空跃起迎上了俯冲而下的火狐狸,电光火石间眼瞅着血形人的一掌就要打在火狐狸的额头上了。

        忽然一条墨黑色的锁链急速地飞掠而来干扰了血形人急速劈出的这一掌,谁都知道要是被血形人击中了额头那胡红玉瞬间就没命了。

        即便是被墨琳的螣蛇锁链干扰了一下血形人的一掌还是扫在了火狐狸的身上,“啊!”哀嚎了一声的胡红玉瞬间就从高空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嘴角溢出了鲜红的血液,现出了人形的胡红玉抬起头满眼怨毒的看向了,凝立在虚空中俯视着它们一脸不削神色的血形人。

        “小青!兰儿!”远处又传来了白狐妖的惊呼声,随声望去又有两只硕大无比的狐狸出现在了半悬空,一只青狐和一只蓝狐目光阴冷的看向了那个一身血红的怪人,一呲牙露出了雪白尖牙利齿的二妖身法迅捷毫不迟疑的就扑了上去。

        “嘿嘿!又是两只不知死的骚狐狸,哈哈!这两只狐狸的毛色倒是挺稀有的,一会儿擒了,拨了皮做身皮衣定然不错。”嘴里絮叨着血形人身形急转拳脚齐出,这驯如疾风的一拳一脚毫无意外的分别打在了青狐与蓝狐身上,两声闷哼传来二女妖同时自空中坠下跌落在了地上。

        “你干啥去?上去送死吗?”我一把拽住了离我最近正要上前拼命的小子宁,“姐姐们都上去了,我即便不过去一会儿也是个死,你别拉着我,万一有机会你就赶紧跑吧。”我抓着小子宁的手猛然一松,她立马就化作了一道深紫色的流光极速的射向了半空中的血形人。

        我去!难道在你们眼中老子就是那种没有义气胆小怕死的人吗?说实话我挺怕死的,谁他妈不怕死呀,我的小命儿是一天天吃咸盐换来的,又不是大风刮来的路上白捡的,胡思乱想时我的手可没闲着,一道金光罩的符箓被我扣在了手心里。

        “哈哈!呦!是只小紫貂呀,还没长成呢就出来乱跑,今日死在我手就只怪你命不好吧。”血形人身形连闪一只妖异的血手猛然探出,刚刚冲到近前的小紫貂‘碰’的一把就被血形人死死地掐住了纤细的脖子。

        “哈哈!小家伙要不我先吞噬了你吧,就当是正餐钱的开胃小菜了、”小紫貂被血红色的魔物高高的提在了空中,它那柔弱的四肢在空中只能无力的蹬刨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