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妖族的风骨

第一百二十一章 妖族的风骨

        ‘窟通’一声我被墨琳扔在了地上,她则一转身一脸戒备的望向了小道观的院内,哎呀我去!每次都抓人家脖子,我脖子都被你给拎长了,我长的就那么像个大包吗?每次都把我当成大包拎。

        一轱辘身我从地上爬了起来,正想牢骚两句呢突然就听见小道观院内传出了‘轰’的一声巨响振彻天地。“我了个去!难道那个老杂毛真的自爆了?”满脸惊奇的我望向了声音传出的方向。

        “不是自爆是血祭,那道士以自身数百年的修为所炼化的精血气魄为祭品献祭给了某个不世出的魔物,大家小心!那个魔物快要出来了。”我们的人全都聚在了一块儿,白衣胡凤雅眉头紧皱眼神略显惊惧的出声提醒道。

        “哈哈!老祖降世临凡,弟子跪请老祖出手灭杀了这群邪祟妖孽,弟子虽死无憾矣!”白狐妖的话音未落小道观的院内就又传出了绿袍道人那癫狂的大笑声。

        “啥逼玩意儿?”我一手抓着混元天珠伞一手提着老杂毛的剑神情紧张地看向了小道观的门口,下一秒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从小道观里传了出来,紧接着我他妈的竟然看见一大团浓郁的红雾自小道观的大殿里极速递飘了出来,说是红雾倒不如说是血雾,那种邪红就是殷红的血红。

        大团的血雾漂浮在了我们面前的虚空中,没多大一会儿居然凝结出了一个看上去很是模糊的人形,缓缓地睁开了一双妖异的血眼,又舔了舔似乎有些干裂的嘴唇,由血雾凝结成的血形人这才俯视众生般的开口道:“这么多新鲜甜美的祭品呀,嘿嘿!之前那个臭道士实在是太没用了,每次就只能给我弄来杂鱼两三条小猫三两之的,根本就不够塞牙缝的嘛,这次那个废物怎么脑袋灵光了,哈哈!一次性的给我弄来了这么多血气强盛的美食,哈哈!老夫只要吞噬了你们的血气就再也不用躲在那个破神像的下面了。”说着怪异的血形人闪动着贪婪凶光的双眼依次的从我们这边每一个人身上扫过,同时嘴里还不住地叨念着,“嘿嘿!这个大光头不错,居然还有星宿之气护体呢。”说着他的鼻尖儿还抽动了两下。

        “哎呦!这条大蛇长的挺漂亮的,嗯、气质也蛮不错的嘛,呦!好可人儿的一只白狐狸呀!人都说狐狸精勾魂儿果真如此,哈哈!老夫定然不会辜负了上天为我安排的这番美意的,在吞噬你俩之前我会好好地享用一番的。”血形人在品茗了墨琳和胡凤雅一番后便再也提不起兴趣看其他人了,仿佛我们就是饭店里上菜前店家赠的小咸菜似的。

        妈的!还他妈是个老色鬼呢。暗骂了一句我抬眼看向了一脸紧张的墨琳很疑惑的问道:“这他妈啥逼玩意儿?咋这么嚣张呢?劫财不算完还想劫色呢。”显然墨琳是没啥心情听我说废话的,她很是谨慎且严肃地开口道:“你还记得兽魂道里出现的那个黑袍人吗?”

        。            “我去!就是那个叫什么什么天魔的。”经墨琳一提醒我立马就想起了那个可怕的家伙,“就是他,这个怪物身上所散发出的气息和那个老魔极其相似。”墨琳肯定着我的话,言语上对眼前这个血形人十分的忌惮。

        “上次若不是至阳子道长出手的话咱俩指定都活不了。”

        “那家伙确实挺邪乎的,我那便宜师傅跟那个老魔已经同归于尽了,肯定是不能再救我们一命了,要不我们一起上,以少胜多围殴死他,兴许有一线生机呢。”我试探着安慰了自己一句。

        “哎!段位上的差距是无法用人多来弥补的,你能指望一百只羊能咬死一头老虎吗?”墨琳长叹出声苦笑着摇摇头。

        “操!那我懂了,你是说好狗一条能挡路,耗子一窝喂猫的货!”我呸!说完这句话我自己都觉得丧气,妈的!老子才不是喂猫的耗子呢。

        “姐姐知道这怪物的来历?”一脸寒霜的胡凤雅转头看向了墨琳轻声地问道,“不知道,我也是头一次见到这怪物,不过上次在兽魂道我倒是遇上个黑袍人,与眼前这怪物的气息十分的近似,细节就不多说了,那个自称叫什么老魔的黑袍人实力足以碾压我们在场的所有人,是碾压,你能明白吗。”

        墨琳着重的强调了碾压这两个字,胡凤雅闻言一咬银牙恨声道:“哼!不就是个死吗,逆天修行迟早会有这么一天,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哼!即便是死我也要迸他一身血!”听了胡凤雅的话我忍不住盯着她的脸看了许久,我去!好刚烈的娘们儿呀!没看出来呀,这么柔弱的外表下竟然藏着一个如此不屈的灵魂,这与我的认知差别有点大,神话封神榜里那个魅惑了众生的狐妖苏妲己好像可不是这个样子的。

        我正思绪乱飞呢,忽然身后的胡阿七轻拍了拍我的肩膀,“来、让我看看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八卦。”说着就把我给扒拉到了一边,站在了人前的胡阿七瞪着眼前的血形人很不削地厉声呵道:“我操!你个丑八怪,长的磕碜不是你的错,可出来吓唬人可就是你他妈的不对了,来、小月月把你手里的剑给我使使。”说着一把拿过了我手中的剑。

        “妈的!这家伙血呲呼连的的确挺唬人的,不过我们也不是什么吃斋念佛的善男信女呀!我老七不才,打个头阵给两位boss瞅瞅,看看他到底是个啥橙色。”说着提着剑就要往上冲。

        “傻x!回来,生死关头你装什么逼呀!小命儿不要啦?”身后上前一步的胡红玉一把就拽住了胡阿七的胳膊急切的骂道,转过身的胡阿七看了一脸焦急的胡红玉一眼灿然一笑道:“呵呵!咱老七的道行太低,的确是看不出这丑八怪的底细,不过我相信墨琳boss的话,小玉七哥知道别看你平时老是骂我,其实你对哥挺好的,咱老七就是再没能耐好歹也算是个爷们儿吧,就是死男人也该死在女人前面对吧。哈哈!”

        “滚!你个死狐狸,死到临头了还来骗老娘的眼泪,小心点儿。”双眼通红的胡红玉缓缓地松开了紧抓着胡阿七胳膊的手。

        “我操!妈的!老子也没看出这怪物的三头六臂长哪儿了,老七要整他算我一个,我还就不信了,能制服老子的人还真没几个。”别看虎哥话说的挺硬,说完后竟然偷偷地瞄了墨琳一眼,没错,当初就是墨琳将他给制服的,唯一见证了此事的人就只有我了。

        “阿七王虎你俩小心!”语气淡淡的嘱咐了一句的胡凤雅,不知从哪里变出了一副银丝手套戴在了双手上,她再次将幽月古琴抱在了怀里,狭长的双眼凌厉地凝视向了对面诡异异常的血形人。

        “好!我妖族一脉个个都有一身的傲骨,那就战吧!斗上个天塌地陷,搏出个一线生机,生死大道,寂灭成空,何足惧哉!”长发飞扬的墨琳豪迈的低吼着,摆出了一个拼命的架势。

        “哈哈!呦!呦!呦!几条小杂鱼很不服气嘛,也罢,老夫好久都没活动活动筋骨了,今天就陪你们小猫三两只玩玩儿。”妖异的血雾更加凝实了几分,血形人狂妄的放声大笑道:“来呀!来呀!让我看看谁给你们的自信,安敢在老夫面前猖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