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报复

第八十五章 报复

        “操!你们两个干啥呢?玩儿呢?都他妈给老子助手!”忽然三排长的暴吼声,如霹雳般当空劈下。

        不知啥时候寻声赶来的三排长眼见自己的两个兵,跟老娘们儿似的搂抱着扭打在一起,被气的不由得勃然大怒。

        双眼喷火的三排长,一见这两个家伙都没有停手的意思,当下急眼了,手中的自动步朝天就打了一梭子,‘哒哒哒!’黄澄澄的子弹壳崩飞了出去,一连串的掉落在了地上。

        听到了枪声的俩人终于停手了,整的跟土驴子是的两个人,喘着粗气缓缓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这他妈的事咋回事儿呀?老子需要一个合理的解释。”三排长棱着眼珠子厉声呵斥着,老兵目光阴冷的看了王军一眼。

        忽然抢先开口道:“排长!是这个新兵蛋子想要强奸越南女人,被我发现了,我拦着他不让他瞎整,这小子就跟疯了似的跟我玩儿命了。”王军一听老兵竟然无耻的恶人先告状了,肺都快气炸了的他用手指着老兵的鼻子颤声道:“你、你……”可王军你了半天却一句完整的话都没说出来。

        三排长目光盯住了王军一字一顿的质问道:“操!你想女人想疯了吗?连自己的裤裆都管不住了,妈的!老子枪毙了你!”说着他抬起枪,黑洞洞的枪口指向了王军的胸。

        “不、不,不是我!是他!他在说谎!”王军连连摆手,嘴唇颤抖着出声解释道。

        “他狡辩,就是他,他不仅要强奸女人还想要杀死那个小孩儿。”老兵言语恶毒的污蔑着王军,说完还伸手一指不远处地上的孩子。

        “什么!你连个吃奶的孩子都要杀,你还是人吗?你没人性,畜生!畜生!”听了老兵的话三排长是真的怒了。

        “不是、不是我,我、我,我啥都没干。”王军后退着极力的辩解着。

        “行!”三排长稳定了一下激动的情绪,然后很严肃的说道:“是不是你现在也说不清楚,再说了我也无权处理你,跟我回去,连长和指导员会把事情弄清楚的。”听三排长说要把他带回去,王军紧绷的心弦稍微放松了一些,他还是相信组织的,他相信连长指导员是不会冤枉他的。

        “你过去!把他捆起来。”三排长的枪口依旧指着王军,冲着另一侧的老兵吩咐道,老兵闻言背对着三排长,坏笑着解下了腰带一步步地走向了王军。

        “老实点,不许反抗,要不你连回去的机会都没有了。”三排长目光凌厉的出声警告着。王军面对着三排长的枪口只能束手就擒了。

        就在老兵正要动手捆绑王军的时候,突然谁也没有料到被三个当兵的男人,忽视了许久的越南女人,身子猛地向前一跃,扑向了那把被老兵扔在了地上的自动步。

        这个披头散发衣衫凌乱的女人动作娴熟的抄起了自动步,猛地一拉枪栓,目光冰冷的她死死地盯住了老兵的后背。

        下一秒女人毫不犹豫的扣动了扳机,‘哒哒哒!’一排复仇的子弹疯狂的射向了老兵的后背。生死一线不知走了多少回的老兵,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远超于啥都不懂的新兵蛋子,第一时间老兵做出了最合理的闪避。

        还有越南女人毕竟不是职业端枪的,柔弱的她根本就没有压住自动步的枪口,大部分的子弹都打飞了,可就是这样老兵左侧的肩胛骨也被自动步的子弹扫到了,后背瞬间鲜血狂飙的老兵惊呼了一声“啊!”旋即头也没回夺路就逃。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呆愣在当场的王军,不知所措的后退了数步,竟然瘫软的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三排长虽然是个老兵,可他也没料到一个衣衫褴褛的越南女人居然如此的杀伐果断,她半跪式的射击姿势相当的标准了,一看就受到过准军事的训练。

        “快、快去捡枪!”三排长大吼着将枪口移向了越南女人,越南女人横拉枪口的速度更快,哒哒哒!‘’一梭子排枪横着就扫向了三排长,三排长手里的自动步也开火了,只可惜他还是慢了那么一点,越南女人一个翻滚避开了要害,只是手臂和大腿中了两枪。

        三排长全身僵直的站立在当场,瞪大了眼睛的他,不可置信的低头看向了自己的胸口,三排长的胸前至少五个血洞‘呼呼’的向外冒着殷红的血。

        这个多少次惨烈战斗都没有要了他命的老兵,今天居然死在了一个越南女人的手里,也算是阴沟里翻船了吧,实在是太讽刺了。

        呆若木鸡的王军眼睁睁的看着,三排长伟岸的身躯轰然的向后倒去,‘窟通’一声死不瞑目的三排长直挺挺的砸在了地上。

        忽然王军的耳边响起了,三排长临死前和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快、快去捡枪!”仿若从噩梦中惊醒的他,一轱辘身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扑向了自己丢在了地上的自动步。

        ‘哒哒哒!’越南女人手里的自动步,橘红色的膛口焰再次喷吐而出,只不过她把枪口压的极低,‘窟通’一声,没跑出去两步的王军,小腿中弹一头就栽倒在了地上。王军目眦欲裂的死盯着不远处自己的自动步,他咬着牙强忍着,从小腿处传来的剧痛,一点点的爬向了他的枪。

        端着枪的越南女人缓步地走了过来,在王军伸手就要够到自动步的时候,她抬腿一脚将枪踢飞了出去。绝望了的王军一翻身,仰面躺在了地上,喘着粗气的他胸膛起伏着,王军同样仇恨的死盯着,端着枪俯视着他的越南女人。

        女人手中的自动步枪口无情地顶在了王军的额头上,事已至此王军也就认命了,也许真的是他错了,他不该对一个作为敌人的女人心软,他不该多余的管老兵的闲事。

        王军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这是他面对死亡时唯一可以做的。‘哒哒哒!’自动步冷漠无情的开火了,足足打了一梭子。

        王军以为自己完了,脑袋肯定变碎西瓜了,可咋一点都不疼呢?好久王军才回过了神儿,他没死。他怎么会没死呢?王军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看见越南女人双眼血红的盯着他,刚才女人在扣动扳机的一刹那,枪口瞬间移开了王军的脑袋,那一梭子子弹一股脑的打在了一旁的土地上。

        两人再度四目对视着,静匿了足有三分钟,忽然蓬头垢面的越南女人仰天嘶吼出声,“啊!”撕心裂肺的叫声回荡在死寂的夜空中久久不息。

        发泄过后的越南女人又麻木的沉默了下来,她再也没看躺倒在地的王军一眼,而是冷漠的捡起了王军和三排长的自动步背在了身上,然后越南女人走到了自己孩子身边,弯腰抱起了孩子,她头也没回的消失在了沉沉的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