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玄幻奇幻 - 妖道江湖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小礼物

第四十二章 小礼物

        今天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墨琳和王虎这两个大妖精找个新的住处,一上午的时光匆匆而过我费了一番周折终于在我学校附近的一处高档社区里给她俩租了一套大平米的房子,花钱雇人收拾了一下房间里的卫生后我便去了墨琳和王虎住的那家宾馆。

        当我再见到墨琳的时候脸就发烫心就发慌,一想到昨晚的云雨之欢不由得在她面前我就感到了尴尬至极,我的眼神尽量躲避着她的目光不敢与之对视,墨琳却恰恰相反她的表情一如既往高兴的时候就笑一下不满意了又板起了一张冷冰冰的脸,丝毫也没有不自然的意思似乎昨晚我俩之间任何事都没有发生过,那些香艳的一幕幕可能是我自己脑补出来的。

        一见墨琳都如此淡然了我又何必像个扭扭捏捏的小媳妇是的无法释怀呢,松弛下来的我终于恢复了正常的状态。退了房我和墨琳王虎三人走出了宾馆大门打了辆出租车便去了她们的新家,面对着窗明几净的大房子墨琳和王虎都很满意,至此这两个大妖精终于在这滚滚红尘中安顿了下来。

        不出三天白俊杰那个烂货真的给了我三千块钱,他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钱递给我的,转身离去时他那不甘怨毒的小眼神儿让我看的都揪心了,这一把事他是彻底被我弄服了,有于庆那伙人在背后支着我白俊杰再见着我都得绕着走。

        江湖上有句话叫吃独食便秘,我找到了于庆点出了两千块钱给了他,于庆笑着问道:“这是干啥?”“不干啥,给哥几个买两盒烟抽。”我显得很社会的随口说道,“行,你的心意我们哥几个领了,以后有事言语一声。”于庆笑着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我知道就凭我白俊杰他哥是不会给这笔钱的,他是看在于庆背后站着的人的面子上才这么委曲求全的,因此我这钱的大头给了于庆也算我明白事儿吧,再有人与人交往也不是一锤子买卖呀也许我以后还求得到于庆这伙人呢。

        我走之后一旁的大松笑着冲于庆说道:“嘿嘿!这小子挺上道儿的吗。”于庆闻言笑而不语的点点头。之后我又去了体育街的品牌店给地主家的傻儿子小胖子李伟买了一双时下最流行的运动鞋花了老子二百多呢,那时候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来说二百多块钱买双鞋已经是顶配的消费了,李伟穿上新运动鞋时激动的几乎要热泪盈眶了可这个货嘴上却仗义的说道:“花钱买这么贵的鞋干啥呀?咱们哥们儿用不着这么庸俗吧?”我摸了摸小胖子的狗头语气平静的回应道:“朕念你护驾有功这是赏赐你的,谁让你是朕的太子呢,还不谢主隆恩更待何时。”“哎呀我去你大爷的!老子现在就反了,我立马就掐死你这个昏君。”李伟晃着圆滚滚的脑袋伸出双手恶狠狠地就扑向了我。

        这天下午自习课的时候我慵懒的趴在书桌上,一旁的赵波低着头好像是在做英语卷子,我悄悄地用肘尖儿轻轻地碰了她的胳膊一下,“干啥?”赵波扭过头询问的目光看向我,“嘿嘿!上次我请于庆他们吃饭你和张盈不是没去吗,我这心里一直想感谢一下你的救命之恩。”我刚开了个头赵波便接茬道:“还想请我吃饭呀?我可不去,你是个扫把星跟你在一块儿准没好,你说这几天就光为你的事忙活了,我是蚂蚁你是大象下辈子就光埋你了呗。”赵波同学言辞犀利咄咄逼人差点没把我气翻白儿过去。

        ‘哎呀我去!这小娘们儿是字字诛心呀,显然这次老子是内伤。’我憋了口老血唯唯诺诺的继续笑道:“嘿嘿!行,你说的对我是最近点儿背把你都连累了。”“切!装出一副可怜样给谁看呢,你到底想咋地?快说!我还忙着呢。”赵波没好气的抢白着我显然她是不愿意在跟我费唾沫了,我憋了半天憋的脸都红了也没说出一个字,我他妈的是腼腆了不好意思了毕竟老子是第一次送一个女孩儿东西吗,见我如此的窘迫赵波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呵呵!看你都快憋成紫茄子了,说吧,你想干啥?”她的语气明显缓和了不少,“不干啥,就是给你买了件小礼物表示一下感谢呗,对了还有张盈的一份你带给她吧。”

        “小礼物,就这点事你就大大方方地说呗,看你那吞吞吐吐的样子一看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赵波的言辞依旧犀利无比,我的一口老血已经憋在了咽喉里,“我这不是头一回送人东西吗,腼腆一点不应该吗?”“切!心里没鬼你腼腆个屁呀,啥东西给我看看。”赵波盯着我的眼睛很是强硬的吩咐道,我连忙从书包里掏出了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做贼似的偷偷递给她,“给你的是个包包,女生不都是喜欢漂亮包包的吗,给张盈的事个小饰品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胡乱买的。”赵波将放着小饰品的小盒子塞进了自己的书包,“呵呵!你还挺有心的,张盈的我替她收了,你的意思我会和她说的。”

        赵波边说边低头拆开了那个大盒子,“嘿嘿!有啥心呀,宁差一桌不差一人嘛,这道理我懂。”听她夸我我心里美滋滋的顺口就溜了一句,赵波看着手里的淡粉色包包上还镶嵌着亮晶晶的水钻一时之间也沉默了似乎是在想着什么,我忐忑不安的看着她的侧脸也是一语皆无,“这包太贵重了我不能要。”赵波淡淡的说着同时将包包塞回到了我手里。

        “我想你是误会了,我没有别的意思,就是纯纯的感谢,这可是我第一次送人东西你这样会把我整痿了的,我的少男之心呀被你弄的七零八落的你忍心吗你。”我开始的话说的挺沉稳的后面的就下道儿了,我把包包重新塞子了赵波手里旋即死死地按住,“滚!无耻下流,你可真埋汰。”赵波被我气的凶巴巴的怒道,就在此时如同天使在吟唱圣歌般的下课铃声突然响了,见此良我呼的一下子站起身逃也似的跑出了教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