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第七十二章

        看钱多多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的人,季遥大着胆子提了建议。

        “钱哥,我有个建议。”

        “什么啊?”

        钱多多一想着马上就能到手两本江湖上失传已久,别人找都找不到的册子,一张黑黢黢的笑得跟朵花似的,对季遥也是极为客气。

        季遥缓缓说道:“您看啊,您既然说了,家里房子已经住不成人,而这修建改建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事。那个……我在福之镇有一院子,您要是不介意,可以屈尊去我那凑活一段时间,届时我还能将您要找的那些东西各自在哪,一个个都列个明白。”

        她仔细瞧着钱多多的反应,继续说:“为了省时间,也就别再劳烦您带着我去这去那了。赶路速度跟不上趟不说,路上也不方便,您自个儿想去哪也自在。”

        钱多多皱着眉沉思良久,似是在思考季遥提议的合理性。

        季遥这小身板,着实不怎么健硕。

        她的提议并没有什么不可取之处,但是钱多多还是颇为怪异地瞧了她一眼。

        “有什么不妥么?”

        季遥有些心虚,想着是不是她把要回去的意愿表现地太过明显,让钱多多咂摸出来。

        没成想钱多多沉思一会儿,扬起眉毛打了个响指,给季遥竖起了大拇指,兴高采烈地道了声:“妙啊!大妹子你是不是读过什么兵书。”

        “啥?”

        季遥只觉得她完全跟不上钱多多的思维,这又是哪跟哪啊。

        “你这方案太可行了!”

        钱多多扳着指头道:“先不说你那付骁有没有下令派人追踪我的行踪,单是听闻了江湖上哪家丢了秘籍,轻轻松松就能找到我抑或找到你。你若是被他发现的话,岂不就丢了原本拉开距离的意义了么?”

        “……”

        钱多多笃定地分析着,季遥都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插嘴。

        “他铁定会以为咱俩是一道儿的,可实际上你哪儿也不跟着我去,就是被发现了行踪来扑我,也是找不到你。哈哈哈哈,谁能想到你又回了福之镇。”

        钱多多叉着腰笑得放肆。

        “这就是传说中的,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对吧大妹子?”

        季遥压根没想那么多。

        她也只不是想找一个让她舒服的地方呆着,安安静静地理清思绪,镇定地疗伤罢了,

        “是了。”

        见钱多多那么兴奋激动,季遥也不好让他那么一大段话掉在地上,只能这么应道。

        多亏钱多多能听进去她的话。

        季遥吐出一口浊气,仔细想了想钱多多的话——在这个时候远离付骁当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她甚至还有些感谢钱多多的擅作主张。

        “那我们现在便走吧!”

        钱多多把裤脚塞在靴子里,紧了紧腰带,用掌风把火吹灭,冲着季遥伸出了手。

        季遥也没抓着,两手一撑把自己从地上支棱了起来,然后把头探出了山洞,满目的雾蒙蒙。

        “天都还没亮呢,就要赶路啊。”她不动声色地在衣服上把手上沾的灰蹭掉,问钱多多:“不在等会儿么?”

        “大妹子你这就不懂了,这样正适合赶路呢。这清晨之际,正是天精地华最盛的时候,丹田运转得飞快,速度蹭蹭的。”

        钱多多一本正经地说道,“有本心经就是这么说的。”

        然后就跟拉开了话匣子似的,巴巴说个不停。

        季遥被迫听了好一会儿的普及,急忙喊停,说“走吧走吧,现在立刻马上就走”。

        她心道,反正有钱多多在,应该不用浪费她的体力,什么时候走都行,便应了他的要求,即刻启程。

        钱多多仿照来的时候那样,一把就将季遥甩到了肩上,然后提气运功,蹭的一下窜到了林海之上。

        紧接着穿层云,破浓雾,势如破竹。

        那飒飒的冷风直灌季遥的口鼻,再加上钱多多跟窜天的炮仗似的,飞速地胜腾跳跃,晃得季遥一个劲儿想吐。

        还没等钱多多飞出多远,季遥就拍着他的肩头,气若游丝地呻吟道:“大哥,当我下来会儿,我想……吐。”

        她干呕两下,依旧没有换得钱多多的停顿。

        他大声道:“大妹子!忍住,咽回去!我这刚提了速再往下降挺难的,你大可等我半个时辰之后歇脚时候再吐。”

        季遥一听还要半个时辰之久,只觉得眼前发黑,实在是受不了这折腾,抑制不住地想呕出来,艰难地把那些酸水咽了回去,求饶道:“算了……大哥你再把我拍晕吧,我受不了了。”

        钱多多没听清,又大声问了一句:“你说啥?”

        季遥尖着嗓子喊道:“我让你!把我!拍晕!快点的!”

        话毕立即没了动静。

        钱多多甩了甩那只手,十分不能理解地自言自语道:“还真有找打的……”

        这下倒是清静了,钱多多不由得感慨,季遥这姑娘还真是很有先见之明。

        不然按他说的,每取一本都是这么个行进法子,自己备多少套衣服都不够她吐的。

        钱多多这边扛着季遥一路向福之镇前进,付骁也没闲着。

        付骁能让别人在他眼皮子底下,把季遥那么大一个活人拐跑了,说不焦心上头,肯定是假的。

        于是,他亦马不停蹄地硬熬着气力,赶回了锦音山庄。

        风尘仆仆地落地,进门的时候,差点被当作闯入者。

        莫迭也不过早他半日到达,此刻刚沐浴更衣完毕,窝在椅子上玩着还沾着湿气的头发。

        一听到门外有人通报说“少庄主回来了”还大吃一惊。

        在胥城的时候,自家少庄主打得什么主意莫迭还看不出么?

        让他回来好好地把玉玺送回,不过就是找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他支走,好与季遥共度二人世界。

        怎么这么快就跑回山庄来了?

        是突然想通了,不再腆着脸倒贴季遥了,还是要把女主子带回山庄,受众人朝拜啊?

        莫迭拉住通报的人,问:“少庄主可带了什么人回来?”

        “没有瞧见,好像就只有少庄主一人。”那人回答完了就匆匆回去练功了。这就更让莫迭摸不着头脑了,琢磨“这俩该不会是处不下去了”,一边往外走着,想要迎一迎自家少庄主。

        才刚走到门厅,就被人抓了个胳膊,直直进了书房。

        付骁自迈入锦音山庄,就只顾得上换了件干净的衣裳,发髻松垮垮的,脸也没洗,显得有些灰头土脸。

        莫迭实在看不过眼,冲着外面高声吩咐:“打点热水来!”

        付骁也不制止,刚一坐下,便一个劲儿的往嘴里灌着凉茶,任由茶水从嘴角溢出,顺着下巴流到脖子里去。

        莫迭在一旁看着极为惊讶,不懂自家少庄主到底是在搞哪一出。

        付骁差不多喝空了那一壶,才停了下来。

        热水也正好送到。

        莫迭帮他沾了些水,拧干了帕子递给付骁。他并着脖子,把脸擦得干干净净,把帕子放在一边,又撩起袖子,伸展着双手,搁在盆子里泡着。

        “少庄主您可是把最后一块玉玺也找着了?”

        莫迭只瞧着自家少庄主的眉头紧锁,挂着晕不开的忧郁,隐隐觉着有事发生,小心地问道。

        “……”

        付骁长舒一口气,将满是血丝的眼睛闭上了,再睁开时不怒自威。

        莫迭在他身侧待了许久,也没见着过付骁这般模样。

        他一时也不敢多问,小心拍了两下自己那张快嘴。

        这事儿八成和季遥有关……莫迭只能这般推测。

        不然一项沉稳有度的付骁,不至于突然变成这样。

        “告知在外面的探子,这些天无论手头上忙着什么要紧的事,遇到和钱多多搭的上边儿的,一律优先来报,把他给我盯透了。”

        付骁把净手的帕子狠狠地扔到一旁,下令道。

        “啊……”

        莫迭迟疑了一下,虽不懂怎么着就和那怪人钱多多扯上了关系,但他也没有心大到非要在这个时候提问,给付骁找不痛快。

        他干脆利落地报了句“收到”,就麻溜利索地跑了出去,传达付骁刚才的指令精神。

        莫迭这一走,也没忘帮付骁把门关好。

        两扇糊着窗纸的花格木门把外面的光亮挡得严严实实,蒙蒙地透着微弱的光。

        付骁站在这阴影当间,眼前一阵发黑。

        他有轻微地摇晃,便立即寻了张椅子坐下,单手撑着脑袋,使劲揉了揉眼睛。

        原来身心俱疲、心力交瘁是这种感觉。

        钱多多脑子一热,把季遥带走了去,这让付骁无论在那个层面都很难办。

        原本是他们男女之间的事情,经此一折腾,他不得不借助锦音山庄的势力,以提早找到季遥,把事情解释清楚。

        之前就阴差阳错地错过了一会,这一次付骁不想再错过了。

        这法子虽有些鲁莽,终究是会比他巴巴地等钱多多把季遥送回来快速高效的多。

        不过,这般强硬势必会有反作用。

        若被人听去,说不定会理解成“锦音山庄的少庄主要找钱多多的麻烦”,再过度解读为钱多多与整个锦音山庄有什么不可言说的恩怨……

        那可就误会大了。

        付骁此时只恨自己心怀愧疚,便一味地惯着季遥的性子。

        若他当即把她箍在原地,任她肆意打骂发泄痛快,再好好道一道始末缘由,是不是就可以避免这荒唐的一出。

        关于付骁这位锦音山庄的少庄主,是如何变身成为少侠贾逍复,又与不知真相的季遥结识,一路相伴同行的,这还真的值得说道说道。

        之前也提到过。

        原来那位锦音山庄的庄主夫人,与梅浅可谓是天生对手。

        于是,在她撒手人寰之际,交代给了自家儿子一句遗言,让他去荆城去找一个叫季遥的姑娘。

        受到身体状况的局限,那句“你得好好……玩弄她”的后半截没有说完,好巧不巧地就被自家儿子付骁理解为“好好待她”。

        付骁打小就在心里埋下了名为“季遥”的种子。

        在成年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出发去荆城,寻找那个被自家母亲认定的姑娘家家。

        这里又要插一句。

        其实付骁他老妈郝珂莲,在某种意义上也算是预言准确了。

        若是把她原话再放一遍,“你得好好玩弄她,然后抛弃她,就像她的亲爹当年对我那般”……

        季遥可不就是被她儿子付骁,以贾逍复的名义,“抛弃”了一次么。

        撇开那个不提,继续说说付骁。

        他原是打算直接去老季家拜访,没成想正好撞见了不堪忍受练功的苦,爬墙离家出走的季遥。

        原本拜访季遥他们家双亲的计划被彻底打乱。

        人姑娘家都逃了,他又何必见家长呢?

        付骁想了想,还是决定跟在季遥后面,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

        他隐藏着送机,跟在季遥后面。

        看着她大大咧咧地吃喝玩乐,付骁只觉得担忧。

        这姑娘,好像一点江湖阅历都没有,说不准哪天就要出事。

        果然,在季遥遇着了强抢民女这档子事,一门心思只想拔刀相助的时候,付骁就觉得事儿大发了。

        果真,紧接着就围观到了她逞英雄未果,被歹人带走……

        看到自家内定的妹子被人抓了去,付骁又哪能坐视不管。

        他原本还以为那群人是什么有组织有纪律的拍花子分支,观察了半晌,发现他们也不过是些混混。

        一个个被声色掏空了身子,就是单纯地仗着蛮力欺负欺负小姑娘。

        单枪匹马地冲进去收拾他们,救出季遥倒也不难。

        不过江湖规定诓的很死,他们这些习武之人不得与百姓动手。

        付骁虽不怎么出席武林大会,也从不参加什么武林排位赛。

        但锦音山庄交际圈甚广,保不齐有瞧见过他真容之人,到时候再传出什么锦音山庄少庄主这个那个的传闻,终究不好。

        为了合理合规地救出季遥,付骁决定给自己个儿换一个新相貌,再安一个新名字。

        他易好了容,又匆匆取好了名,这才哇呀呀呀杀进了那个贼窝,救出一众被囚的少女,和他的季遥。

        这是他们第一次相见。

        当然,是付骁顶着“假骁付”的名字,装作不认识季遥,装模作样地做了自我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