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贴心

第五十七章 贴心

        季遥走到窗边,转身斜靠在窗框上指着地下,把气喘匀了,说:“你的那堆东西,我实在是打包不了。”

        付骁顺着她的手指看去。

        好些个按照大小分了几摞的箱子、盒子,可不就是莫迭抖机灵放在她这里的“货”么?

        几个稍微小一些的匣子还用包袱布包了包。

        剩下的那些不大不小的盒子,把手上都捆了些绳子布条,打了个交叉,绑到了一起。

        还有些半人高的箱子,凌乱地散落着。

        综合了一下眼前的情况,付骁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急匆匆过来,只说收拾行李,压根忘了给她交代,不用管这一大摊子。

        敢情人家也不是刻意这么慢,倒是自己害了她做无用功。

        付骁有些心虚地清了清嗓子:“咳嗯,那个你可以不用管了,你我先行离开,莫迭会处理这些。”

        季遥这边正锤着酸疼不已的老腰,一听这话差点跳起来,把刚刚付骁递来擦汗的帕子激动地扔到了地上,瞪着眼睛:“那你不早说!害我受这些累。”

        付骁将那条帕子捡起,抖了抖,又揣回怀里去,轻声道:“我这不是着急忘却了么……再说,这也算不上是你的行李……”

        “嘿!怎么说话呢你!”

        季遥瞪大了眼睛,插着腰极为不悦。

        付骁的话头被截断,叹了口气。

        得,自己这张笨嘴,又惹了这位姑奶奶不高兴。

        他啊,原本是想开个玩笑。

        那一句话的重音故意放在了“你的”上面,可后面还有一句“你喊我一声,我们自然会收拾”没说出来,可不就招人误会了么。

        这话落入季遥耳中,只当付骁在骂她眼皮子浅薄,净是图着这些玩意儿,脾气还能好的到哪里去?

        “姑奶奶我有整理癖不行么?姑奶奶我有点责任心不行么?”

        “行行行,你愿意说什么都行。”

        付骁自认有错,赔着小心,哄着她,说:“那姑奶奶我们现在能走了么?还能赶得上最后一班出城。”

        “走!干嘛不走!”

        平白做了无用的体力活的季遥,只觉得腰酸背痛得厉害,语气也变得极其不好。

        付骁听她字里行间夹杂着不小的火气,稍稍有些想不通。

        只觉得自己错也认了,态度也足够好,横竖不过就是少交代了句话,外加后来词不达意,仅此而已。

        怎么就这么招她的恨?引来这么大的反应?

        为了后期的旅途愉快,付骁也不藏着掖着,直言问说:“我发现,你最近,脾气特别大啊?”

        季遥一愣,反问了一句:“我有么?”

        付骁面色严峻地点头。

        季遥眼睛一瞪,正要与他争辩些什么,突然意识到自己这状态,可不就是脾气大的表现么?

        她把那些叽叽歪歪咽回了肚子里去,自我反思,突然觉得小腹那里隐隐地疼。

        这熟悉的信号,难道……

        季遥当即慌了神,动也不敢动。

        “今儿什么日子啊?”她紧绷着身子,声音带着几分慌乱。

        “四月初七啊,怎么了?”付骁掐着指头算了算日子,回答道。

        季遥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

        终于照着了原因所在。

        就说这两天她怎么总是觉得腰背困乏,缺眠少觉,一点就炸,敢情是那个日子要来了……

        按说季遥来那个前后都不怎么舒服,总是要闹上一闹,她也向来习惯掐着时间过日子。

        每每临期都小心翼翼,不敢凉着也不敢累着,不然少说也要死去活来地疼上个两三天。

        然而,这个月却是记岔了。

        不过话说回来,这也是拜付骁所赐——先是晕了不知道几天,又是终日在马车上颠簸,她哪能记得准确地日子。

        这玩意不来,是个问题。

        来的不是时候,也是个问题。

        也没有什么时候比现在的情形更加尴尬了。

        季遥的预感已经很是明显,极为不详,她都害怕这个不长眼的亲戚稍稍一澎湃,溢出来。

        付骁那边还在自顾自地说着出城后的规划,季遥都找不到什么合适的口子打断他,让他停下。

        就只能一直绷着身子。

        可这左右也不是什么办法。

        季遥不指望付骁能给她带来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只求他可以立即马上闭嘴,然后麻溜利索地从她眼前消失。

        季遥不受控制地黑了脸。

        很明显,付骁也发现了她的变化,停了下来,问了句:“这是怎么了?”

        季遥摆手说“没事”,便不再答话,想着付骁会自讨没趣地离开。

        可谁知,付骁平常玲珑的脑瓜子偏偏在这时候却不好使了,一个劲儿关切地追问她到底怎么了,可有什么事?

        季遥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咬着牙欲哭无泪。

        她还要不要面子,这话又哪能明着说?

        再这么拖下去,麻烦至极,说不定她得从里到外,重新换上一套衣服。

        季遥不禁把声音拔高,喊道:“我没事!你先给我出去!”

        这一嗓子嚎地有些撕心裂肺,然后就牵一发而动全身,再然后就坏了事儿。

        季遥当真僵在了原地,差点哭出来……

        很明显,气氛已经不能用尴尬来形容,简直是直接降到了冰点。

        付骁也是一愣,喉头上下一滚,不再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默默地退了出去。

        关上季遥房门的那一瞬,他的耳朵根便红了起来。

        确实是自己没有眼色了,这又该如何是好。

        那股若有若无的特殊气味,他可是嗅到了。

        锦音山庄里面也有不少侍女厨娘,还有不少被家里人送来学防身术的姑娘。

        付骁就算没吃过,也算见识过,知道那些不见外伤却自带血腥气的女人,都是不敢惹的脆弱生物。

        他一个成年人,也不可能装作不懂。

        方才为了维护季遥的面子,付骁最好的选择,便是一言不发,安静地走开。

        毕竟,在这种时候,他的任何安慰关心,都会变成她的负担。

        季遥在付骁走后无力地蹲了下来,也顾不上害臊,连滚带爬地翻着刚收拾好的包袱,扯了看上去还算干净的亵裤,奔着恭房去了。

        好在只是零星几点。

        季遥先是松了口气,只感慨自己的预感真是愈发地精准了,然后又犯了愁……

        她可什么都没准备啊。

        这事儿搞得,难不成,这些日子要住在这恭桶里不成?

        季遥摇了摇头,付骁分明给她说得明白,今儿个晚上就要走。

        她这一次倒还算争气,并没觉着怎么难受。只是,她是有心跟着,可事发突然,要什么没有什么,也着实不方便。

        这要是路上再遇上个喷涌迸发,该如何开口?

        季遥认命的把换下来的亵裤扯开,留下干净的几块稍稍叠了叠垫好,只求能撑上一阵子,便开始思考解决办法。

        那些特殊时期需要的东西,是肯定必须的。

        她也不可能容忍自己这般邋遢。

        不过现在她没得钱,又不能给莫迭或是付骁开这个口……无论是借钱还是要东西。

        想到这儿,季遥不禁再次埋怨上了,心道那俩人也是好样的。

        当初若是和她好好说,委托的事情和条件什么的都谈妥了,容她自个儿收拾行李愉快地上路,哪又会遇到这种尴尬的事情?

        季遥把自己那一部分的责任摘得干干净净,多半是是忘了,当初可是她死鸭子嘴硬,说什么都肯不答应,才最终落得个被人强行带走的下场。

        不过在目前这个情况下,季遥的脑子里也理清不了那些个前因后果。正忙着后悔,后悔自己怎么就没有往身上藏钱的习惯。

        出了门这般寸步难行她也是第一次遇到。

        直感叹这钱啊,有的时候没感觉到,到了没有的时候,才发现,真是个好东西。

        她半弓着身子,挪到了椅子上,这短短的几步路,都不敢大力呼吸。

        季遥提着气,眼睛便自然而然地落在了那一堆付骁买回来的破玩意上。

        虽说这些东西在季遥的眼里,都是些做工粗糙,品控不良的廉价货,可是好歹都掺了些金银,挂着些宝石。

        她满脑子都是:这些,多少能换上不少钱吧?

        至少,买上几条应急的月事带绰绰有余……

        这想法刚蹦出来,季遥就立即按了回去,直接自我否定。

        她拍了拍脸,劝自己冷静一下,怎么能为了这点儿钱财就出卖了灵魂?

        倒不是说有贼心没贼胆,而是她觉得着实不妥。

        一来,不问原物主擅自取了去,无异于偷。

        二来,她也没那个体力,悄摸跑去当铺。

        三来,心高气傲如她,还真没做过这么掉价的事情。

        人生总有不如意,熬一熬说不定就过去了……

        季遥叹了口气,神情呆滞,眼睛里写满了绝望。

        对她来说,什么事儿都恰好赶上了这日子,惨是真的惨。

        加之这会儿正赶上情绪极其不稳的阶段,她又是想自嘲地笑,又是想痛快地哭。

        嘴角上上下下没个定数,瞧着甚至还有些悲愤。

        在季遥的表情阴晴圆缺变幻不定之时,听到有人笃笃敲门。

        她没有什么心思与人搭话,也就咬着嘴唇没吭声。

        外面的人也没有继续敲门催促,只是开口道:“夫人,东西给您放门口了,您一会儿记得出来取。”

        季遥在脚步声渐行渐远的时候没反应过来,只当是小二掐着嗓子说话。

        待回了神,仔细一想,这才意识到,方才竟然是一小姑娘的声音。

        她冷静下来,又缓了一会儿,这才起身,探头探脑地把门打开。

        只见她的房门口多了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个嘴里还冒着热气儿的茶壶,旁边有一不大的包裹,包的严严实实。

        季遥把那包裹拾起来,挎在肩上,又小心地将那托盘拿起,四下看了看,这才回了房间。

        她随手沏了一杯,见那落入杯中的不是白水,也不是茶水,浓稠地有些发黑,凑过去闻了一下,甜丝丝的还带着些许辛辣的味道。

        竟是一壶用红糖熬的姜汤。

        季遥一愣,急忙打开那个包裹,一瞧更是意外。

        方才她起了心思要买的东西,可不就在眼前。竟然有人替她准备好了,还托了人送了来。

        这……

        用脚趾头想,季遥都能猜到是铁定是付骁所为。

        不然哪能这么巧,比及时雨还要及时。

        迟到的羞耻感终于挤进了季遥一直琢磨钱的脑子里。

        她不禁有些面红耳赤,这种事情,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是怎么张得开嘴,吩咐给刚刚那个小姑娘去买的?

        甚至连红糖姜汤都准备好了。

        这可是季遥在家当大小姐的时候都难得的待遇。

        着实贴心地有些过分。

        只是季遥也没时间挑这捡那的,在这个情况下,该接受的还是得接受,不然可不得苦了自己。

        她将自己收拾利索,又在火盆里把布条烧尽了,这才敢安安心心地坐下,捧着正好入口的姜汤一口接着一口小啜着,渐渐暖到了全身。

        随着身子逐渐舒缓了起来,季遥也放松了精神,开始琢磨付骁起这个人来。

        对于刚刚发生在季遥身上的突发情况,付骁明显是知情的。

        但他也没当着她的面儿点出来,反倒是用另一种方式含蓄地表达了他的关怀。

        解了季遥的燃眉之急,让她不得不念这点儿他的好。

        季遥有些恍惚,觉得自己猴急地对付骁生气上火,像一个十足的坏人。

        付骁也不欠她什么,她对于他的照拂也都安心地照盘全收。

        甚至,她的目的,还有一丢丢的不纯。

        季遥先前觉得,付骁作为一个接盘她这个不愿走心的二手妹子,最为优秀且合适。

        之前也说过,季遥她也在套路着付骁,但她也没想过,付骁竟然真的这么想不开,对她包容地过分。

        搞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把这筹谋继续下去。

        季遥是什么人?

        一个名义上的寡妇,甚至还是付骁认识的朋友的前一任。

        季遥想了一路都想不通的是,他一大好青年,顺着她的脾气,可劲儿对她好又是图个什么?

        图她那点儿能耐?

        若是换了旁人,季遥还能猜一猜他们为了更大的利益,腆着脸捧着她。

        可付骁终究家里不差钱,自身条件也不差,更不至于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