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六章 充充忙忙启程

第五十六章 充充忙忙启程

        付骁对上万淙黎,又哪能像与季遥那般坦诚,照实了说这东西取来只是走个流程,那不是缺心眼,自讨苦吃么?

        终究他还是对这位做事不怎么正派的爷隐瞒了些许,打着马虎眼儿,绕过了这个话题。

        付骁保持着谦卑的态度,对万淙黎解释说:“江湖上有规矩,在切磋上挂点儿彩头也是常事,双方交手也向来点到为止,并非一定要争个你死我活。和小辈计较,他们脸上也不好看。再者,把命丢在一个死物上,不值得。”

        “那倒是。”

        万淙黎颇为认同地点了点头,又把目光拴在了自己手中的锦袋上。

        他挑起一边的眉毛,随口道:“不过,那是对你们来说。打今儿起,这玩意儿既然已经入了我的手,便不可能再是死物。”

        付骁勾了嘴角一笑,却没有接话。

        瞧他这话说得,势在必得,野心满满。

        若是付骁嘴欠接了这茬,说不定哪天就成了离经叛道的同党。

        这可不是一般的“死物”。

        集齐了五块,就能另立新君,开启全新的掌权时代。

        看样子,万淙黎这是存心要折腾自己的老子。

        恨不得什么时候找寻齐了,就什么时候亮出底牌。

        先不说他最后能不能成功地反了那老皇帝,就是这中间的找寻过程,万一被人撞破,那可都是要命的掉脑袋买卖。

        付骁表面迎合着万淙黎的高涨情绪,趁他不注意,不动声色地把怀里那张纸又朝里面掖了掖。

        他刚把手摆置到原位,就听万淙黎猛不丁冒出来一句,说:“你且放心去吧,你父亲身子骨硬朗着呢。”

        这话题转得极其生硬,付骁都觉着不合时宜。

        付骁抬眼瞧了瞧万淙黎,发现他的表情倒是蛮真诚,不由心下了然。

        看来,是自己帮着他把任务完成了五分之一,稍稍透了一点儿那个被囚禁的老父亲的消息。

        给付骁一个不那么甜,还卡嗓子的枣儿吃,以鞭策他好好干活。

        这句话有关付骁父亲的近况。

        付骁听了,也不过眉头稍稍聚了些,这话从这边耳朵进,又从那边耳朵出。

        他并不多追问,只是客气地说:“多谢二皇子照拂。”

        “也不知道见天给他喂的是什么,先前看着还干干瘪瘪的一老头,现在精神矍铄得很,持续回光返照似的。”

        万淙黎小声嘀咕,尔后又提高音量,催促付骁:“你可加快点儿动作啊,我可等着其他的呢。”

        付骁应诺了一声。

        万淙黎站起身,抻了抻衣服上的褶子要走,付骁也跟着站了起来,双手规规矩矩地在身前交叠,准备恭送贵客。

        没成想万淙黎又转头,补了一句:“别因为身边带了个女人,就给我瞎耽误事儿啊,仔细着点。”

        万淙黎说完便潇洒地走了,只留下付骁在原地琢磨,这突如其来的警告到底有何深意?

        万淙黎那人看着有些鲁莽不靠谱,但好歹也是在深宫里混了十来年的资深宫斗人士。

        临走之前,特意撂下这话,肯定不是随口那么一提,付骁少不得多想想,把前因后果都琢磨清楚。

        有些事儿就跟酒似的,最怕后来起劲儿。

        付骁稍稍一琢磨,原本轻松的表情一下子僵在了脸上,心道:坏事儿了。

        他一拍脑门,用手来回搓了搓脸这才冷静了下来。

        明显,万淙黎知道与他同行的人员里,除了莫迭之外,还有这么季遥这么个女的。

        只是,万淙黎又是如何知道的季遥?

        付骁按着太阳穴,只觉得头疼。应该不是莫迭多嘴,也不能埋怨小二嘴碎。

        思来想去只觉得是怪他不够谨慎,明目张胆地带着季遥出门刷街,形影不离的,可不招人眼球么。

        万淙黎专门在说完付骁他老爹那个话题之后,把季遥单拎着提出来,很明显,目的并不是为了八卦他这位锦音山庄的少庄主如何如何风流,出一趟门身边还要带个妹子。

        潜台词无非是让他当心注意。

        万一要是拖延了时间,就要拿那个她,当做威胁交易的筹码。

        当真阴险。

        不然怎么说人不可貌相。

        别看万淙黎长了一张还算端正的脸,可既然有绑了锦音山庄的庄主行径在前,再干出这等腌臜事,付骁觉得,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此时他的心,就跟被辣椒蹭过了似的,火烧火燎的。

        自己的亲爹付传莫名其妙地被万淙黎的人绑走,他都不见得这么心慌。

        那毕竟是他爹,一个大老爷们儿。

        想来付传能掌控锦音山庄那么些年,怎么着也曾是个人物,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他也不是徒有虚名,自然是有真功夫护体,吃过苦受过伤,一时半会的困境影响不了他。

        再说,他还有个这么牛批的儿子在外奔走呢不是?

        可季遥毕竟不一样。

        一个娇滴滴的女儿家,若是被万淙黎那种家伙带走,那便是羊入了虎口……

        退一万步说,万淙黎就算是个君子,不想着做禽兽那档子的事儿。

        若是哪天,他对季遥稍稍有些好奇,查一查她的底细,那可真就玩儿完了。

        那可是害他不浅的金牌女侠梅浅的亲闺女。

        万淙黎能手下留情?

        防护措施是一定要提前做好的,容不得有半点闪失,不然付骁铁定心疼加后悔,郁郁终日。

        他之前就曾保证说,要护季遥周全,也不是不负责任的随口一提。

        这君子一言,驷马难追的。

        失信于别人都还好说,季遥可是他日夜思念深深惦记的人呀。

        虽然到了现在,他都还没正儿八经地挑明……

        付骁难得因为这点儿陈芝麻烂谷子的事着急上火。

        他就是武功盖世也是民,那万淙黎再没官职也是个皇子,他拿什么跟天家斗?

        目前,付骁也确实想不出什么上上之策。

        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和万淙黎拉开距离,从胥城离开,奔下一个目的地去。

        想到这,付骁便飞奔至莫迭的房间,把打着呼噜,补觉睡着正香的莫迭摇了起来。

        他急急交代了两句,没等莫迭揉开懵懂的睡眼,又冲了出来,敲开了季遥的门。

        “你现在换一套寻常的衣裳,把行李收拾一下,晚一些我们便出城。”

        付骁对着季遥这般吩咐道。

        季遥眨巴着眼睛,以为自己听岔了,便当着付骁的面,把面纱的一角扯了下来,轻声询问道:“咱俩这出戏算是演完了?我也不用打扮成胡姬啦?”

        付骁匆匆点头,补充说:“对,穿着尽量不打眼就行。你翻翻包袱,莫迭之前应该准备了那么几套的。”

        “哦,行。”

        季遥嘴里应着,只是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她可从没见过向来都端着姿态的付骁这般慌里慌张,又联想到方才万淙黎的突然到访,心里也是咯噔一下。

        她拦住付骁,小声问道:“刚才二皇子都和你说什么了?”

        那种话付骁不便与季遥多说,只能一本正经地撒谎:“也没什么,不过就是夸了夸我办事儿有手段,剩下的四块又催得紧了些,让我们尽早动身。不然的话,他可就要亲自敦促我们,一路同行了。”

        “我的妈啊,那你还在这嘚吧个啥啊,还不赶紧回去收拾呀,等着和那位一齐上路啊?”

        季遥一惊,急忙把付骁往外推,骂骂咧咧地抱怨道:“也不知道那个二皇子究竟什么脾气,就那么着急忙慌地非要把自己亲爹挤下去?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逆子。”

        付骁很是配合地被季遥一路推至门口,说了句“收拾好了过来喊我一声”便被关在了门外。

        他刚一回头,就见莫迭委屈巴巴地露了半张脸,老不情愿地贴在门边上,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抠着门框。

        那一副死了丈夫、没了娘的怨妇模样,配上他的圆了吧唧肉嘟的脸,付骁身上是一阵恶寒。

        这视觉冲击太过违和,让人看着直冒鸡皮疙瘩,着实瘆得慌。

        付骁走上前去,一把将这丢面儿的家伙拖回了房间,问道:“干嘛呢这是?装可怜给谁看呢?”

        莫迭的脸还带着些许刚睡醒的浮肿,更显得凄惨。

        他扁着嘴,深吸一口气,道:“少庄主你就算是不待见我也不能在中途把我撂下啊说好的一起把二皇子的任务完成换老庄主出来怎么能这么说话不算话。”

        一如既往的不带停歇,甚至因为莫迭此刻迫切地想向付骁求个说法,语速比平日里更快了一些。

        也就付骁听惯了习以为常,耳朵和脑子都还算跟得上趟,稍稍理了理,就搞清莫迭这般矫情的问题根源所在。

        敢情他刚刚与这小子交代了那么些事情,听话就只听了前半茬“不用跟着”,后面的可啥啥都没听到心里去。

        付骁也不知该做如何反应。

        方才他匆匆忙忙过来,给莫迭交代的事,左右不过两件。

        一是通知莫迭,说他等不及明天启程了,今天晚上就要带着季遥先行离开。

        让莫迭暂且留在胥城,观察万淙黎的动态,顺便处理掉那批堆积在季遥房间的东西。

        二就是等胥城所有的事情终了,那万淙黎也不再继续晃荡,再让莫迭按着地址前来,与他们二人汇合。

        付骁暗暗无语。

        合着自己把写着地址的纸条也给了,什么话也交代过了,偏生赶上了莫迭迷迷糊糊没睡醒的时候,愣是啥都没记下。

        那家伙还偏偏理直气壮得很,也不知道精神头在城西北角哪旮沓放着,竟然还敢在没理清来龙去脉的情况下道德绑架,只听了半拉就发散思维,见天以为自家少庄主有了妹子就用不上他这糟糠侍卫。

        付骁一把拎住莫迭的领口,然后就将一只手伸进了他的前襟,仔细地摸来摸去。

        莫迭哪能意料到这些,当即一阵拧巴,脸憋得通红,半天才挤出来一句:“少庄主你不带这么玩儿的我也是有尊严的只卖艺不卖身。”

        “你成天寻思什么呢!”

        付骁瞪了他一眼。

        这都哪跟哪儿啊?这小子该不会趁他不注意,去那条花街找小姐姐玩了吧。

        他双指用力,将一张不怎么平整的纸条夹了出来。

        这纸条还带着不规则的毛边,明显不是仔细裁出来的。

        从自己身上平白出现了这个没见过的玩意,莫迭也是一愣,问:“这是个啥啊我咋没印象呢什么时候塞进来的?”

        付骁现在可是能够确定,莫迭是真的记忆轮空,松开他的领口,冲着后脖颈就是一拍,清脆的一声响。

        “诶呀我的妈!”莫迭捂着脖子,下意识出声。

        付骁抄着手,问:“现在清醒了没有?”

        莫迭瘪嘴,点了点头。

        付骁只好再将之前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莫迭听罢,不情不愿地低下了头,低声说了句:“行吧我知道了。”

        莫迭虽是心不甘情不愿地答应了,态度也明显写在了脸上,嘴里一点儿没停,时刻嘟嘟不停,抱怨道:“哪有少庄主您这样的说好地一起走中途就给我撒了手您也不想想和季遥那样儿的能旅途无忧么哪有我贴心?”

        付骁只当听不见他的屁话,还真就头也不回地离他而去,自行返回房间收拾行李去,在自己屋里等着季遥的消息。

        他原本以为可以迅速撤离,赶在万淙黎脑子还没转过弯之前,就地消失。万没想到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季遥收拾东西的速度,跟搬家似的,愣是让他等了一个多时辰。

        眼看着再等下去城门都要落了,付骁也坐不住了,走了出去,再次敲开了季遥的房门。

        季遥脸蛋儿红扑扑的,头顶着薄汗,也顾不得擦就来开了门。

        她已经换上了一套极为素净的衣裳,钗环尽卸,一副良家妇女的模样。

        这衣裳季遥穿着倒也能入眼,就是发型差了些,刘海一缕一缕的,被汗浸湿挂在脑门前,根根分明格外好数。

        刚打了一照面,付骁就数清了那五绺刘海,只觉着甚是出戏,问她:“你这是做什么呢,出这么老些汗?”

        话毕从怀里掏出了一条帕子,递给季遥,示意她擦一擦额头。

        季遥接过,道了声谢,在脸上轻轻按了几下,又长吐了一口气,道:“你来的正好,刚就想去找你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