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三角关系的开端

第四十七章 三角关系的开端

        付骁说:“就算是母亲曾经嘱咐过我去寻她……我们之间的关系非比寻常,那也只是我单方的,她可是完全不知情。”

        他将目光投向了远方,闪着零星灯火的地方。

        “你可别忘了,我们还得指望着她做事。倘若此时冒冒失失地抖出来,说我们的上一辈便有交情,或是说‘我母亲相中了你’,哪个正常姑娘接受得了?诶你是不是就等着着我父亲出事啊?”

        莫迭被安上了这样一个不忠不义的标签,顾不上说话,只是一个劲儿摇头。

        他捂着裆挣扎了许久,这才缓了过来,岔开腿坐在地上没个正经样子。

        他听着付骁絮絮叨叨说了那么一长串,很是不解——把上一辈的交情摆到明面上说,关系更进一些有什么不好?

        在他看来,付骁完全就是没事找事,放着捷径不走,非要绕那么一大圈,也不知道是哪来那么多的耐心。

        就是直白地说了,季遥若是不愿意跟他,那便可以各走各的路,往后余生谁也不耽误谁。

        顶多,这一路寻人的过程中,关系尴尬些。

        再者说,二皇子摊派道他们头上的任务,那季遥铁定还是会帮忙。

        毕竟当时他们就做了交易——事成之后,她需要付骁告诉她,当年那个不负责任就跑路,把她生生诓了一年的大猪蹄子“贾逍复”,究竟姓甚名谁。

        哦对了,不提这个的话,莫迭差点都忘了,季遥一开始可是顶着“季寡妇”的名号,名副其实的二手货……

        瞧瞧这一路上自家少庄主赔着小心,刻意讨好人家的样儿,莫迭都觉得没法儿直视。

        想他们家少庄主,那是多少姑娘的梦中情人。

        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季遥,长得也不算国色天香、艳压群芳,又不是江湖上排的上名号的千金贵妇,值得他们家少庄主做么?

        凭她也配?

        莫迭一下子感慨颇多,竟然也有些慌张,莫非少庄主还有这等接盘的爱好?

        说起来莫迭对付骁的了解也只是短短几个月,并不算多么深入。

        他并非打小就跟着付骁的,是近些日子才从地方的分部提到锦音山庄的优秀门生。

        只能说,他啊,正好赶上了好时机。

        前一段时间,锦音山庄从上至下集体大换血,莫迭初来乍到迷了路,好巧不巧地就遇到了付骁。

        他瞧着莫迭还成,就点了他做自己的贴身护卫。

        莫迭经手的第一项任务,便是接了指令,撒开山庄的情报网,去找一个名叫季遥的姑娘。

        当时,莫迭不明所以,以为此女是个什么要紧的人物。

        他与在付骁身边一起长起来的,老资历的弟兄们八卦了一下,这才知道季遥究竟是谁。

        他们说的,其实也挺含糊。

        只说当年庄主夫人去世的时候,遗言就是让少庄主去“京城”找季遥,这么多年过去了,少庄主可算是有所行动了。

        莫迭恍然大悟——少庄主怕是年龄到了,确实该找媳妇了。

        能够帮忙解决自家少庄主的终身大事,莫迭觉得自己身为付骁身边最亲近的人,责无旁贷,那寻人的积极性,一下子就高涨了起来。

        都不用付骁提醒,莫迭每天都紧盯着进度,及时总结汇报工作,敬业的很。

        只是那么些天下来,锦音山庄的线人们可一点收获都没有。

        按常理来说,找人这种活,发动的人越多,就越容易找到。

        锦音山庄明面上的人手不少,暗地里的就更不要提了,甚至好后期,每个人手上都还有一副小像。

        付骁亲自画的,安排了批量印刷。

        他们拿着那个玩意,在各地姓季的人家里摸寻了小两个月,都没什么进展。

        还有一帮子人,专注于故去的庄主夫人提及的京城。

        把京城各户姓季的人家翻遍了,都没找出那个画像里面的人。

        所有人都觉着,付骁给的画像上的姑娘,八成是他凭空想象出来的——他幼年丧母,就算是对人家姑娘家有印象,那也只是通过他母亲的描述。

        横竖又没有见过人家,怎么可能画得出来?

        他们若是按着那玩意儿去找,这辈子腿走断、口问干,估计都找不到。

        众人寻找未来女主人的狂热渐渐消散了,莫迭都知道,可偏偏不好与付骁照实说。

        因为,那头二皇子绑了老庄主,布置下来的事情也催的凶,付骁整宿整宿地睡不着觉,眼睛都是通红通红的。

        也只能说事儿赶事儿,正好都凑到了一起。

        有那么一天,付骁好不容易才得了一条关于净林秃五的情报,还算有那么些用处,心情尚好。

        就顺带着问莫迭,让他找的季遥有莫迭支支吾吾地不敢说,付骁就已经猜到了结果,虽有些失望,但也没有过分表现出来。

        他让莫迭先行退下,又熬到了次日的天明,终于做出了一个极其冒险的决定——在重新洗牌的山庄还未完全步入正轨的时候,离开山庄,亲自下场。

        当付骁告诉莫迭的时候,莫迭也劝了几句,说觉得不妥。

        可付骁去意已决。

        他觉着,单是应付二皇子万淙黎那边有意无意施加的压力,就已经够心力交瘁了,还要巴巴地等有关季遥的消息,实在太过被动。

        不如自己主动一点,速战速决。

        在他们出门之前,莫迭给了付骁一张地图。

        那上面的几个重要的城镇,都被标上了明显的红叉,意思他们已经查探过了,查无此人。

        付骁盯着绕着京城周边的,打了一串叉差的地名,拿起了笔,在地图上的边角地区,勾了几个圈儿。

        墨迹未干,他也不怕沾上墨汁,就那么用食指点着,对莫迭说:“我们先去这儿。”

        他接着道:“就是找不到她,那儿距离胥城还算顺路。落实一下情报,也不是不可以。”

        莫迭看着那个挤在地图边上的名叫“福之”的边陲小镇,很是想不通。

        他不解地问道:“这是有什么讲究还是说是什么周密地村镇包围都城的排查方法?”

        付骁当时,并没有做出回答……二人一路奔波,到了福之镇。

        莫迭挨家挨户询问,就听闻当地有个极为灵通的季寡妇,报给了付骁,前去登门探访。

        不问还不知道,怎的那人正好也叫季遥。

        当真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亦或者得来全不费工夫。

        就是这么神奇,也就是这么赶巧。

        找到了原本就要找的季遥不说,甚至连带着二皇子的那些破烂事,也能因着她的本事,一下子全都解决了。

        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就不用多提了,先前也都写的明明白白。

        别看当时莫迭什么都没说,他可是到现在都觉着难以置信。

        他们那么些个人,动用了大半的势力,都没找出来一个符合要求的季遥来。

        怎的自家少庄主钦点要去的第一个地方,随随便便那么一转悠,就可以找到一个姓季名遥的,竟然还与绘制的画像上的人儿完全一样的人儿。

        简直注定有缘。

        不过有缘也是迟到的姻缘,莫迭想到这儿,难免再次为自家少庄主叹一声可惜。

        可惜了了。

        就是找到了人家又有什么用,终究是晚了一步。

        人家姑娘英年早婚,又早年丧夫,怕是轮不上自家少庄主咯。

        莫迭原以为付骁会直接挑明自己的身份,没成想他开口却是求人家办事,要她跟着他们走。

        “少庄主的脑子转的也太快了吧!”

        莫迭一开始还这么想,不过了解更多之后,稍稍那么一咂摸,只觉得混乱。

        诚然,就算这位嫁过人的季遥姑娘,是故去的庄主夫人指定的媳妇儿,可自家少庄主也没道理掺和到那两口子的纠葛中啊。

        明摆着那个贾逍复是拔那啥玩意儿无情,骗了季遥跑路走人。既然他又是付骁认识的人,这种情况不该就地避嫌,离得越远越好么?

        莫迭将三人的故事在脑子里稍稍一加工整理,都觉得这些人身上冒着绿光,还绿的如此微妙。

        他们少庄主付骁,从小就打定主意,要娶一个叫做季遥的姑娘。

        出于种种原因,没有及时出手,导致这位季遥,被付骁认识的某位不靠谱的,化名为贾逍复的朋友祸害了。

        但是,那个臭不要脸的,不知真名为何的人,浪够了就把季遥丢在了福之镇上。

        也就是在这儿,付骁遇到了成了寡妇的季遥……

        也就是自家少庄主重情重义,不抛弃不放弃,坚持一个季遥的中心思想不动摇,非要将她带在身边。

        一为培养感情,二为完成任务。

        因为,那季遥有点特殊的能耐,但凡知道别人名字是什么,就是他躲在天涯海角,都能把人翻出来。

        付骁就以贾逍复那人的真名为饵,与季遥交易。

        让她不惜折了名节跟着她一起,去找传说中的五隐士,救老庄主于水火。

        不然怎么说当局者迷呢,这三人的关系也太诡异了点。

        莫迭在别的方面可比不了自家少庄主,唯独在这件事上,看的是清清楚楚。

        到头来,还是季遥寻找“贾逍复”的游戏,

        付骁不曾有姓名,这才是今日莫迭策划“礼物事件”的关键所在。

        莫迭这一路都仔细观察着,难免为付骁鸣不平。

        季遥分明就是存了找曾经的情哥哥的心,才选择妥协,和付骁合作同行的。

        付骁呢,却是在不露声色的培养感情,刻意维系好感。

        这哪里是合作共事?

        分明就是女心攻势。

        莫迭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家少庄主可以丝毫不在意,甚至放低姿态,讨好季遥到这地步?

        莫迭总觉着,若是自家少庄主真觉得那个季遥好,不如赶紧拿下。虽然她是个寡妇,但好歹也还算年轻。

        付骁要是诚心想娶,把她先前的来历身份抹去,换一个新的也不是不可能。

        这种细水长流的相处,拖到最后了指不定再便宜那个贾逍复一次。

        莫迭也是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悄摸地推波助澜一下。

        没成想,险些把自己的命根子搭进去了不说,还落得一身数落。

        莫迭差点委屈到自闭,可谁让人家是主子,他也左右不了人家的决定。

        “嘿,搁那傻坐着干嘛呢?”

        莫迭还在琢磨着心里的那点小九九,就听见付骁喊他。

        他不情不愿地爬了起来,怕了拍屁股上的灰,噘着嘴小声埋怨了一句:“少庄主你以前可不是这么对我的……”

        “呵,惯你毛病了还是怎么着,做错事情还说不得了?”

        付骁对莫迭的控诉视若无睹,原地蹦了蹦活动着腿脚,催促道:“也该回去了。”

        很明显,付骁言谈间夹了些玩笑的成分,看得出来现在的状态很是轻松。

        莫迭隐约听见了他行动间,金属碰撞的清脆声响。

        这可是平日难得听见的。

        自家少庄主身上藏着的趁手兵器,是可以拆分折叠的,带着倒也方便些。

        只是,这玩意儿的便携程度,是相对于寻常的棍子……

        比起可以藏在靴子里的匕首,或是藏在袖子里的袖箭,这玩意儿并不能说是完全的方便携带。

        为了保证操作的手感和一招一式的完成度,他们的这种能揣身上就走的四节棍,顶多是在原有棍棒的基础上,改变了形态和组合方式,重量可是几乎没有减少。

        莫迭也曾经试着学付骁一样,将那么老沉的东西藏在暗袋,坚持了不到半天,以失败告终。

        叮呤哐啷地一走一步响,跟牛脖子上的铃铛似的,还没近别人的身,就会被发现行踪。

        这谁受得了?

        也就付骁打小习惯了,撺了一身好本事,藏得让人根本看不出。

        就好比被付骁胖揍的那个黄奇,一前一后走了不短的路程,也压根没看到,抑或听出点端倪,不知道他身上带着那般危险的玩意,。

        可见,付骁在做任何事的时候,都能把那东西兜得稳稳当当,不到亮出武器的那一刻,都像是个手无寸铁的普通人。

        现在却是不运功,不提气,单纯地活动着筋骨。

        丁零当啷地稀碎声响,昭告着此时的付骁,是彻底丢了防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