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一不小心挨揍了

第四十六章 一不小心挨揍了

        莫迭有些腿软,想着早死晚死都得死,干脆眼一闭心一横,紧了紧手中的长枪准备上。

        不过,脑子里仅存的那点儿求生欲,驱使着莫迭只敢远远绕着付骁转圈,不敢贸然上前。

        锦音山庄教授的一切,都是基于“棍法”。

        莫迭虽随手摸了个长条形的玩意,但那东西最前端尖了吧唧的,怎么着都不像个棍子。

        另外,他瞧着那杆破长枪上的炸了毛的红缨实在难看,抬脚就将尖头踹掉了去。

        完成了这些动作,莫迭一手反扣,一手正握在木杆子上,摆出了进攻的姿势,自身后抡圆了向付骁劈去。

        付骁抬手,将气力注在随手从客栈带出来的鸡毛掸子上,轻轻松松格住莫迭的攻势。

        一个回首转身,左手便向腰间藏着四节棍的暗袋掏去。

        莫迭暗道声不妙,翻身空旋使了一个鹞子翻身,啪嗒把手里的枪杆子扔在地上,之后往地上就是啪叽一跪,双手合十高高举起杵在脑袋上,大声道:“少爷我错了!”

        付骁最见不得别人对他使出这般伏低做小的姿态。

        明明是切磋较量,还没开始就认输投降,该出的招式压根无法继续下去。

        付骁将一路抓在手里的鸡毛掸子扔了,给了莫迭的屁股一脚。

        莫迭也没装得像个汉子似的硬挺着,借着劲儿夸张地摔了个马趴,还假意伏在地上摸着腚,连着哎呦了几声。

        喊着疼还不忘用余光扫着自家少庄主,见他的呼吸趋于平缓,却也暗暗地松了口气。

        方才自家少庄主怕是真的气着了。

        使的都是些什么阴损的招数,按常规的套路,怎么接都接不住。

        单单拿了根破鸡毛掸子,就能把他揍得浑身上下关节松散,肌肉酸痛,若是真让他拿出了惯用的武器来,指不定自己今晚就得血溅胥城,客死他乡了。

        莫迭扶着屁股爬了起来,可怜兮兮地站在付骁身侧,瘪着嘴道:“这次确实怨我自作主张……”

        付骁瞪了他一眼,莫迭自觉闭嘴,此时他呼吸都是罪过,都不敢再出什么声。

        要不是和季遥有关,付骁难得会生这么大的火气。

        在他前去到莫迭的房间商讨正事的时候,就猜到了季遥多半会因为他买的那些东西找上门来。

        他没在自己屋里看到那些为了装阔胡乱买的东西,也没在莫迭那儿瞧见。

        还没等问莫迭是如何处理的,就注意到那个缺心眼的挂着做了好事,异常骄傲的表情。

        付骁心里咯噔一下,只道完犊子,这小子又给他惹了事。

        果不其然,连客栈小二都误会了。

        两个人都是家境倍儿好,眼光卓绝的,又不是没见过好东西。

        付骁任性消费的时候也没多想,就真真是存了好好扮演一个商人的心思,还真没想过将那些掉价的玩意儿送给季遥。

        也就莫迭眼皮子浅了点,脑洞大了点。

        不知是哪一根筋搭错了,自个儿瞎抖机灵,把付骁随手买回来的东西,尽数送去了季遥那边。

        付骁的耳朵向来好使,来不及好好发作莫迭,就听见了季遥那边开门的动静。

        然后就是她与小二的对话。

        那小二天生调门高,在走道里对季遥说的是什么混账话,付骁气得牙痒痒。

        怎么事情就发展到这地步了?

        就算是他对季遥揣着心思,本人都没表现出来,旁人倒是急的不要不要的。

        季遥的心里在想什么,付骁也能猜到。

        男未婚,女单身,还有想象力丰富的闲人们煽风点火,这事儿搁谁身上不会多想?

        付骁好不容易用水得不能再水的说辞将季遥糊弄过去,见着身为罪魁祸首的莫迭还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

        付骁那股无名火,腾地一下就上来了。

        于是就有了二次损毁客栈的窗子,不管不顾地拎着莫迭的后脖颈直奔城郊。

        也亏得胥城这边天黑的早,不然就他俩衣衫凌乱,飞来窜去的造型,指不定吓死多少人。

        莫迭挨了付骁一通胖揍,似是一下子被打开窍。

        知道了自己失误在哪里,认错的速度比兔子蹿得都快,反思的态度是那样诚恳,让付骁根本挑不出理。

        搞得付骁现在是骂又骂不出,打又打不得,烦闷地厉害。

        偏偏莫迭也就消停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就原形毕露。

        见付骁还是眉头紧锁不做言语,想开个玩笑转移一下话题。本意是好的,但是莫迭的嘴巴太快了,脑子都搂不住。

        他脱口而出:“我当那是您给她攒的嫁妆呢。”

        “你说什么?”

        付骁稍稍消了的气顿时又上来了。

        莫迭见势不妙,捂住了嘴老老实实地道歉:“少爷对不起!”

        “记吃不记打的家伙”,付骁弯腰,将经历了生死一战,已经炸了毛的鸡毛掸子捡了起来,在手里仔细掂了掂。

        莫迭舔了一下干裂的嘴唇,小声地又补了一句:“啊说错了应该是聘礼才对怨不得总觉得奇奇怪怪的。”

        “我聘你奶奶的孙子!”

        莫迭灵活地一闪,躲过了付骁猛然挥来的一掸子,还在窃喜自己足够警觉,保命的基本技能有所长进,下一秒却没逃过付骁冲着他命根子的临门一脚。

        “嗷呜!”

        好好的一小伙,倒是发出了标准的狼嚎。

        莫迭苦着脸,捂着中招的部位跪下,泪花都飙了出来。

        付骁攥着鸡毛掸子负手而立,斜睨着痛苦不堪的莫迭,冷冷的开口:“可算是说不出来话了。”

        现下莫迭痛得厉害,头脑一片空白,压根没法正常出声,只得飞速点头,以表他封上这张臭嘴的决心。

        “怎么到现在了,还不知道有些话不能说出来?”付骁端起了少庄主的架势。

        莫迭在心里犯着嘀咕,想着:那可是您母上大人临终前,托付你去找的妹儿,有什么值得藏着掖着的。

        没成想付骁像是听见了莫迭内心的声音一般,横了他一眼。

        他说:“欲速则不达……你是没念过几年书,但是这句话,也没少听教习头子们说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