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张 礼物一堆

第四十三张 礼物一堆

        付骁悻悻地摇头,神色莫名有些晦暗,沉默了半晌,颇为认真地交了底儿。

        他说:“我对你,有八分责任,二分交情。眼下我们还在合作中,在这种事情上,怎么着都不至于骗你,你也别把我说的那句当笑话听。”

        “我何时强迫你尽责了?另外,我们也没有那么熟吧。”

        季遥抓着他的话柄不放。

        付骁没法儿,只能点了点头表示认同,而后又补充说道:“虽是我不义在先,可既然将你带出来,断没有不平安将你送回去的道理。”

        眼瞅着话题又要绕到前些天的不愉快上,季遥急忙开口说:“好好好,且信你吧。”

        说完便转过身子,将车窗撑起,瞧着外面,不再搭理付骁。

        付骁也及时止住了话头,拿了本棋谱瞧着。

        没一会儿,季遥远远瞧见了他们下榻的客栈招牌,合了窗子,扭过头来,不解地问付骁:“我还当有别的事情,怎的又回这儿来了?”

        付骁翻着手里的书,四平八稳地解释道:“耽误了大半日,若是赶在现在这个时辰去秃五前辈家里登门拜访,难不成是奔着与他共进晚餐去的?且先回去歇着吧,明日再去也不迟。”

        季遥想了想,觉着不无道理,心想付骁这家伙,要么是任何事都计划地周全,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才会这般不急不躁。

        要么就是,凡事求个稳妥,天生慢性子……不能一鼓作气,她都替他着急。

        到了客栈,季遥只说身子不适,连饭都没有吃,便回房歇息了。

        刚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季遥竟以为自己走错了房间。

        她分明是轻装得不能再轻装地上阵,哪有那么多的包裹行李,礼盒锦袋的?

        季遥把迈入房门的前脚收了回来,专门倒回去,看了看门口挂着的牌子。

        “天字贰”没问题,可是为何,她的房间凭空多出了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季遥怀揣着疑惑走了进来,仔细关上门,绕着那堆东西走了小半圈,小心地抽出了个小盒。

        没成想,她的手还没离开,那堆东西就开始摇摇欲坠。她急忙后撤了两步,就眼看着它们稀里哗啦地全都倒在了地上。

        季遥只觉得头大。

        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这么多东西,就这么放置在地上怎么着都不合适。

        。这房间大半都被占用,哪里还有她下脚活动的地方,她只能一边抱怨,一边认命地重新垒好。

        还好重的物件基本上都在最下层,不需要挪动。但是,单拿那些小件儿东西,都把季遥累得腰酸背痛。

        她劳动完毕,插着腰审视自己的成果。

        就见那些礼盒一个摞一个,齐着她的腰足足半人多高。

        这得有多少东西啊,她想,默默地数起了数。

        只是这边还没清点明白,季遥的余光又瞧见床上还堆着好些用绢纸包着的丝绸缎子。

        各种颜色都有,整匹整匹的。

        这些东西,倒是瞅着有些眼熟。

        这不是,付骁今儿个买下的么?她还嫌弃了付骁挑选花色样式的眼光。

        方才细细盘下来,季遥发现,这些个当间倒是没有几样是付骁用的上的,多的都是些团扇、绣绢、珠钗之类的玩意儿。

        “怕不是送错了吧,可千万千万别说,是他买来给我的。”

        季遥脑子里萌生出这想法,只觉得沿着背脊窜上来一阵凉意,平白打了个哆嗦。

        “那位究竟是什么打算啊?”她头上先前顶着的,可是“寡妇”的名号,即便付骁与那贾逍复认识,对他而言,季遥则是“朋友之妻”,万没有理由对她生出旁的想法……

        可偏偏这小山一样的礼物堆在季遥眼前,她压根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飞驰,胡思乱想。

        人都说女孩要富养,他们老季家也一直秉持着这一优良传统。

        家里不缺钱,于是养姑娘家家的,更比养个带把儿小子还要费心费力。

        向来都是她们要什么,就给什么,压根不用考虑费不钱费钱的事儿。

        在这种大环境下茁壮生长的季遥,从小到大都是送别人物件的主儿,鲜少收礼。

        收人礼物,季遥单是想,都觉得麻烦。

        交际不过讲求个你来我往,有送必然要有还,还得价值相称,数量相当,这是规矩。

        早些年间,年纪上小的季遥收到过邻家小哥哥雕的木人玩具作为礼物,第二天她的老爹季胜川帮她做主,遣人给那一家回了礼,送了她绣的手帕过去。

        话虽这么说,但是季遥哪里学过女红,动过针线,实际上也就是素白的丝帕子上穿了两根绣线,戳了一个圆点儿。

        意思着,收了人家精心准备的玩具,这回礼也算得上是季遥经过手的。

        不仅如此,手帕里还包着一个机巧小鸟,活灵活现的,放在地上不仅会跑还会啾啾地叫。

        据说是鲁班后人练手做出来的小玩意儿,市面无售,也是个稀罕物件。

        收了一件,回人家两件。

        季遥基本上没从自家老爹身上学成些有用的东西,倒是这“得一回二”的毛病从那时就落下了。

        看着眼前这一堆东西,季遥在想,这可得买多少送回去啊?

        要说这胥城大街上沿街的,能有什么好东西?

        还有那些铺子里的物件儿,第一眼瞧上去倒是挺好看,别有一番特色,可也就只能说看似精美,价格虚高。

        季遥他们家,那是怎样的家底儿,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这些东西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倘若这真是付骁买来给她的,季遥一来估不出真实的价钱,二来,也不知该给人家化零为整回一个大的,还是简单的在数量上翻一番。

        为了这一堆她并不需要的东西,准备一份“价值相称,数量相当”的回礼……那不就是在花冤枉钱么?

        她现在可不在家里,有金山银山随便祸害,这一笔钱若是支出去,少不得肉痛心更痛。

        想到这里,季遥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去找莫迭,让他把这烫手又占地儿的东西搬走再说。

        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