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探究竟

第四十二章 探究竟

        那个手下记性好,心又细,也不知怎么的就专门记下了那套动作,绘下来给自家少庄主。

        就是现在付骁手里拿的这张图解。

        付骁相信自家的探子的业务水平,也自认当时他没有比划错,以他的天资那么些功法秘籍都背的下来,当然不至于记不住这几个动作。

        偏生就是出了岔子,在他悠然自得地炫技的时候,黄奇的表情就变得很是微妙,甚至带着点嘲笑意味。

        就好像……识破了他并不是来买货的那般。

        “还真是奇了怪了。”

        付骁小声嘀咕着。

        季遥抬眼,见他满脸都写着困惑,终于勾起了些许好奇心,愿意跟付骁说话了,冷冰冰地道:“好奇就去问呗,趁着黄奇还在那院儿里没挪地方。”

        付骁将扇子一收,颇为认可地点头,说了句“有道理”,便向侧边一滑,伸手拔掉了后边那扇门的门栓,飞身钻了出去。

        在地面上轻点几下便没了踪迹。

        不得不夸一句,这会武的少侠跑路的姿态就是与旁人不一样,行云流水这等低级描述都配不上他的矫健身姿。

        付骁人是走了,却留下了洞开的车门,以及飘散在车厢内,随着车轮行进带起的灰尘。

        无法忽视的,还有那糊了季遥一脸,胡乱飞舞的面纱。

        季遥目测了一下车门敞开的角度,很有自知之明地安坐在原位,那不是她可以轻松逾越的鸿沟。

        于是,她眯着眼睛感受了半天骄傲放纵的风,吹得透心凉,就是裹着毯子都实在没招,才准备放手一搏,起身关门。

        她挪到一侧,好不容易抓牢了一扇门,正要费力去够另一扇的时候,如狂风卷席一般,车里多出了一个人。

        付骁又回来了。

        他反身一捞,长手一伸,轻轻松松地把门拉好,对着目瞪口呆的季遥通报了一声,颇为兴奋地说:“我问完回来了!”

        季遥无语,这都什么人啊?

        仗着会武瞎飞乱转,把正常人类吓得一愣一愣的。

        季遥自知打不过人家,口头上的争执也落不得什么好,对现在这种情况已然没了脾气,对于付骁她也实在懒得多说什么。

        她很是用力地拍了拍手上沾的浮灰,又坐回了刚才的位置,两条腿肆意一蹬,把鞋脱掉,盘着腿运气,以求恢复此时无限翻涌着的,想打人的暴虐心情。

        “问明白了?”她压着脾气,闭着眼睛问道。

        “问明白了。”

        付骁见她的两只鞋胡乱躺在地上,东倒西歪的,弯下腰捡起,轻轻放在她身前摆正。

        然后这才刷啦一下展开扇子,又哗地合上,反复了几次,直到季遥不耐烦地睁了一只眼看他。

        “有屁快放。”

        季遥的气一层叠着一层,实在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付骁。

        看得出来,付骁为了讨好季遥,姿态摆得很低,尽力对着她和颜悦色地微笑,眼纹都出来了细细的两条。

        他说:“我当初怎么没想到呢!出问题的不是那一套动作,而是因为扇子本身啊。”

        付骁用扇柄敲了敲脑袋,恍然道:“那些个买家,用的可都是是专门定制的扇面,黄奇说,谁人手上有,他心里有数。”

        他很是萎靡地坐下,叹气道:“搞得我全程跟傻子一样……拿着什么都不是的扇子,学了套一点屁用都没有的骚动作。”

        季遥看着付骁懊恼非常,又想着当时看他耍扇子的时候一本正经,终于是忍不住,笑骂道:“真稀罕,锦音山庄少庄主也有那么丢人的时候。”

        付骁见她那样,心道真好,可算是不再与他置气了,也不怨她的冷嘲热讽,愉快地接了一句:“不过我们想要的也拿到了,不至于让我白使这番劲儿。”

        “……所以现在是打算去哪?”

        季遥亲眼目睹了付骁的糗事,酸了他一通,憋着的那口气出了大半。

        付骁丢了人,她丢了面儿,也算两两相抵。

        此时季遥心情大好,稍稍恢复了些元气,问道:“要不赶在今天把所有事儿办完,我们好去寻下一位前辈。”

        “犯不上那么着急。”付骁摆手。

        季遥一抄手,两眼圆瞪,眉毛又立了起来:“你是不着急,可我急着找那个化名贾逍复的杀千刀的臭男人。”

        “呃,怎么又提……”

        付骁的话说了一半,就听车顶传来三下有节奏的笃笃声。

        前两声短促有力,后面一声敲完还带着长长的用金属划拉木头的声音,刺耳得很。

        付骁了然。

        这是他们锦音山庄的暗号,稍稍加以解释,用一句话概括便是“没毛病”。

        如此看来,他的人已经前去确认了秃五的所在,这般复命想必那是秃五无疑。

        他正欲与季遥分享,却没成想季遥此时正瑟瑟发抖将自己圈在角落,缩着脖子,警惕地盯着车顶,颇有要看穿的架势。

        “啊,刚刚那是自己人。”付骁指了指上面,解释说:“方才派出去的人传信儿来了。”

        听他这么说,季遥才敢放松,撒开自个儿的肩膀,有顺手紧了紧身上的衣服,抱怨道:“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的仇家寻仇来了。”

        “不至于。”

        付骁笑得很是明朗,他说:“就算是当真来了仇人,我也定会护你周全。”

        他说这话的时候紧盯着季遥的脸,眼神倒是真诚得很。

        开玩笑,她可是他日思夜想惦记着的姑娘,怎么可能不管不顾。

        不过,若是季遥知道他对她的心思,说不定会被感动,可这话……她怎么着都觉着,听上去耳熟。

        季遥半晌没吱声,过了一会儿倒是歪着脑袋笑了。

        她摆弄着额前的碎发,两只眼睛定在捻着头发的食指和拇指,并不去看付骁。

        语气像是在开玩笑,季遥说:“你们这些少侠啊,是不是都受过什么土味江湖话的培训啊?怎么说出来,都是同一个套路,同一种味道?”

        付骁原以为,他这般走心的告白,这姑娘怎么着都该小小的感动一下,未曾想到她竟然会是这种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