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一章 信任危机

第四十一章 信任危机

        付骁一看这情形,暗道不好,急忙和黄奇又说了些有的没的,岔开了这个话题。

        他本是有意转移季遥的注意力,没成想那个黄奇很有一种蹬鼻子上脸的劲头,一个劲儿地强调他当时如何在磨坊,跟着他小舅舅练功。

        大抵是觉着付骁突然对他和颜悦色了起来,就开启了话痨模式,付骁怎么挡都挡不住。

        季遥站在旁边一直听着,把下嘴唇咬得死死的,心里一直在意付骁刚刚流露出的不信任的神情。

        实在憋屈烦闷得很。

        贾逍复那人没死,用别的名字活得好好的,却把她的那点儿能耐透露给了付骁,一下把她推到了与夺嫡有着千丝万缕关联的火坑。

        以至于人家找上门来,绑她出来,把事情推到了她的鼻子尖儿,季遥没能耐硬气地不去顺水推舟,顺便提了个条件——她要知道贾逍复那人的真名,找到他然后算一笔烂账。

        在与付骁达成战略友好合作的基础上,季遥以为,那锦音山庄的少庄主,是懂得“用人不疑”的道理的。

        没成想在合作初期,就这么明显地表现出了怀疑。

        季遥心烦得很,加之黄奇在旁边一直喋喋不休,终于把她的那一丁点儿耐心消磨殆尽,抬脚就要走人。

        付骁瞧见了,急忙上前拽住,还是留了些客气,对黄奇说了声“告辞”。

        黄奇极其没有眼色地接了一句:“那什么,平日里我舅舅就住在那个磨坊啊!”

        季遥险些被胸口的一口老血卡死,气得一激灵。

        毛的季遥,这后面四位可也还得靠她。

        付骁也很后悔,刚刚确实怪他一时没控制好眼神,虽然只是那么一瞬的犹豫,但正好被她捕捉。

        他明白那种感受——就好比最先参悟棍法招式的明明是自己,却被平日里最信任的师兄抢了去,父亲那时流露出失望的神情,像一根硬刺一般戳在心上,直到现在还隐隐作痛。

        这种将骄傲狠狠地掼在地上,来回摩擦的滋味,任谁都会难受。

        付骁没少因为师兄何不凡的设套挖坑,被父亲付传冷落无视过。

        这何不凡也算是个人物。

        他本是一市井孤儿,机缘巧合之下遇到了那年刚刚接手锦音山庄的付传。

        付传目睹了他在争地盘抢吃食的时候冲在最前头,以一身蛮力挡住对方众人围攻,就是最后落得了浑身是血遍体鳞伤的下场,依旧死死护着怀里的烧饼……

        付传见他眼里满是倔强,又觉着何不凡是个习武的材料,便将他带回了山庄好生教养。

        于是,在付传还没有迎娶银牌女侠郝柯莲之前,何不凡就已经跟在他身边学武了。

        那时付骁还没出生。

        就是付骁出生之后,照样要尊何不凡一声“大师兄”。

        从光着屁股追在他身后,到眼见着他成为名副其实的锦音山庄二把手。

        “咳嗯!”

        付骁结束了那段并不怎么美好的回忆,清了清嗓子咳了一声。

        动静挺大,在这个封闭的车厢里,实在显得太过刻意。

        季遥不为所动,翻了他一眼,并不理会。

        付骁挪到门边去,想了想,还是决定不把帘子掀开。

        他抬手叩了两下车厢,听见莫迭在外面应了一声,就命他吩咐下去,说:“尽快安排人去城南近郊磨坊旁边,有一口枯井的院子里瞧瞧。”

        “得嘞。”莫迭答应的很是干脆。

        “呦,去那儿干嘛啊?”

        季遥的语气酸得很,说完话就立马闭上了嘴,嘴角向下。

        过了好一阵才心气不顺地说:“那个谁不是都说了么,你们家秃五前辈住在磨坊,刚刚没听见么?”

        “要是他正在郭大爷家里下棋,这俩老头还指不定要下到什么时候呢。若是去磨坊的住处蹲着,可不得等到半夜了?可不得先派人去那边瞧瞧么。”

        付骁已经尽力解释了,又讨好般地补了一句:“我一直是信你的。”

        “呵……”

        季遥的脸色终于不那么难看了,但还是用鼻孔看着人,闷声不言语的。

        气氛尴尬的厉害,付骁都在思考,他要不要出去坐一会儿?一切等季遥消了气再说。

        他想着想着,视线正好落在搁在小桌上的扇子上。

        付骁一个没忍住,又把那柄扇子拿了起来,按照在黄奇面前比划时的套路耍了一遍,不由面露疑惑。

        “那招式分解上,就是这样的没错啊。怎么一下子就被黄奇识破了呢?我可没少什么动作啊……”

        付骁将小几的抽屉拉开,对着一张纸又是一波花里胡哨的比划,极为认真,压根没注意季遥此时瞧他的眼神,就和瞧傻子一般没什么太大区别。

        付骁压根没心思注意季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盯着他,只是一门心思琢磨这件事。

        他的手下在盯黄奇的时候就发现了些不同寻常的事情。

        大概是因为货品的来路特殊,黄奇在自家老宅难得开张几次。

        前些日子有个人来找他买货,一开始黄奇也是死咬着说“不卖”抑或“没有”。

        直到那人拿了把扇子,在他眼前忽扇来忽扇去,没过多久便被领进内室,带着一箱子出来,算是成功交易。

        这引起了付骁手下的强烈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