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威逼2

第三十九章 威逼2

        黄奇想问的,自然是他们俩是不是代表净林……

        “我不是。”付骁直截了当地否认。

        “那么她是?”黄奇再次望向季遥。

        “她也不是。”付骁摇头。

        黄奇听闻并不是净林来找他的麻烦,这才刚松了一口气,转头却又陷入了沉思——那么,这两位到底是什么来头?

        先不说黄奇思前想后琢磨出来了什么,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对话,反倒令季遥拧起了眉头。

        “说的什么啊这是?”她此时此刻满心都是疑惑,“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个,问的又是是什么?到底是在说了什么玩意儿?”

        她咂摸了半天,只觉得和净林一派有些关系,一些细节的东西,还得慢慢捋一捋。

        付骁将二人思索的表情尽收眼底。

        趁着季遥和黄奇都一头雾水,无心看他的时候,这才将一直捏握在手中的四截棍子,迅速藏到了腰间缠着的暗袋之中。

        要说把这么一老沉且直溜的东西藏在衣服里,单是准确地装进去,都有些难度。

        再说,这四节棍和暗袋又不比刀配刀鞘,剑配剑鞘,伸长胳膊对准咯利利索索塞进去完事儿。

        这东西要长度有长度,要重量有重量,先搁到暗袋里,再要调整到不膈应自己,也不被别人发现的合适位置,确实需要一番折腾。

        不能说姿态不雅观,但怎么着都不能与拿出来那一刹那的潇洒劲儿相比。

        付骁自小就是这么过来的,也在意形象,自然不怎么愿意被旁人看到,不然也不会挑在那二人分心的时候干这事儿。

        好在这种事情他做了许多年也熟练了,调整的速度很快,呲牙扭腰也只是一时的。

        在季遥和黄奇回神之前,他就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这下可好,付骁没了顾虑,活泛得很。就掐着腰,匪里匪气地对黄奇扬了扬下巴:“要是人家净林知道,有人用他们的龟息功法,捞海里沉船里的货出来倒卖,你知道是什么后果么?”

        季遥下意识“啧啧”了两声,接了一句:“哟,我说怎么把生意搬到这么破烂的废宅子里头做,敢情见不得光啊。”

        她也只是附和付骁的话,没成想这句话一出口,倒是把黄奇吓得够呛。

        黄奇的齐水阁表面上卖的是各类还算精巧的文玩物件,可是真正经营的是何等买卖,也就一小部分人知道。

        那些老熟客们也就是图个便宜,掏稍稍便宜些的价钱买点“海淘”来的东西。

        那东西质量不输于市面流通的,可毕竟来路不正统,人家也好面儿,断不会把这些放在明面儿上去说。

        黄奇想,肯定不是他们不小心卖嘴说漏。

        从另一方面想的话。

        老黄家分家了之后,说实在的,各家关系确实不怎么好。

        可是毕竟他们做的依旧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之类的营生,纵观这么些铺子,也就黄奇另辟蹊径经营着文玩这类稀罕物。

        完全跳出了同行竞技的范畴,犯不上他们费这劲肆意打击报复。

        黄奇一琢磨,只道坏了,天知道他现在心慌成什么样。

        他可是听人说过江湖上的门派,素来重名声。

        他那龟息功法可是自己臭不要脸,央着别人学来的,从来没拜过祖师爷。

        话说的难听一点,这就是偷师。

        他此番怕不是被净林的人盯上了,暗暗做了调查,把他这些年做的事儿全翻清楚了,专门找人来收拾他。

        不然这二人怎么会还没看到真货,就已经知晓了他的货究竟是何来源……

        黄奇很是绝望。

        现如今,可以解释得了这二人找上门来的原因,除了“这二位是净林专门派来解决他的”以外,黄奇也想不出其他。

        怨不得天,怨不得地,只能怨他自己没有将那功法用到正道上,又贪得无厌不知停手,才会把事情搞得如此麻烦,以至于现在终于被人发现,来了报应。

        黄奇已经没有什么求生的欲/望,只是重复着一句“完犊子了”。

        他想啊,自己的人生怕不是已经走到了尽头。

        “嘿,黄老板想什么呢?”

        付骁已经看够了黄奇脸上精彩的表情,见他这状态好比行尸走肉一般,完全不能进行接下来的对话,思考琢磨之时不禁用扇柄挠了挠脖子。

        “悉听尊便吧我还是……”黄奇有气无力地搭腔道:“我是把功法用到了不该用的地方,您们要是奉命办事,要钱还是要命我都认了……”

        付骁呵呵干笑了两声,伸手就给了黄奇一个清脆的脑瓜崩儿,厉声道:“都说了我是来做生意的!净林自有他们的处置办法,与我们何干?”

        终于要动手了,黄奇抱着脑袋,哭得好不凄惨。

        “一大老爷们儿,在这哭唧唧地做什么?”季遥实在是没眼看下去,侧过了身子,仰头望着天。

        她算是看出来了,付骁这就是在变相的逼供。

        关于二人先前的“是不是”的问题,季遥终于是明了。

        她虽然并不知道,这个黄奇与秃五究竟是怎样的裙带亲戚关系,但是从付骁的字里行间也能咂摸出来,黄奇会的那点儿龟息功法,可与净林脱不开干系。

        所以,被拆穿的时候,第一个想法就是“是不是净林来的人”。

        他俩可不就不是么。

        照这么看来,四舍五入一下,这黄奇在秃五回胥城之后,铁定与他有过接触,不然他一介商贾,必然是学不来这等在临海的地界才吃香的奇妙功法。

        季遥还算有些脑子,能够想明白。

        可黄奇哪能知道付骁究竟是何用意,只当他是那要命的阎王,愣是哭地涕泗横流。

        “我看,以他的理解能力,就是哭到天黑也猜不出来你究竟要干什么。”季遥用胳膊碰了碰付骁,给他说悄悄话:“干脆直接问他得了。”

        付骁点了点头,他也是没想到黄奇这么愚钝。

        他原本设计的是,只要他说出“你要我做什么都行”,那么就可以接上“我是来与你做交易的”这句。

        即,让黄奇老实交代,他是向何人学习的净林功法,他们便会对他此般偷学并滥用的事情缄口不言。

        结果人家愣是不入活儿,搞得付骁连带着季遥,免费听了好一阵的哭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