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老宅遇黄奇

第三十七章 老宅遇黄奇

        季遥舒了一口气,缓缓起身。

        定睛一瞧,那莫迭手上落着的,是一只灰不拉几的鸽子,俩只眼睛黑豆似的嵌着,脑袋上面,还立着一撮毛。

        这么简朴又浮夸于一身的造型,还真是怪罕见的。

        莫迭把鸽子腿上绑着的竹筒里的小条拿了出来,抖腾开来看了看上面的内容,就慌里慌张地把鸽子往季遥手里一塞。

        留了一句“帮我拿一下哦”,就去寻他家和掌柜讨价还价正热火朝天的少庄主去了。

        剩下季遥和那大胖鸽子在原地。

        一人一鸽,大眼瞪小眼。

        哦,还时不时发出咕咕的声音。

        季遥用手掂了掂那鸽子的分量,没成想还挺压秤,估计平日里伙食不错……

        这玩意刚刚哐叽一下直愣愣地落在她脑袋上,怨不得那感觉跟被沙包砸了似的。

        季遥心里不爽,两手抓稳,报复性地上下摇了摇它。

        那只鸽子铁定是训练有素的,就是在季遥手里被晃得厉害,也只是咕咕了两声,懒得做什么反应,安安分分地窝着。

        季遥又大着胆子,单手抓住了。

        她用食指挠了挠它的脑袋,拨拉了一下它那撮呆毛,见它也不作挣扎,又变本加厉地掏了掏它的脖子,掀了掀翅膀,顺手还摸了摸小脚。

        “啧,锦音山庄养鸽子也是一绝。”季遥感叹道,“太讲究,爪子尖尖上都涂着红。”

        她本是无心地感叹,却又突然仔细观察了起来。

        正当她瞪着眼睛瞧这只大胖鸽子的时候,付骁终于结束了购物,带着莫迭走了过来。

        见季遥这般认真地架势,付骁开玩笑道:“怎么的,是打算把它炖了么?快撒开它,我们该走了。”

        “啊,好。”季遥两手一松,放了那信鸽自由。

        付骁将胳膊一弯,季遥便主动站回她该待的地方,问道:“你的手下来信儿了?”

        “嗯,说是我们要找的那个黄家的人回来了。”付骁答道。

        季遥应付地点了点头,张口依旧是与那鸽子相关的问题:“你们家的信鸽真是稀罕,脚上跟沾了胭脂似的,鲜艳得很,先前好像没见过那品种”

        “圈在山庄后山养的也就那么几窝,不是什么寻常品种。”付骁回答说。

        “也不知道好不好吃。”季遥挠着下巴继续道。

        “唉,你真是……”

        付骁被季遥这话逗笑了,笑道:“这可是我爹培养了好些年的鸽子,平日专门用来递信儿的,金贵得很,怎的你就想着吃?”

        “行吧,那就不吃了。”季遥垂着脑袋,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看着怪好看的。”

        付骁让莫迭把方才他购入的战利品通通送回客栈,带着季遥通过主街,又穿过两条巷子,来到一户人家门前。

        那门匾上墨色掉的七七八八,不过仔细瞧去,还是隐约可以看出写着“黄宅”二字。

        付骁叩了叩门,耐心等了一会儿也没见有人搭理,干脆推门而入,嘴里没闲着,用一句“打扰了”补上丢失的礼仪。

        那门刚一打开,季遥就觉得腿肚子周边转着凉风,吹得她冷飕飕的。没忍住平白打了个寒颤,急忙跟在付骁身后走了进去。

        亏得有高墙圈住了这家的落魄,也不难看出来,这户人家的面儿里还不如外面那层皮儿。

        这青石砖缝里都能长出来蹿了天似的草来,几棵老树干干巴巴,麻麻癞癞的,没有一丝儿活气。

        地上的枯叶倒是垒了好些层。

        “我老天,这什么地方啊?”

        季遥看着墙角被带着哨的风卷起不停转圈的树叶,心里毛毛的,拽着付骁的袖子,问道:“这当真住着人啊?”

        “错不了。”付骁平视前方,“你看,这不是来人了么。”

        话音刚落,正好有人打帘儿从主屋里出来。

        单薄的褂子,歪斜的发髻,表情很是迷茫。

        他见到自家院子里多出来两个人,倒还楞了一下,出声询问:“有何贵干?你们是?”

        付骁紧着两步上前。

        季遥本不愿靠近,见他如此,没法只好跟上,两手交握在身前,做出一副乖巧温婉的淑女状。

        付骁拱手行礼,朗声道:“可是齐水阁的黄奇老板?”

        那人不明所以,却也还是点了头,又问付骁:“您是哪位?”

        “在下姓肖。”付骁答,“来胥城做买卖的。”

        “我这儿怕是没有肖老板需要的货……您且回吧。”黄奇摆手就要送客。

        付骁上前两步,行至黄奇身侧停下,笑道:“我又没说要什么,黄老板怎么就知道你那儿一定没有?”

        也不知道付骁从哪抽出了一把折扇,一抖腕子,在黄奇眼前潇洒地打开。

        轻摇了几下便提在前胸,啪啪两声打在身上,又移到脸侧,竖起扇了一下,又刷啦一声合上,拢在掌心敲了三下。

        这一套动作下来,黄奇的表情有了些许变化。

        付骁就那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呵呵,我还当肖老板一身的珠光宝气,铁定看不上我们齐水阁的东西。”黄奇看了一眼季遥,压低声音对付骁说得很是隐晦:“不过肖老板,你若是给自家的妾买,可要想好了,那些个东西她称不称得住啊……”

        他说话的时候刻意垂着脑袋,季遥站得远没听清,却是正好瞧见了黄奇萧条的头顶。

        还真不如他家院子里的荒草茂盛,她暗暗想道。

        付骁听了黄奇的话,也没纠正他对季遥的称呼,反倒是展颜乐了,眉毛一挑,说:“这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我带您看看货?”黄奇搓着手,脸上挂着有些谄媚的笑。

        付骁用鼻子“嗯”了一声,做了个请的手势,让黄奇带路,见季遥还站在原地,出声唤她:“阿遥,走了。”

        “诶诶。”

        季遥紧忙小跑跟上。

        他们在这黄府里七拐八拐,走到了一排背阴的房子前。

        季遥只觉得寒意更甚,趁着黄奇摆弄钥匙开门的时候,拄了拄付骁的腰际,悄声问道:“你怎么到这儿了还是买买买啊?”

        她正说着,就听当啷一声锁头落地,吓得一哆嗦差点骂出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