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胥城好风光

第二十七章 胥城好风光

        付骁给莫迭递了个眼色,莫迭将他先前牵走的那匹马绑到车架上,先行上去,伸给季遥一只手,帮了她一把。

        随后付骁也潇洒地跃了上来,紧跟在季遥身后进了马车,吩咐莫迭:“开路。”

        车子再次晃晃悠悠地行进起来。

        季遥被这身衣服的束带紧紧箍着腰杆,不能向之前那般松散地斜靠在一侧,只能端着极其少见的淑女姿态,咬牙硬撑着。

        这架势这仪态,让人看着倒是觉着优雅,不过肯定会有副作用——耗精力得很,不一会儿季遥的上下眼皮就开始打架。

        “嘿,现在可别睡啊。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会儿。”付骁一直悄悄留意着季遥的状态,见她这般,少不了出声提醒。

        季遥强打精神,放任上半身唯一可以活动的脖子,任由它随着马车颠簸的节奏,前后左右地肆意摇摆。

        付骁看不下去,伸手托住她那颗自由的脑袋,笑道:“别把脑子给颠坏了,还指望着你帮大忙呢。”

        季遥正欲反驳,却是听见两旁的吆喝声愈发地清晰了。

        “胥城到了。”莫迭将递予守城查看过的路引收好,适时地通报道。

        季遥一听,忘了要与付骁计较的事儿,,小心翼翼地掀起帘子的一角,好奇地向外看去。

        果真是不一样的风情。

        胥城的街上热闹的很,目之所及都是穿着各异的外乡人。

        天气呢,算不上凉爽,也说不上炎热。于是,青衫也好貂裘也罢,什么样的衣裳都有人穿,一身短打的摊主旁边立着个戴着兔皮围脖的客人,明显不是一个季节的打扮,看着倒也稀奇。

        随随便便在路边支个板子,或是直接用张毯子铺在地上,就能做起生意。

        糖人零嘴儿,锅碗票盆儿什么的,要什么有什么。还有些没见过的小吃,刺啦一声下锅,香气四溢,再捞出来便炸得金黄,单瞧着就觉得酥脆。

        甚至有些瓜果季遥都叫不上名字,刚从树上摘下来似的,新鲜的很,空气里都是香甜。

        莫迭驱车路过一家卖烧烤的小店,正巧一阵微风卷起了股浓浓的香辛料味道,从鼻腔直击天灵盖。

        老板娘倚在门口,用带着口音的官话,热情地招呼他:“来了老弟,腰子要一串不?”

        “呵呵呵呵,不了不了……”莫迭忙不迭摆手,将口水咽了回去。

        “热闹啊。”

        季遥吸了吸鼻子,努力汲取着方才空气中烤物的焦香,问付骁:“腰子是哪儿的肉啊?”

        付骁正想着其他事,听见问话终于抬起了头,看了求知欲极其强烈的季遥一眼,抬手按在下腹处,说:“就这儿。”

        “好吃么!”季遥眨巴眼睛。

        “啊……好不好吃不知道,不过听说是挺补的。”付骁一本正经地道,“对男人来说,大补。”

        季遥有些尴尬地讪笑道:“呵呵,你不给我比划也行的。”

        付骁耸了耸肩,撑着下巴继续想着事情。

        又是一阵的无话可说,季遥把外面的那点儿街景也看得腻了,不安分地蹬了蹬腿。

        好在不一会儿,马车便停了下来。

        莫迭在车外唤他们二人下车,说已经到了客栈。

        付骁先行出了车门,季遥慢他一步,在车上整理好面纱和衣衫,才掀帘子下去。

        刚出去就见付骁伸了手等着接她,嘴角噙着笑,配合着那两撇多余的胡子,还真有点无奸不商的模样。

        “手酸,快下来!”付骁平摊着手掌,上下晃了晃,见季遥不作任何反应,贱兮兮地挑了眉毛,压低声音:“怎么代入美姬的角色这么快啊?难不成还真要我抱你下来?”

        季遥翻了个白眼,深吸了一口气。装作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周遭环境。

        见路人众多,也不想在大马路上跟付骁翻脸,只得把手递了出去,借着他的力,稳稳当当地下了车。

        三人进了客栈,正欲寻掌柜要上几间客房,没成想被人拦了下来。

        付骁和莫迭的表情瞬时间变了——显然,来人他们是认识的,而且并不是什么好相与的善茬。

        那人用一柄折扇挡住了他们的去路,笑吟吟的将脑袋凑到付骁脸侧,眯了眯眼睛,道:“呦,这不是付少么,不仔细瞧差点看漏了。何时留了个这么丑的胡子?”

        付骁不动声色地向前小半步,把还没搞清状况的季遥挡住,微微侧身,抬手客气作揖,问道:“二爷怎会在此?”

        “呵,付少怕不是明知故问。”

        那人唰的一下将折扇打开,故作潇洒地摇着,低着头踱到付骁跟前,一只手点在他的肩头,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我这个人吧,耐心不多,但是偏偏时间多得很。有些事儿,还是喜欢亲自盯着进度。”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付某向来言而有信,二爷安排的事情总会办妥,您也不必屈尊至此,费这功夫不如干点儿别的事情。”

        付骁也不见躲闪,即便被那人用力戳着,也绷直着腰杆。

        语气甚是恭敬,姿态却没有跟着畏缩。

        “那些江湖前辈鼎鼎大名,却又真人不露相,令我也着实好奇。”

        那人见不能撼动付骁丝毫,也失了兴趣,收了那根手指,伸手在付骁的肩膀上拍了两下。

        他将扇子握在手心,干笑道:“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付少这般打扮,可是让我瞧清楚了决心,自然是不信也得信你了。”

        “不敢当。”付骁面不改色地继续拱手道:“不日便有结果,二爷请再等等。”

        “哦?那便最好不过。可是寻着了踪迹?”

        “二爷既把事情交与在下,过程如何,就无需过问了吧。”

        季遥被付骁挡着,听二人说话夹枪带棍的,甚是好奇来者身份,悄摸地探头出去,正好被那二爷逮个正着。

        他眼睛一亮,刷拉一下合上扇子,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季遥,颇为轻佻地挑了挑眉毛。

        季遥被对方的桃花眼盯得难受,避开他的视线,依旧觉得背后冷汗连连,急忙缩回付骁背后,煞有介事地搓了搓露在外面的胳膊,抚平那一片鸡皮疙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