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交易不好做

第二十一章 交易不好做

        “能让锦音山庄的少庄主屈尊亲自来请,这委托之事,怕是只大不小。我这外人都能嗅出点不同寻常的气息,我就不信,付少庄主当真会顾忌区区一小女子的心思,而误了您的大事?”

        肖乐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付骁:“啊,不对,季遥不能说是什么小女子,毕竟,有个‘死了的’相好。”

        付骁似是被肖乐的歪理所说动,顺着他的话往下说:“那我明日再登门便这么提了罢……”

        “诶,付少庄主何等身份,干嘛要这般被动?万一那个季遥装傻充愣,闭门不见,难不成堂堂付少庄主,还要翻墙进来不成?”

        肖乐露出两行白牙,在这并不明朗的夜色中,笑得莫名奸诈,“要不,我帮帮你?”

        付骁也不知怎么的,鬼使神差地便答应了肖乐。

        却没料到药宗的路子那么野——这家伙,竟然在自己亲师妹的吃食里都敢下迷药……

        干坏事的时候,眼睛都不带多眨一下的。

        肖乐不仅药倒了吃完馄饨意犹未尽的肖逍,还趁夜在季遥枕边燃了一炷号称“闷倒牛”,可以昏睡三天三夜的香。

        那边肖逍的药性刚一发作,伏在桌子上晕了过去,肖乐便闪身进了季遥的房间,将季遥连着铺盖卷吧卷吧出了后门,塞进了付骁准备好的马车。

        这一系列过程简直行云流水,让付骁都怀疑肖乐之前是不是干过这种强抢民女的哈怂事儿。

        肖乐一晚上帮衬着付骁可谓忙前忙后,也并没觉得麻烦。

        谁让他也存了私心,巴不得早点带着肖逍返回药宗……

        只能说这一次,付骁和肖乐难得精神上高度统一。

        再回到方才马车里的这两人身上。

        付骁还在慢慢琢磨,该怎么和季遥谈谈合作的条件,就听她破口大骂:“肖乐那家伙怕不是个摆设,江湖上的排名也是花钱刷上去的吧。我这么大一个人都被挟持跑路了,他干嘛去了?一点预警能力都没有,可真是猪一样。”

        “咳嗯……”

        付骁颇为刻意地轻咳了一声,心道在行进中的马车上毫无戒心地昏睡了三天多的人,才更像猪吧。

        他把那句话憋回心里去,再次把话题转回正道:“我已把话说到这份儿上,还请姑娘帮付某一把。”

        季遥不愿理他,气呼呼地扭头,将车窗推开向外看去。

        山是山,树是树,就是不知道自己在何处……

        “这又是哪???”

        季遥有些认命地关了窗,低下头考虑了一番,答:“好。”

        她顿了顿,拉了长音:“不过——有件事,我得问问清楚。”

        “姑娘请说。”

        付骁早就猜到季遥想要问什么,正愁没法子切入正题,听到这话立马来了精神,脑子里已盘算好了该如何回答。

        “付少庄主那日说,是从贾逍复那里知道我的事……你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又是在哪?”

        季遥的脸上看似没有痛苦挣扎的神情,手上却没有消停。

        她的手掌撑在藤垫上,被宽大的袖子掩着,指甲用力抠着明显凸起的纹理,指尖因用力泛着白,失了应有的血色。

        “这……不方便说。”

        付骁没有直接回答,却是按肖乐的建议,提出了条件:“不过,能透露给姑娘的是,贾兄他……没有死。”

        季遥紧紧抿着嘴巴,一言不发。

        “若是姑娘答应帮我,事成之后,我自会带姑娘找他。”付骁观察着季遥的反应,缓缓接了这一句。

        季遥倏地绽出声苦笑:“那他果真是骗了我。贾逍复,不是他的真名吧?”

        她抬头,对上付骁的眼睛。

        那是一双写满了未知情绪的眸子,付骁没法忽视,只能轻轻点头。

        季遥长长地吐出一口气,闭上眼睛,靠在车厢的边角。

        她的声音隐隐掺着几分凉意:“好,我帮你。”

        “多谢姑娘。”

        “不过我也有条件。”

        “姑娘请说。”

        “事成之后,酬劳我照收不误,你还得将贾逍复的真名告知于我。”

        付骁的手顺着楠木小几的边缘来回摩挲,微微拧着眉头望向季遥,朗声道:“一言为定。”

        季遥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却是将脸转向了付骁的方向,问:“敢问付少庄主的名字,可是真的?”

        “当然。”

        “那便最好。”

        这句说完,季遥便不再多言。

        付骁定定地看着她顺着鬓角一路蜿蜒的流畅颌线以及脸颊上沾着斑驳光影的绒毛。

        她的身形小小一只,呼气吐纳都泛着沉闷,就连车厢里细微的浮尘都被影响,拼拼凑凑出落寞二字。

        他无端叹了口气,手指抵在窗柩上,开了条小缝,让阳光挤进这略显阴郁的车厢。

        “莫迭。”

        付骁唤正在赶车的莫迭,问道:“还要多久?”

        “快了少庄主。”莫迭的声音很是兴奋,“现在已经上了官道,约摸着傍晚前就能到了。”

        “好。”

        在马蹄声踢踏声中,季遥终于从“贾逍复”这个人,不仅一言不合消失不见,就连她惦记了许久的名字都是假的的打击中恢复了正常。

        脑子终于开始运转。

        她坐直不动声色地揉了揉腰,问付骁:“这是要往何处去?付少庄主又是要我帮什么忙?”

        付骁抱拳,解释道:“不过是想让姑娘寻几位前辈罢了。”

        “谁?”

        “云钟末竹,净林秃五,方海苦愁,胡烁汀娥,空山石疯。”

        “……”

        季遥听了这五人的名号,连连摆手说:“得了吧,这五位可都是活在传说中的隐士,恕我无能,还真的帮不了你。”

        “姑娘,你——”付骁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季遥打断。

        “付少庄主可能不知道吧,在我这儿,别名、别称什么的,都行不通,除非你告诉我他们的真名。”季遥的语气不那么友善,“你看那个杀千刀的贾逍复不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天大地大,我拿一个假名,就是把脑子想出来,也寻是不见的。”

        “家在京郊,母亲早逝,上有一重病父亲的少侠贾逍复——这么明晰的条件都寻不着人,就别说什么压根不知道真名的末竹,秃五,苦愁,汀娥,石疯前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