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十八章 求助季小遥

第十八章 求助季小遥

        付骁被盯着而吊起来的心,终于有放下的间隙。

        他对肖乐的初印象并不是太好,不过此举,也算是替被季遥搞得忐忑不安的自己解了围。

        谈不上什么感恩戴德,只能说付骁对肖乐的好感度稍稍上升,但,依旧没达到及格水准。

        “在下锦音山庄付骁,此次前来,是恳请姑娘出山。”

        他潇洒地抬手,作揖行礼,字字雪亮。

        “事成之后,必有重谢。”

        “分明眼跟前是个镇,出镇还差不多,出什么山。”季遥连忙摆手。

        “再说了,山也是他们那一帮子人圪蹴的地方,我才不去呢。”她冲着肖乐扬起下巴。

        付骁压根没想到她竟会如此理解“出山”二字的含义,嘴角不受控制地抽动了两下。

        他眉眼舒展,轻笑着解释道:“不过是想请季遥姑娘帮个忙罢了,对姑娘而言,并非什么难事。”

        我滴妈,这是什么神仙绝色,季遥差点厥了过去。

        只不过男色当前,她还算保持了理智,没有立即答应。

        季遥暗暗咂摸了一下付骁的来头。

        锦音山庄——江湖上久负盛名的大门大派,正如人家山庄谐音的“金银”一般,是个不差钱的主。

        若是他不提有酬劳这事儿,估计季遥也压根不愿意搭理他。

        她吃穿不愁,另外凭本事蹭吃蹭喝习惯了,即便是身怀巨款,并不缺钱,可谁又会嫌钱多不是么?

        “你且说来听听。”

        斟酌了一下,季遥决定还是先听听人家是怎么说。

        “我想请姑娘寻人。”

        付骁的话音刚落,季遥的脸色就变了。

        这从锦音山庄来的外乡人,又是如何知道她有那般不寻常的能耐?

        老季家“才不外露”的祖训在上,季遥原本不该这么嚣张。

        只是福之镇人员构成简单,没有什么利欲熏心的江湖人士,她才敢放开胆子。

        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被外人知晓的一天。

        这又是谁透露出去的?

        季遥瞪了一眼肖乐,却很有骨气地咬死不松口,否认道:“我可没那本事。”

        付骁脸上的坚定并没有因为季遥的不认账,而产生丝毫松动。

        “这镇上可是人人都夸赞姑娘的神通。”

        季遥的目光不安地闪烁着。

        “什么神通?哦,那尊神今早便被我送走了,不灵光了,您另请高明吧还是。”

        付骁听此回答,深深吸气,又缓缓吐出,不再言语。

        季遥只当他放弃,只是她满心的疑惑还未解开,就听付骁再次开口,平静地说道:

        “姑娘何必如此推脱。若姑娘没个一技之长,这药宗弟子又怎会甘心给你做护院?”

        “蛤?”

        “啥?”

        季遥和肖乐简直是异口同声,对付骁那句话的反应,表现出了出奇的一致。

        “不是,诶我说,你怎么说话呢?怎地我就成这寡妇的护院了?她哪来那么大脸,雇得起么她!”

        肖乐本想对着付骁怒目而视,以示自己的愤怒。

        只是那刺啦啦的眼神还没投过去,就被消沉了好久的莫迭中途截断,自动挡在肖乐面前。

        季遥只觉得有些无语。

        亏她刚刚还觉得这位少侠的长相颇具好感,敢情也是个脑内剧场丰富,只认死理的臭男人。

        “抱歉,您打哪儿来回哪儿去吧。不过既然您问到我这来了,那我也给您个忠告。

        您要是想找人的话,从我这儿出去,左转直走,第二个院子。那家的赵叔有条二黑,你拿个裤衩子给它闻闻味儿,保不齐能找到。您要是添点钱,指不定还能买回去。”

        可谓不耐烦的口气十足。

        付骁的神色有些难以揣测,对这位“非暴力不合作”的季遥终于放了大招。

        “姑娘有何等不同凡响的本事,在下曾经听一位朋友谈起过。”他见季遥依旧面不改色,加了筹码。

        他说:“他姓贾。”

        原本燥热的天气在这句话终了时,无端卷起了凉风,树叶也跟着沙沙作响,然后平地一声雷响。

        这轰隆声似是从地底传来,然后消亡在无休无尽地蝉鸣中。

        “你说谁?”

        季遥似是被惊雷锤在心上,猛不丁一阵抽痛。

        “贾逍复。”付骁仰着头看天,“想必姑娘也认识的。”

        天边积了阴云,看这架势,是要下雨了。

        季遥苦笑。

        怎的贾逍复这个家伙,怎么着都不能放她安生。

        季遥本以为,自己的心早就和那团埋进后山的衣服一起回归原位,没想到再次从别人嘴里听到那熟悉的名字,还是会难过百倍。

        再怎么努力的心理建设,终究是勉强。

        她强迫自己不去自责,不要多想,不许怀念,不能落泪,因为一旦稍有不慎,回忆的闸门便会失守。

        若是光凭嘴说,日复一日地喊着“我好想他”,说不定不出半月,便会厌烦。

        若是深埋心底,面儿上看似安然无事,即便过了一年半载,怕也是真真忘不掉。

        肖乐和肖逍都说过,世间并没有什么忘忧水、忘情水,标榜亲测有效的,只能说炼制的人,本就无情无爱,没心没肺。

        他们药宗也做不到抹掉指定某人的相关记忆,不过倒是有法子,能让人变地又痴又傻,从此不为世事烦恼。

        季遥不想那样。

        一直没有细说的,是季遥和贾逍复的相遇。

        没什么会比英雄救美更加老套,却也没什么其他套路,比英雄救美更能得美人的心。

        季遥就是这样被攻略的。

        当年她离家出走,年少无知。路遇恶霸当街抢人,义不容辞地站了出来,没成想,旁人皆冷眼瞧着,无人施以援手。

        那恶霸见季遥长得比原本要抢的姑娘还好看,干脆把她被绑进了贼窝。

        在她用三脚猫的功夫和那群混混拉扯,誓死保卫自己的私人财产的时候,贾逍复就那么华丽丽地出现了。

        他破窗而入,轻巧地从地上勾起一根还算完好的窗棂。

        然后电光石火间,攮瞎了那个为首的恶霸一只眼,架着灰头土脸的季遥,踩在躺了一地装死的混混身上,潇洒地出了门。

        操作骚如猛虎,战绩一打十五。

        这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以至于季遥回过神后,只一眼就撞进了那位救命恩人宛若星耀的眸子,不可自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