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七章 相见互打量

第十七章 相见互打量

        那人身上穿得衣袍在阳光下微微反光,与她当年在家的时候,最爱的那一套简直如出一辙。

        空气里都充斥着富人的味道。

        季遥自认不会看错。

        她的那一套衣服可是费尽周折,好不容易才拿到的,用的可是天下最最精品的料子。

        夕奚坊出品的侯云锻。

        号称每一匹都是经由百位绣娘,耗费三年时间,将上等的金丝银线仔细嵌入,正面绣一遍,反面再绣一遍。

        似雾非雾,若霞若霜。

        若是制成衣衫,行走之间,尽是低调的奢华。

        一年最多不过出上五匹成品,能得到的非富即贵。

        季遥家里那是什么财力背景,她自然是穿得起,不过这位……

        这位小哥身姿挺拔,这一身极具设计感的衣服在他身上倒是极为合适。

        为了看得清楚,季遥把肖乐拨拉到一边,走到付骁面前,眯着眼睛仔细打量。

        “嗯,应该错不了,对,印象里这料子就是这么炫。”

        付骁还没来得及看清季遥的正脸,就被她死死盯着自个儿的下半身,还时不时若有所思一般,使劲咂着嘴。

        他未免觉得有些口干,轻咳了一声。

        季遥倒是没觉着这是在提醒她,反倒是莫迭条件反射一般,脱口而出:“莫非您就是季寡妇啊?”

        “莫迭!”付骁出声阻止,“这么问太过失礼。”

        他打心眼地不想再听见这个词儿——究竟是谁造出来的,净是让人心烦。

        “嗯,我是。”季遥恋恋不舍地收回视线,习惯性地应下,然后摇了摇头,一脸的伤春悲秋。

        她想着,若是当年没有一冲动离家出走,现在这天气也正好穿那套衣服。

        啊,甚是怀念原来的富贵生活。

        付骁定定地看着季遥,见她对“季寡妇”这称呼应答地不假思索,不免皱了眉头。

        这姑娘,在他不知道的那些日子,当真嫁过人?

        意识到这一点,他的脑壳都有些疼。

        付骁很想问一问,但是又不知该以何等身份开口……于她,他现在只不过是个陌生人罢了。

        “找我有事?”

        季遥觉得付骁说话的腔调没由来地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来曾经在哪里听过。

        她实在是记不起何时曾遇到过,像这位一般,周身无不透露着“我很有钱”气息的主儿。

        没等付骁组织好语言,一直杵在旁边的肖乐倒是开了腔。

        他那语气就仿佛嗑了二斤薄荷似的,凉飕飕的。

        “可不有事儿么,还没说两句就非要火急火燎地往人屋里闯,也不知道从哪学的小贼做派。”

        “你!”莫迭一听有人诋毁自家少庄主,立即收了挂在脸上的笑意,非要替付骁争辩几句。

        “哇你这人说话做事讲点道理好不好原本我们少庄主只是问你是何人罢了你自个儿不说还一个劲挡路什么叫做小贼做派我看你才更可疑好伐青天白日地去哪不好非要待在人寡妇家里你又算什么英雄好汉!”

        这一通说下来,不光是在场的几人失了声音,周边吱哩哇啦乱叫的夏蝉也都哑了嗓子似的,消停了下来。

        比不过,这肺活量当真是比不过。

        肖乐还算好一点,毕竟习武之人身强体壮是必须。

        只是季遥被莫迭惯常的说话习惯惊着了,提着一口气仔细听完,险些原地气绝。

        这边季遥翻着白眼,脸上失了血色,那边付骁的脸色,亦是十分难看。

        莫迭这倒霉孩子,偏偏哪壶不开提哪壶。

        那一句说肖乐“青天白日待在人寡妇家里”,可谓是正正扎穿了他的心。

        他斜着眼瞪了瞪莫迭,示意他赶紧闭嘴。

        莫迭虽然有些委屈,但在自家少庄主的淫威之下,还是选择了在爆发后继续沉默。

        这个地界儿的绝对主人,是非旋涡的唯一中心——季遥,过了许久,还是没能从莫迭那一长串的言语暴击中缓过神来。

        肖乐瞧着她那张丑脸也是闹心,悄摸地抽了根银针出来,看准了位置,隔着衣服戳下,扭一扭又压了压。

        托他的福,季遥立马跟诈尸还魂一般,使劲吸了口新鲜空气。

        第一句话就是:“这孩子一口气儿可真长嗨!”然后,才续上之前的问话:“所以,找我有什么事?”

        她有些期待地看着付骁,难得没有用因为被影响了睡眠,而惯有的爆炸语气。

        反倒加了三分温柔。

        说实话,和她向来的人设,有些背离。

        饶是肖乐心理素质素来强悍,习惯了之前季遥张口闭口都是“屎尿屁”,再听她这般说话,胃里也开始翻腾了起来。

        这感觉,简直比他第一次操着柳叶刀,把养了许久的兔兔宰了做试验的时候,还要酸爽百倍。

        不过,他只扫了一眼季遥的神情,倒是有些了然。

        这没出息的寡妇,怕不是瞧上了人家,肖乐想。

        那本《红娘有约》里面少侠们参差不齐的质量,还确实是比不上眼前这位。

        肖乐再看锦音山庄那位,此时紧紧抿着嘴,暗道完蛋。

        锦音山庄门徒众多,牢牢占据着武林的一席之位。

        这位少庄主含着金钥匙出生,那可是将来要继承锦音山庄的唯一合法继承人。

        别说和他们交好的门派惦记,就是江湖上稍微有点名头的小家小户,也都指望着自家适龄的闺女能攀上高枝,野鸡变凤凰。

        人家见识的女子多了,季遥又不是什么绝色美人,若是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这位爷,或是惹恼了其他门派,肖乐要是这般袖手旁观,万一哪天季遥出了事,肖逍还不定怎么埋怨他。

        想到这里,肖乐压低声音,难得好心提醒季遥:“稍微注意一点啊,你这不是还没到如狼似虎的年龄呢么?总盯着人家干嘛。”

        季遥正硬拗着造型,装腔作势,试图从那位穿着稀罕料子的少侠脸上看出个花儿来。

        被肖乐这般说道,无异于是被直接戳穿那层目的不纯的皮,自然是没了继续作下去的念头。

        她收回了那灼灼的目光,对着肖乐暗暗啐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