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父辈的纠葛

第十五章 父辈的纠葛

        当年郝柯莲的排位仅次于梅浅,屈居第二。

        那个时候,季胜川还并不认识梅浅大魔王,与衣锦还乡的女侠郝柯莲也不过点头之交。

        季、郝两家素有交情,这男未婚女未嫁,难免有长辈惦记。

        郝柯莲面上倒是没说什么,私下却常常听见“季胜川”三个字,就红了脸。

        女孩儿的这点心思,当时的渣男季胜川又哪里懂?

        不过,季胜川那个时候虽然有点渣,但从来没有对认识的小妹儿郝柯莲下手,反倒是梅浅这位女侠横空出现,搅乱了两家的计划。

        这两位不按常理出牌的,麻溜利索地闪了婚。

        觅迹门掌门自己寻来的婚事,其他人也不好多说什么,也不敢多说什么。

        于是,荆城第一富贵人家的婚礼就开办了,可谓是实打实的十里红妆。

        满城皆是鲜艳的红绸。

        季家请了四队锣鼓吹吹打打,从城西头又到城东头,占了两条街,流水席足足摆了一周有余。

        还有一桌就在郝柯莲家门前。

        郝柯莲实在受不了这刺激,第二天就应了曾经追求她的锦音山庄的付传,搬去做了庄主夫人。

        所以才会有了付骁。

        梅浅作为一代女侠活跃的时候,与郝柯莲各分天地。一个占南,一个据北。

        少有的两次见面,一次是在武林大会上,梅浅挑飞了郝柯莲的铁皮扇,高下立判。

        还有那么一次,便是梅浅与季胜川成亲那日。

        郝柯莲几乎是咬着牙,看着自己的竹马青梅娶了天底下与她最不对付的女人。

        偏偏这女人,她还真的打不过……

        怨久了,便成了疾。

        即便付传对她百般讨好,万千呵护,都补不了她心中日益渐长的黑色窟窿。

        郝柯莲时时刻刻关注着那两人的生活,甚至在生付骁的时候,都不忘唤线人来报——听说那位梅浅,也是这阵子生产。

        付传抱着儿子去看自家亲亲夫人,没成想成亲之后鲜有表情的她,竟也带着笑。

        他以为这孩子的诞生,抚平了她心里的疙瘩,却不知令郝柯莲高兴的是——事事不如梅浅的她,这次提前生产,还生了个儿子。

        而她之所以笑出了声,是因为,她计划着更长远的事——

        待这孩子长大了,便可以去撩骚梅浅和季胜川刚出世的闺女,就像季胜川当年拨乱她的心那般。

        大概是因为思虑过甚,郝柯莲的身子自生产过后便不复从前,终日抱着付骁,时不时发出奇怪的冷笑。

        苦苦撑到付骁十岁,她才彻底解脱。

        弥留之际,她喊来付骁,用尽最后的一丝力气,握住他的手,艰难地嘱托。

        “再过几年,去荆城找一个姑娘,她叫季遥,你得好好……”

        话没说完,便咽了气。

        付骁自幼跟随父亲习武,即便被严苛对待,也从不轻易落泪。

        但这次于他,可是与母亲的生离死别。他难得流露孩童的本性,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待披麻戴孝,扶棺送葬之后,付骁才稍稍缓过了劲儿。

        也是自那时起,他的脑子里就深深刻上了一个名字——季遥。

        他得找到她。

        这是他母亲的遗愿——找到她,然后好好待她。

        付骁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付骁的这想法,八成是曲解了郝柯莲的原意。

        若是知道自己精心培养的“复仇武器”还没出手便已弃甲投诚,她怕是会气得活过来,自行撑起棺材盖,怒骂一通。

        她是那么讨厌梅浅和季胜川,以至于儿子一出生,就想着如何搞人家闺女,怎么会留下这么前后态度不一致的遗言。

        “再过几年,去荆城找一个姑娘,她叫季遥,你得好好玩弄她,然后抛弃她,就像她的亲爹当年对我那般。”

        这才应该是她的原话。

        好在后半句,郝柯莲没能说出口,也不至于让她们那一辈的恩怨延续下去,让孩子们难做。

        “啊我想起来了!”

        “我辞袄——啊干嘛啊一惊一乍的!”

        莫迭终于在脑内策马扬鞭,追上了悄悄从沟壑里溜走的信息,激动地出声,也彻底打断了付骁的思绪。

        见自己少庄主面色不虞,莫迭生怕平白挨一通乱棍鞭策,匆匆忙忙开口道:“我想起今日我寻人的时候见过几个大婶都说可以去找‘季瓜福’这个人问问说他神通大着呢一指一个准。”

        大约是因为着急,莫迭也没在意自己这一段又没有停顿,等说完才有些后怕地吞咽了口唾沫,等付骁的应答。

        付骁冷冷地瞥他一眼,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莫迭当即窜到了五步开外的地方,摆出一副防卫的姿态,委屈巴巴地求饶:“少庄主您等会儿下手轻一点出门在外也就我一个人能陪着您了。”

        付骁用瞧着傻子一般的神情,上下打量着假意瑟瑟发抖的莫迭,并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

        莫迭在原地抖了一阵,等不来想象中的狂风暴雨,不由得眨巴着眼睛,望着自家主子,一下,又一下。

        甚是无辜。

        付骁成功地被这倒霉孩子的表情恶心到了,兀自打了个寒颤。

        上前两步,刚一抬手,莫迭就愁眉苦脸地闭紧了双眼。

        付骁也没动粗,只是把莫迭那张皱得跟放了好些天,起了皱又生了霉的桃子一般的脸,推到一边去。

        下一秒就站到了门边,朝着里面催促道:“不走么?”

        莫迭如获大赦,狗腿般跟上,找人问路去了。

        虽说莫迭是付骁的跟班,鉴于他嘴皮子太过利落,普通人基本上跟不上他说话的步调。

        为了避免浪费时间在重复重复再重复上,付骁还是亲自出马了。

        即便是听来的所谓福之镇神人“季瓜福”的发音并不标准,他们二人也在众位热心肠的大叔大婶的纠正和指引下,终于顺利地来到了“季寡妇”家的小院儿门前。

        付骁盯着那扇门,沉默不语。

        灰白的院墙,啡色的木门。

        门板上贴着左右对立的两个门神,威风凛凛。

        只是时间有些久,微微褪了色,纸张还泛着黄。边角也少了浆糊的约束,在风里肆意摇晃。

        他莫名有些胆怯,不知若是现在推门进去,倘若真寻到了要找的人,自己该如何自报家门,又该如何与她互道姓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