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十四章 锦音少庄主

第十四章 锦音少庄主

        “遥姐姐,再这么下去,这一期的看完了也挑不出个好的。”

        肖逍活动了一下脖子,问道:“你不要娘的,不要丑的,不要太胖的,也不要太瘦的,这我都能理解。可是不要太强的到底是什么标准啊?”

        “就……额,怕被揍。”

        季遥回忆了一下自己爹娘的日常,缩了缩脖子,眼睛瞥了一眼装死的肖乐,小声道:“打得过你师兄的,其实就行。”

        “那估计这里面就没有了……”

        “啊?”

        肖逍把那册《红娘有约》拿起来,随意翻了翻,不停摇头。

        “师兄其实很厉害的!”

        “哦。”

        “师兄的爹娘可都是有名的剑客……我记得小时候听我娘说啊,他们两人把绝技全都教予师兄之后,就托付给我爹纳入门下,给师兄换了个名字,两人才放心大胆地去过隐居日子了。”

        季遥用余光扫了一眼展平了躺着的肖乐,心道:得,敢情人家剑侠情侣伉俪情深,一不小心多了个儿子,就跟多了个累赘似的,巴巴送走。

        她怀揣着八卦的心思,小心翼翼地询问。

        “你那师兄,有多厉害?”

        肖逍认真地想了想:“之前出了一个江湖少侠排行榜,师兄是第五还是第四来着,忘了。”

        这回答与季遥的想象相差甚远,不屑地哼了一声

        “那他也不是第一啊。”

        肖逍急忙摆手:“遥姐姐你是不知道,这些排行榜的前三名,一般都是给皇家子嗣预留的。万一有哪个皇子王爷想不通,不爱权谋爱武功,给他们象征性地排个名,也是全了他们的面子。”

        “这……这样的么……”

        季遥下意识地往肖乐方向看了两眼,这时才觉得脖子凉凉。

        若是这位大佬,当真哪天看自己不顺眼,或是从一开始就真的有杀自己的心,只怕她是活不到现在了。

        肖乐被季遥这腻腻乎乎的眼神盯得浑身难受,摘了耳朵里塞着的棉花,冷着脸问:“看我干嘛?”

        “没事,没事,您且安生躺着,我去烧点儿水,吃得太噎了刚刚,呵呵呵呵……”

        季遥把狗腿的模样演绎得淋漓尽致。

        就在三人难得凑到一起和和气气地喝茶的时候,福之镇的福之客栈里却是迎来了个金贵的客人。

        方才在季遥家门前和肖逍寻人问话的那个人,此时正趴在玄字客房的门前,有节奏地敲着门。

        打桩似的,笃笃笃笃。

        屋里传来一声轻骂,就里面的人说道:“毛病多得很,要是想进就赶紧进。”

        “我这不是之前频频擅闯您的房间被教训过一次之后再也不敢不敲门进来了么少庄主您总该夸我才是怎么又说我有毛病?”

        那人说话的语速跟竹筒倒豆子似的,连换气的间隙都没有,强作解释,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莫迭啊,我滴大兄弟,你就不能慢慢说么?”

        那位少庄主嘴里呵斥着,脸色有些难看。

        这么多年了,莫迭的语速他还是没能适应。

        他一手捻着块季遥她们早餐同款的甜饼,另一只手扑簌着掉在身上的渣滓,对着自家跟班吹胡子瞪眼。

        脸憋得有些红,看样子八成是被噎着了。

        莫迭进屋后关了门,很有眼色地给他添了杯茶,退了两步无辜地挠了挠头,放慢语速接着汇报工作。

        “少庄主让我找的人,我转了这镇子两圈都没问到。”

        那少庄主歪着脑袋,把最后一口饼子就着茶水咽下,挥手示意莫迭保持这个语速,慢慢说。

        莫迭在他家主子的指挥下,乖乖地呼气换气,平稳呼吸。

        “这镇子偏僻得很,人人都听不懂话似的,我少不得要多说上两三遍。”

        “嗯,所以呢。”

        “反正就是转了一圈也没问到呀。不过话说回来少庄主你要找的那个人名字也奇怪得很偏偏要叫单字叫他们说叫这名字的人可听都没听说过。”

        他越说越快,这一番话差点没喘上气来。

        那位少庄主在一旁听着,也只是一个劲儿往里吸,待莫迭说完,他才终于找回了呼吸,破口大骂:“你用这种语速问人家,鬼能听懂啊!我说你到底能不能和人进行正常地交流啊?你这从小是跟谁学的说话,究竟是家雀还是八哥。”

        莫迭成功收获了一串人身攻击,不由瘪了瘪嘴,有些委屈地站到他家主子身后。

        就听那位大佬幽幽地叹了口气,颇为失落:“大抵她是不在这里了吧……”

        “所以那位到底是谁竟让您如此亲力亲为地费心寻找?”

        “她?母亲大人故友的女儿罢了。”

        见自家少庄主的神情隐隐透着忧桑,莫迭也不好打扰,干脆闭嘴候在一旁。

        却倏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脑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却没捉住。

        “今儿个听谁说了个什么来着?”

        莫迭拧着眉头,冥思苦想。

        若是福之镇有一个么两个懂行的,大概会在莫迭挨家挨户寻人的时候,认出他腰间坠着的“音”字腰牌。

        是了,那位被莫迭唤作少庄主的,就是锦音山庄庄主付传的独子,付骁。

        锦音山庄,这名号在江湖上,排名可是数一数二的。

        且不说付家诡变的棍法多么令人生畏,难以破解,单单看他们历年乐善好施,荫庇无家可归的武林人士,都足以扬名天下。

        非要整理一下这位少庄主的母亲大人郝柯莲的故友是谁,那只能说,她和梅浅、季胜川还有几分渊源。

        郝珂莲的本名,江湖上知之甚少,若是提起天下第一庄锦音山庄的庄主夫人,或是前任银牌女侠,那知道的人就很多。

        她本是荆城人士,也是与老季家交好的,为数不多的大户人家的千金,与季胜川差不多年纪。

        只是因着身子太弱,很小便被送走了——本家托人找了关系,把她送去一武林前辈那里做了关门弟子。

        那前辈也算尽责,悉心教授她功法,又为她洗髓换血,直到油尽灯枯才放她回家。

        这一晃就是十来年。

        待郝柯莲一路停停走走,再回到荆城之时,也已在江湖小有名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