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三章 能吃能哔哔

第三章 能吃能哔哔

        肖乐好不容易早起一次,神清气爽,见天气不错,一大清早练练剑,试图纾解一下负面情绪。

        万万没想到竟还能练得这般心气不顺。

        此时肖乐只求肖逍在这个不大的镇子里呆腻味了,想爹又想娘,然后哭着闹着回药宗。

        不然,再这么过下去,肖乐在肖逍心里的那点儿地位,只怕是会不保了。

        就今天肖逍的问候顺序看来,他已经被排到了才认识不久的季遥后面……

        实在有些凄惨。

        季遥去了附近唯一的早餐一条街,一路上不少人和她打着招呼,亲切地道:“小季寡妇早啊!”

        季遥面上笑眯眯的应着,心里却在骂着街:“我可去他大爷的小季寡妇……这又是什么新开发的称呼?”

        这气急败坏骂街的口吻,和她母上大人梅浅差得并不多。

        大概是从小耳濡目染,近墨者黑。

        季遥在豆腐脑配油条,还是煎饼果子配豆浆中间纠结了半天,拿不定主意要买什么,就听隔壁卖芝麻软饼的摊子有人沉声道:“麻烦给我装上十个甜的。”

        “好嘞,您稍等~”

        那人声音没由来的耳熟,季遥回头看去,却不见摊子前有人影。

        只听那卖芝麻软饼的小哥高声冲着天上呼喊:“诶,客官!您怎么一言不合突然就飞了,没给您找钱呐!”

        小哥喊了一阵,也没把人喊下来,颇有些无奈地把几个铜板放回钱匣子,余光瞧见季遥正看着他,急忙招呼:“嘿呦,季姐姐早呀,要来点儿甜饼子么?”

        季遥这一路听了许久的季寡妇,听到这一声称呼觉得格外舒坦,一开心就打包了所有的小甜饼回家。

        不过,她也为这一时的冲动受到了惩罚。

        在回家的路上,差点被扎着油纸包的麻绳勒断了手。

        “你是猪么?”肖乐看着弓着腰倚在门边,不停喊累的季遥很是嫌弃。

        又瞅见了她手里拎着的东西,惊得半天合不拢嘴。

        “这就是你去买的早饭?你是把一年要吃的干粮买回来了?”

        季遥翻了个白眼,断断续续地挤出一句:

        “肖乐……你,先过来。搭,搭把手!”

        虽说从那美食一条街到她家院子,腿着回来也不过三四百米。

        去的时候没什么感觉,回来的时候季遥只觉得她跟牛似的,都能听见自己沉重的呼吸声。

        这一包饼子实在太多,简直堪比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加上季遥生怕纸包漏了,把辛辛苦苦买来的早饭摔在地上,心理压力大得很。

        担惊受怕掂了这么一路,差点没把她半条小命给搭进去。

        肖乐瞧见了半死不活的季遥,将手里把玩着的干瘪丝瓜放下,走了过去,轻轻松松地把那一大包东西提溜在面前,凑上去闻了一下。

        一股子甜腻腻的味道。

        肖乐不禁皱眉,一边向厅堂迈步,一边问道:“这什么东西?能当早饭吃么?”

        季遥好不容易被肖乐拯救一次,现下如释重负般,心情极度舒畅。

        她撑着膝盖喘着粗气,艰难地吞下口水回答:

        “这是……芝麻软饼,镇子上不多的老字号……之一,这都传了四代了,特好吃,你信我,你们山沟沟里的可吃不着这个。”

        季遥翻着白眼缓了一会,觉得气儿顺了就立即呼唤肖逍:“肖逍啊!吃饭啦!”

        听见肖逍应了一声,季遥就拖着两条不听使唤的腿,跨过门槛蹭到肖乐身边,指手画脚地让他拆包:“快点打开,捂久了就不好吃了。麻利一点!”

        肖乐面无表情地扯开缠着油纸的细麻绳,一层一层拆开,不可避免地有芝麻粒从里面漏跑出来。

        季遥啧啧两声,只道心疼。

        待对上肖乐阴沉的脸就立马闭了嘴,摆好了碗筷,又高声喊着:“肖逍!干嘛呢!吃饭啦!”

        季遥喊了两声不见肖逍答应,把本要递给肖乐的筷子随便往桌上一扔,也不管他究竟是什么阴沉的神色,就说要出去看看。

        刚一出房门,就看见肖逍在院子门口站着,对着一个并不认识的人说话。

        “嘶。”

        季遥倒吸了口凉气。

        “这该不会又是个药宗的人吧……”

        季遥战战兢兢不敢上前,而肖逍正好结束了对话,哐当一声关了门,嘴里念叨着:“什么人啊,说个话怎么这么费劲。”

        “怎么了?”

        见肖逍这般反应,季遥这才敢走过去。

        肖逍挽上她的胳膊,说着刚才见到的那个奇怪的人。

        “遥姐姐你和师兄在里面说话,估计是没听见有人敲院门,我就出来了。

        不过,那人怕是个结巴,一直跟我说‘有没有一个叫叫叫……’什么的。可他叫了半天又叫不出来,他着急我也着急,干脆让他别处问问。”

        “啊……这样。”

        季遥一听不是消消乐二人认识的人来访,面露喜色。

        她拍了拍肖逍搭在胳膊上的手,笑说:“先别管那个了,吃早饭吧,等会再和我一起看看最新的《红娘有约》,找一找有没有合适我的少侠。”

        “痴心妄想。”

        肖乐见两人亲亲热热地走进来,再难舍难分地各自落座,听到季遥那最后一句,面色一凝。

        他把一碗粥重重放在季遥面前,嫌弃道:“你一个寡妇,怎么好意思耽误前途大好的少侠们?”

        季遥矫揉造作地捏起一块饼子,翘着兰花指:“因我貌美还有钱啊嘻嘻嘻。”

        一副臭不要脸讨人嫌的模样。

        然后季遥和肖逍笑作一团,压根不管肖乐吹鼻子瞪眼地指责她“不知廉耻”。

        饭后,季遥和肖逍凑到了一起瞧着那本江湖著名征婚刊物里的男子画像,不停地品头论足。

        “这个一脸杀猪相,不好不好。”

        “这个也不行,痦子上面怎么能长这么老长一根毛?”

        “这个……没有眉毛,太丑了。”

        “这个和前面那个是一个人么?怎么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

        肖乐听不得这些,干脆两个耳朵都塞了棉花,吃了两颗消食的药丸子,放心大胆地躺着养膘,不再听她们俩絮絮叨叨个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