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守寡,还是不了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加强培训班

第十一章 加强培训班

        这倒不是季遥非得记她亲爹的仇,而是从小到大,她一直承受着小小年纪不该承受的双重压力。

        梅浅抓她锻炼体能也只是身体受苦,老季家炼脑子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老季家的异能延续了这么多代,在开发精神力方面,也算是小有所成。

        因着世世代代都有天赋异禀的小朋友出生,也就有了一套具体的培养流程。

        虽然季胜川对季遥极好,也不能让她逃过这套祖宗规制。

        觅迹门一月一小考,半年一大考。

        还设有六年制初级基础班,三年制中级提高班,三年制高级进阶班,最后是四年制顶级实用班。

        没有人可以例外。

        季遥从小算得是优秀学生代表。

        三岁就能凭借自身精神力,屏息凝神找出三个盆子中,哪个里面扣着的是写着季胜川名字的大王八。

        八岁就能独自进山,带隔壁老王家走失在山沟沟里,带着绿帽子的土狗回家。

        季遥连续拿了十来年门派级别的奖学金,这也算名至实归。

        只是,老季家的所有人为季遥的出众而开心鼓掌,外姓人梅浅那位,就不怎么乐意。

        梅浅看着季遥年年捧着锦旗,站在她眼里的弱鸡们前面,眉毛拧得就像门前那棵几十年扭着老腰,硬是不倒的老柳树的树根。

        心里不是个滋味。

        她,堂堂梅浅,梅女侠,梅·前任金牌·浅·女侠。

        看到自己生出来的小破玩意,顶着觅迹门掌门的称号,以及老季家十佳优秀青少年之首的名号。

        每天就在她眼前晃啊晃啊,心里怎么能平衡。

        凭什么啊?

        她梅浅又不是没有参股投资,怎么这死孩子一点没继承她柔韧的身体,强健的体魄,矫健的身姿,灵活的身手?

        说季遥傻吧,门门功课能拿第一。

        说季遥呆吧,次次考试名列前茅。

        梅浅憋着一口气,看着季遥偏科长了十几年,实在恭维不了老季家祖传的“身子跟不上脑子”的发育方式,然后就有些抑郁。

        比产后得知季胜川是个某某野鸡门派的掌门时,还要抑郁。

        一般来说,梅浅抑郁的时候,通常会做两件事情。

        一来,虐自己。

        二来,虐别人。

        梅浅在年轻的时候,每每不顺心,就喜欢持一柄剑,挑一帮人,虐自己也虐了别人。

        十足的大魔王。

        虽然这么说,可大魔王终究也有退位让贤的时候。

        天下还是得留给年轻人祸害。

        于是,在老季家安安生生过了几年,天生勤奋的梅浅也养出了些懒脾气。

        她只觉得,既然自己“金牌女侠”的身份牌前面挂了个“前”字,那也就没必要为了江湖和平而亲力亲为。

        还不如积极地投身到了自家闺女的教育事业当中,致力于将季遥培养成为新一代的金牌女侠。

        培养自家闺女,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对伐?

        可以说不虐不是亲妈。

        梅浅之所以能够成为一代金牌女侠,不是因为师出名门。而是凭借极佳的根骨,在一路升级打人的路上,习得众家所长。

        那一招一式,对她而言,不过就是稍稍看一眼就能学得会。

        梅浅非常不解。

        她耐着性子,亲力亲为地把着季遥的胳膊腿,怎么换着花样都教不会。

        究竟是她表达的部分有问题,还是季遥那孩子的接收部分出了毛病。

        骄傲如梅浅,觉得自己的教育方式一点毛病都没有。

        将所有的原因归结为是季遥继承了季胜川大半,自己优良的基因都没法改变她根骨太差的事实。

        在强行忽略了最本质的原因,梅浅每天给季遥灌输的都是,习武之人最讲究勤能补拙。

        为此,季遥的亲妈梅浅还制定了更加严苛的体能训练办法,代号“杀鸡计划”。

        虽说古人有云,严师出高徒,那也要看这徒弟适不适合跟着师父学……

        一个做糕点的厨艺大师,可能确实可以教一个傻子揉面,但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他自己琢磨,做出什么惊天地泣鬼神,人人叫好的新式点心。

        这话放在梅浅和季遥身上也同理。

        一个武力值满分的女侠,可能确实可以教会自家孩子扎马步,但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头脑比四肢发达的季遥继承她所会的所有招式。

        有些差距是不能用勤奋来填补的。

        说白了,就是孺子压根不可教,非常如此地不可教。

        梅浅花了大力气却把季遥教不明白,当然每天都是窝一肚子火。

        而江湖儿女一窝火就爱喝酒。

        一喝多就喜欢骂街。

        可想而知,内力丰厚的梅浅骂街的时候,是怎样地声音洪亮,中气十足,声声入耳,连绵不绝,绝不重样。

        季遥和她老爹季胜川,压根不敢劝阻,更不敢还嘴。

        喝了酒的梅浅更加暴力,见树砍树,见人劈人。

        久而久之,季遥终于受不了这种精神荼毒,凭借着半吊子的轻功,翻墙花了小半个时辰,携着一兜子金珠银票,离家出走了。

        之后的事情我们也都知道了。

        季遥年纪轻轻没什么经验,一不小心遇人不淑,流落福之镇……

        我们的女主角季遥,每天早上睁眼看到房间里朴素的陈设,感受着透过粗纱帐的光线,和屁股下的木头床,都要缓上好一阵。

        她特怀念自己在家的软绵绵的锦云被、华丽丽的攅花帐。

        日常自怨自艾一番,安慰自己说什么往事如过眼云烟,繁华散尽,日子总是要过的,再不情不愿地起床。

        季遥像往常一样抠着眼屎出了屋子,就看到肖乐一本正经地在院子里舞剑。

        一招一式像模像样,虎虎生风,一张一弛皆有力。

        季遥也看不出肖乐究竟是什么境界,只是瞧见了她昨晚刚扫好的一堆枯叶,又因他奔牛一般的步法,平平展展铺满了整个院子……

        呵,杀千刀的死男人。

        季遥气得一下子有些上脑。

        忍不住抚掌,爽朗地大笑道:“好哇,好哇!少侠好身手!这些个招式从未见识过,今日一观,确实舞得一手好剑,十足的绝世

        好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