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屠龙之前就读过龙族的路明非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同居(二合一,求订阅!!!)

第八百一十二章 同居(二合一,求订阅!!!)

        回酒店的路上,路明非和绘梨衣在一座卖章鱼烧的小摊前碰上了野田寿和真,当时野田寿在和老板还在和老板争执章鱼烧的酱汁给太少的问题。

        野田寿说照烧汁就是章鱼烧的灵魂,如果没有足够的酱汁佐食,那章鱼烧这个食物还有什么灵魂?

        而老板则垮着脸说这段时间摊位的租金本来就很贵,他卖一天章鱼烧也赚不了几个钱,野田寿张口就要半瓶照烧酱,他这折进去只怕连成本都难赚回来,要是每个客人都像野田寿这么难搞,他这生意做不了几天就要歇摊了。

        最后野田寿以买了最后两大份章鱼烧为代价,章鱼烧摊子的老板则直接送了野田寿一整瓶照烧酱汁,交易的双方都很满意,只有真在一旁幽幽地说:“我只是说想尝尝这里的章鱼烧……但是寿你一口气买这么多,我们真的吃的完么?”

        “不是还有大哥和嫂子么?”野田寿把“免费的”照烧汁不要钱似的往圆滚滚的章鱼烧上挤。

        “要叫绘梨衣小姐。”真纠正道,“路明非先生和绘梨衣小姐人好是一回事,但该有的尊敬我们还是要有,绘梨衣小姐是黑道宗家的家主,身份上是寿你的顶头上司,寿你这么乱称呼,如果被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以后肯定会找你的麻烦。”

        “知道了知道了。”野田寿挤满酱汁后,呼呼地往章鱼烧上吹气,“我们两个吃不完,绘梨衣小姐肯定吃的完,绘梨衣小姐的饭量真是吓死我了,明明那么苗条的女孩,可是饭量却那么可怕,我觉得她能一口气吃下一头牛!”

        “寿,你别在背后说绘梨衣小姐的坏话啦!”真没好气地埋怨。

        “饭量大怎么能是坏话呢!”野田寿用竹签挑起一枚酱汁饱满的章鱼烧,递到真的嘴边,“我倒希望真的饭量能向绘梨衣小姐的饭量靠拢,真你就是有点太瘦了,不要学电视里的那些女孩子一味地追求骨感啦,你要是再胖一点儿起码比现在还要好看十倍!”

        真谨慎地左看看、右看看,似乎是看路明非和绘梨衣在不在附近,在确定没有他们两個的身影后,真才小心翼翼用嘴接过野田寿递来的那枚章鱼烧,同时她的耳根已经微微泛红。

        真委实是个害羞的女孩,就连小情侣间略显暧昧的互动都会觉得不好意思,但不得不说,这种腼腆羞怯的性格对野田寿这样没有过恋爱经历的纯情小男孩的杀伤力也委实很大。

        “饭量向绘梨衣靠拢是好事,但你养的起么?”一道声音传来,与此同时,两个黑影不知从哪窜出来,出现在野田寿和真的面前。

        正是路明非和绘梨衣,眼看已经快十点半了,他们从城崎海岸逛到热海的镇子上,远远就看到野田寿和一个卖章鱼烧的摊主两人大呼小叫的,路明非还以为他们在吵架或是遇到了麻烦,准备上前来帮忙,没想到只是因为酱汁够不够这种小事,于是路明非拉着绘梨衣躲在一边,想着在适时的时候跳出来送他们一个“惊喜”。

        真确实被“惊喜”到了,忽然出现在路明非和绘梨衣吓得她一激灵,刚吃进嘴的章鱼小丸子掉进食道卡在喉咙里,被噎得说不出话,野田寿连忙去拍真的后背,路明非帮她在邻摊买水。

        “抱歉啦抱歉啦,就是想和伱们开个玩笑。”路明非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没关系啦。”真摇摇头,脸上没有露出半点不悦的神情。

        “小情侣很恩爱哦。”路明非还是忍不住揶揄了一句。

        真的脸颊瞬间通红,想起了刚才自己吃野田寿喂的东西之前,左顾右盼的警惕模样大概也被路明非和绘梨衣看到了,真羞得恨不得地下裂一条缝钻进去。

        “sakura不要欺负真。”绘梨衣小声提醒。

        “没有欺负啊,适当的打趣让情侣害羞可以促进他们之间的感情,我从初中的时候书里看来的。”路明非说,“高中的时候班里有一对双胞胎叫徐岩岩和徐淼淼,他们开过玩笑的男生女生最后都变成情侣了。”

        绘梨衣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她不太懂这些,倒是对野田寿手里的章鱼烧比较在意,目光时不时地往挤满酱汁的章鱼烧上瞟几眼,眼睛里透着很感兴趣的光。

        “还是热乎的,三倍的照烧酱料,味道绝对赞!”野田寿主动把一盒章鱼烧朝绘梨衣递去。

        哪怕绘梨衣的确很想尝尝,但她没有第一时间接过野田寿递来的章鱼烧,而是望向路明非,用眼神询问路明非自己是否可以这么做。

        “吃吧,野田寿和真不仅是我的朋友,也是绘梨衣的朋友。”路明非摸了摸绘梨衣的脑袋,耐心地告诉她,“朋友的好意是可以接受的,只要不对对方造成麻烦,以后这些事绘梨衣可以自己学会判断,不用先经过我的同意。”

        绘梨衣点点头,大大方方地接过野田寿递来的章鱼烧,大快朵颐了起来,明明绘梨衣的晚饭已经吃的很多了,但现在一口两个的架势彻底惊到了野田寿,野田寿也终于明白了路明非刚说的不全是玩笑话,别说真这一辈子也学不来绘梨衣的饭量,就算真向绘梨衣靠拢了,野田寿只怕也根本养不起。

        “玩累了么?去酒店吧?”路明非对众人建议。

        没有人提出异议,酒店建立在傍山的位置,从山腰的高度可以俯瞰热海一半的景色,海滩上的篝火还在燃烧,时间还不到十一点,对于过惯了夜生活的现代人这个时间才是狂欢刚刚开始的时刻,啤酒节依旧在如火如荼的进行,苏恩曦的供应委实很充足,路明非他们站在山上能能看到一箱箱啤酒被越野卡车沿着公路送到海滩上,源源不断的,如果这些酒真的和苏恩曦说的一样是纯人工酿造,那成本将会是一个可怕的数字,不过对于张张嘴就把今年烟火大会承包下来的顶级富婆来说,就算今晚热海的全部游客都喝到不省人事,也远远花不到苏恩曦的九牛一毛。

        酒店的大堂并没有多么富丽堂皇,但显得考究而有设计,黄花梨轴木的大门看上去古风古韵,通铺的白玉大理石砖墙很有格调,穿着浅色和服和丝袜的女孩们赤脚站在温暖的红杉木地板上,朝着从门口进来的路明非等人缓缓鞠躬。

        “お帰りなさいませ!”女孩们异口同声地说,这句话的意思是“欢迎回家”,侍者小跑着来,给没人都递上热水和热毛巾,全程赔笑,服务周到。

        的确有种宾至如归的感觉,与其说这里像是一座酒店,不如说更像是某个富豪的宅邸,每个进入这里的人都是那位富豪的贵客,只要花了钱,就能体会到如家一般温暖的服务。

        野田寿和真接过侍者递来的水杯,两人对视一眼,这间酒店并不是他们在网上看到的那一家,那家温泉酒店广受好评,但服务绝对做不到这个份上,而且这家酒店装修的水平绝对甩热海其他的温泉酒店不止一个档次,哪怕以野田寿一窍不通的鉴赏能力都能看出来这间酒店从结构道用料再到服务各方面绝对是下足了心思、花了大价钱,按理说这种消费档次的酒店更适合出现在东京的港区或者千代田区,而不是热海这样一座低消费能力的小镇子。

        “大哥,我们今晚真的住这儿么?”野田寿还是有点不放心,他压低声音对路明非问,“这里会不会……太贵了?”

        “放心,钱不是问题,况且我们住这家酒店也没花钱。”路明非拍了拍野田寿的肩膀,“刚才买下烟火大会那个姐还记得吧?这家酒店就是她的,你也看到她多有钱了吧?住她酒店一晚上你不需要有任何负担,这点钱她掉路上都不懒得弯腰去捡,因为有这时间她可以赚一百倍的利润。”

        路明非说的并不夸张,因为那是苏恩曦的原话,苏恩曦还说过,她的时间很珍贵,要么浪费在赚钱这件事上,要么浪费在看腐剧睡大觉和吃薯片这些事上,做其他的事都是浪费生命。

        野田寿恍然大悟,原来这家酒店是那位姐投资开的,那它超规格的格调和服务态度就很好解释了。

        “大哥,你那朋友到底是干嘛的啊?”野田寿知道这样问不好,但还是按耐不住心里的好奇,“你们中国哪个大企业家的女儿么?他们家是不是比蛇歧八家还有钱?”

        “不是谁的女儿,她的钱都是自己赚来的。”路明非想了想,“真要说的话,她其实算是个会计。”

        这话也是苏恩曦自己说的,她就是个会计,还担任收纳和理财规划师的工作,说白了其实就是个帮老板管账打工的,只是老板这人对钱不太感兴趣,她怎么花都无所谓,反正她还能赚到更多。

        会计?野田寿彻底傻眼了,他愣在原地,还在想哪家的会计能赚这么多。

        路明非在前台办理了入住,出入意料的是,前台没有检查他的身份证也没有检查他的护照等证件,而是要求刷脸认证……但是经受过执行部严格训练的路明非看得出来,所谓的刷脸认证其实是虹膜识别。

        这听起来也太匪夷所思了,毕竟这里只是一家温泉酒店又不是卡塞尔学院的冰窖或者瑞士银行的地下金库,不过路明非也没有多想,苏恩曦这么做一定有她的理由。

        其实他也是走到门口才知道这家店时苏恩曦名下的,因为他在门口翻了翻酒店花册的时候,偶然看到持有人的名字是“enxi”……这是苏恩曦淘宝购物账号的网名,路明非以前还调侃过苏恩曦这么有钱干嘛还逛淘宝,不如把淘宝买下来或者做一个竞品干垮市场上所有网购服务平台,苏恩曦则反着白眼是你懂个屁,任何行业垄断都绝不是好事,而且女生爱逛淘宝和有没有钱没关系,这是骨子里的天性。

        苏恩曦投资这家酒店绝不是为了赚钱,因为酒店行业来钱太慢,回本周期也很长,路明非了解苏恩曦绝对懒得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如果不是为了盈利……路明非也猜不透那妞的心思,结合酒店入住虹膜识别的要求,大概热海这里有什么值得她在意的东西吧。

        路明非和绘梨衣还有野田寿和真分别入住了各自的房间,路明非和绘梨衣的房间号是“3901”,这里不需要刷卡,没门前装有人脸识别的摄像头,房间的面积不大,但装潢很精致,一张大床横在房间的正中央,上面洒满了深红色的玫瑰花瓣和方巾折成的天鹅,天花板上吊着写满“love”的氢气球,熏香散发着迷离又朦胧的香味,它的名字翻译成中文是“爱在深夜”,从印度进口来。

        不用说,这铁定也是苏恩曦的手笔,路明非满头黑线,他明明要的是两个卧室的大标间,可苏恩曦却给他整这一死出,路明非扫走了床上的花瓣,把气球都放了出去,又把熏香盖了起来,做完后他还是不放心在屋子里左翻又找。

        “sakura在找什么?”绘梨衣问。

        “没事没事,我看一次性拖鞋够不够。”路明非从抽屉里拿出两板纸拖鞋来,对绘梨衣晃了晃,“在外面住酒店不习惯用别人的拖鞋。”

        其实路明非找的是摄像头,照苏恩曦和酒德麻衣那俩家伙八卦的性格,在他们的房间里偷偷留下一两个针孔摄像头也不是做不出来,所幸那两个家伙还没有败类到这种地步,路明非凭借在执行部受过的反侦察训练在这间房里没发现任何监控或者监听的设施。

        客厅比房间大了很多,液晶电视是声控的,可以接受日本几乎全部的频道,路明非打开了一部“数码宝贝”,这一集演到太一的情绪失控,亚古兽错误进化变成了丧尸暴龙兽,不分青红皂白的无差别攻击,绘梨衣坐在沙发上津津有味地看,即便她早就看过不止一遍。

        (本章完)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